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神仙打架

第二十三章 神仙打架

        西海素洛宫,十几天前,仙众云集,看了一场女君加冕、主角撂挑子的热闹。

        现在……也很热闹!

        “九翎仙君,我把话今天就撂这儿了,若是你西海连昔日雷泽神尊的颜面都不顾及,可别怪我昭和翻脸无情!”赤眉赤脸的昭和龙君近乎咆哮,瞪着仙姿飘渺的白衣老凤凰。

        “哦不敢不敢,我不是那个意思,雷泽神尊……”

        “那你什么意思?莫不是神尊他老人家不在了,你九翎老儿就敢妄自尊大、擅自做主,要将女君嫁给一个无赖?”昭和逼近两步,九龄战战兢兢,嘴上也有些磕磕绊绊。

        “你说谁呢?”老云龙帝胤一张脸早已铁青,“你说谁是无赖?”吹胡子瞪眼睛地质问对面的赤眉龙王。

        “哼!我昭和敢作敢当,就说你家不孝子朔方呢,如何?”

        帝胤立时扑了过来,九翎仙君一把拦住,挡在了二位龙王中间,“这是何必,不可不可啊……”

        “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我帝胤还没老得爬不起来!”

        昭和自然不肯示弱,“你也不要以为,比我老了几万岁就有什么了不起!为老不尊,养个儿子也遭人嫌弃!”

        “二位龙君啊,消消气啊,我九翎哪里做的了女君的主?二位今日在这素洛宫中闹起来也没什结果的啊!”

        昭和闻言立时火冒三丈,“放屁!九翎老儿,别当我不知道,女君出走都是你们几个老东西给逼的!”

        “这是哪里话?”九翎一脸无辜的瞪着昭和。

        昭和厉色正颜,丝毫不留情面,“朔方九百年前就无耻纠缠,被当时还是储君的凤丫头打了个半死,天上地下谁人不知?”

        帝胤赶紧找补,上前言道:“当时是小儿年少,不懂婉转迂回……再说何人年少不轻狂啊,如今我儿倾慕凤族女君,哪里有错?”

        “啊……是啊,哪里有错?”九翎试探着帮了个腔。

        “哼!错就错在凤丫头被罚去凡间赎罪,归来之后你们北海竟然大言不惭,造谣生事,说是一对神仙怨侣不打不相识,此番联姻乃是‘天作之合’,一派胡言!恬不知耻!”

        “这……“九龄赶紧为自己辩解:“我也是看着朔方三天两头前来探望,真情实意,并不像从前那般少年意气……”

        帝胤见有人帮腔,又来了精神,“正是,九翎仙君果然通情达理,我儿如今成熟稳重,不日将成为北海龙君,九翎仙君是为女君寻得佳偶良配,怎么能说是逼迫呢?”

        “哼!”昭和不屑地一笑:“若说佳偶良配,我南海纳雪才是神中翘楚,不说当年震动四海的赫赫威名,就说凌虚宫的至尊地位和无暇品行,谁人可比?”

        昭和见两个老东西不敢言语,心中自是痛快!

        “当年雷泽神尊亲赠浮生珏与纳雪,贺他拜入凌虚神尊门下,后来你们凤丫头出生之时,又以浮生珏相赠庆生,老云龙你都知道吧?这浮生珏本是一对,雷泽神尊此举有何深意,难道你们都是瞎子,看不出来吗?”说到此处,昭和已是怒不可遏,袖袍挥舞。

        帝胤胡子乱颤,一把将九龄仙君推到一旁,撸起了龙袖,“你也不用这么费尽心机地端出神尊来唬人,我倒要问一问,你南海纳雪,对西海女君,是否有情啊?何时倾心哪?见没见过面哪?你个莫名其妙的大外甥替自己的亲娘舅讨媳妇,到底还要脸不要?”

        霎时间素洛宫中风云骤起,雷光电石,北海南海两个龙君大打出手,西海头一号的元老仙君株连其中……

        “打起来了!真打起来了!”宫外看热闹的围了个水泄不通,就是没有一个敢进去劝和……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不要命了才进去!

        此时,纳雪正与师尊在凌虚宫中下棋,不知万里之外扭打在一起的两条龙和一只老凤凰,正在为自己的婚事操心费神。

        “师尊啊……”

        “好好下棋,怎么教你的?”凌虚神尊耷拉着眼睛,不愿理会。

        “可徒儿十分好奇。”

        “你想知道什么呀?”

        纳雪看到师尊有所松口,赶紧见缝插针,“希儿仙子若是如师尊所说,已然忘了玄圃中的岁月,那岂不是连雷泽神尊都不记得了?”

        “我让你大师兄去打听过,西海的说法是,当年他们的小储君下界赎罪,大概两百年后突然回来了,而且完全不记得在凡间经历了什么,之后大概是西海想和北海联姻,希望新任女君嫁给朔方,女君不愿,就干脆跑了……这样算来,希儿大概是已然不记得她那两百年的时光,其实并非留在了人间,而是在玄圃中度过的。”凌虚神尊神思飘忽,往事历历在目。

        “那会不会……是因为亲眼目睹雷泽神尊神元俱灭,希儿仙子无法释怀,伤了心神……师尊可有解救之法?”纳雪想到当年玄圃中的纯真仙子,不免觉得可惜,毕竟,她把自己也忘了。

        “忘了就忘了,该记起时自会记起。”凌虚不再言语。

        纳雪听了师尊的话,一时有所悟,微微一笑,“师尊,我们再下一盘如何?”

        “好徒儿,为师正有此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