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凌虚老大

第二十章 凌虚老大

        玉山凌虚宫,四海景仰,历来大小神仙路过都要仰望山门虔诚三拜,心中默念:无心搅扰,纯属路过,得罪得罪,见谅见谅……

        “纳雪,你去看看,是谁在山门外与小童纠缠!”凌虚神尊正在殿中翻着一本无聊杂书。

        纳雪是玉山七子之中最受师尊器重的,虽排位第三,却执掌凌虚三大神器之一,手中一把无字玉扇乃上古无心镜所化。

        腰间一块浮生珏也是拜入凌虚宫之时,雷泽神尊所赠,不为别的,靠山够硬!南海赤龙昭和神君,是他亲外甥。纳雪三千岁时便跟随当时已经三万岁的昭和征战九州四海,治叛平乱除妖降魔,换来南海和天界几万年的太平日子,战功赫赫,天界封赏之时,他却主动放弃神职,愿上玉山随凌虚神尊修习。

        当时的凌虚神尊就像凭空捡了个宝贝,占了个便宜,成日里和雷泽炫耀,自己收得高徒,后继有人。不过他心中也纳闷许久,纳雪究竟看上凌虚宫什么,这里无兵无将,无仗可打,无官无职,清欲仙山一座,似乎与纳雪骁勇四海,战功赫赫的威名比起来并不相配。

        后来有一日终于忍不住,悄悄问了宝贝徒儿,纳雪含笑道:“师尊可知,如今这天界被治理得越发像人间的朝堂,勾心斗角,欺软怕硬,为泄私欲可瞒天过海,不顾众生死活,实在无趣,我纳雪生于天地间,怎会受这等约束,不如跟随师尊,活个真性情。这九州四海,谁不知凌虚宫最尊本心,最守缘法,我纳雪此生愿为守护这份缘法,九死不悔!”

        当时凌虚神尊还暗自窃喜,有些飘飘然,谁知几万年后,正是“守护缘法”四个字,让他痛不欲生,近乎崩溃。

        闻得师尊吩咐,纳雪起身行礼,施幻空之术瞬间已至山门,见一红衣少女正软语央求,要见师尊,被小童拦住。正欲上前询问,那少女眼尖瞄见纳雪身份不凡,已然高声喊道:“这位可是凌虚神尊驾下,本……本姑娘有十万火急之事!”

        凤里牺不想暴露身份,怕走漏行踪徒增烦恼,一时不敢告知名号,竟随口自称“姑娘”,大概是这几日与那凡人走得太近,说顺了嘴。

        “姑娘……姑娘……可知我凌虚宫不曾有女……是你?”纳雪看着眼前一团火似的仙子,竟愣住了。

        “啊?你认得我?”凤里牺一惊,难道这凌虚宫的人未卜先知的修为如此登峰造极?若被认出是正在四处逃窜的西海女君,可能自己的逍遥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正不知如何是好,纳雪上前告诉小童:“这仙子我认得,定是有急事求见,由我引她进去拜见师尊吧。”

        凤里牺一头雾水,不敢多言,心想还是见了凌虚神尊再说,免得玄月受自己牵连,误了性命。

        纳雪在前,凤里牺在后,拾级而上。纳雪并未急于施法上山,而是回头看着凤里牺,低声问道:“仙子怎么今日肯回来了?是不是想念我家师尊了?如今殿中没有别人,我这便带你进去。”

        “呵呵,谢谢这位……公子。”

        纳雪停住脚步,转过身来,“你叫我什么?公子?你我都是仙家,怎么如此称呼?仙子今日……好生奇怪!”

        凤里牺心虚的笑了笑,低头走路,突然看到纳雪腰间佩玉,“哎?你这玉……莫不是浮生珏?”

        纳雪又停下来,“仙子认得了么?你不是也有一块么?”

        “我是……是也有一块,那你的这块和我的……你怎知道我也有一块?”

        纳雪看到凤里牺一副愕然的表情竟不似装出来的,心中转念,莫不是这仙子七百年前伤了心神,到现在还没好利索?我还是莫要吓到她。随即拱手笑道:“仙子若没有,怎会知道这玉叫浮生珏?还是快些上山,莫让师尊等着。”

        凤里牺还想再问,见纳雪已施展身形,赶紧跟随其后,转眼已至凌虚宫大殿。

        纳雪上前,俯身与师尊低语了几句,便跪坐一旁。

        殿中端坐之人,虽慈眉善目,却不显老,胡子也没有几根,玉面白袍,神姿天成。这便是那玄月口中名头响当当,“说出来吓死你”的凌虚神尊了。

        凤里牺虔心跪倒,行三叩之大礼,起身说道:“无名仙子,受人之托,送玄月火精元神回凌虚宫。”说完亮出袖中火精,奉于掌中。

        凌虚神尊半晌不语,看着跪于殿前的凤里牺,和她手中不明不灭的火精,眼中云波流动,片刻已阅万载流年。龙袖轻卷,伸出手掌,火精飘然腾起,稳稳落入神尊掌中。

        “仙子自称无名,便是无名吧。你护送玉山弟子玄月归来,凌虚宫欠你个人情。”

        凤里牺暗道,妈呀,天上地下谁敢认你凌虚宫欠的这份人情,赶紧伏地顿首:“哦……小仙不敢,小仙……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

        凌虚神尊收起火精,面有悦色,“无名仙子请起。”

        凤里牺活了一万年,喝酒打架,天不怕地不怕的火烈性子,今日到了这凌虚宫,才知道什么叫胆战心惊,腿肚子转筋,这神尊不怒自威,比起西海那些老顽固不知要厉害多少倍,若是被他知道自己就是那只不知死活、闹得西海不得安宁的小凤凰,恐怕自己十万年都别想翻身……

        想到这里,凤里牺开始后悔了,逞什么能啊,还跑到大殿上来见神尊,为什么不把玄月丢到山门口,转身就走呢?现在可如何是好,他那弟子一见我就说认得,刚刚神尊又偏偏不说破,由着我自称无名小仙,这不是故意给我个下马威么……

        凤里牺心里正七上八下,忽见凌虚神尊站起身来,步下玉阶朝自己径直走了过来……救命啊!凤里牺低下头,后退两步,“若……若无吩咐,小仙告退!”正转身拔腿要走,神尊已至眼前。

        “你怕我?”

        不怕才怪!凤里牺咽下口水,“小仙不怕,是敬畏……小仙没见过神尊真容,神尊之名却如雷贯耳,小仙……做梦都想一睹神尊威仪!”

        “那你今日见到了,如何?”

        “神尊……小仙……小仙觉得神尊天上地下,第一潇洒,第一风采,小仙……做梦都想日日瞻仰膜拜……”

        “不必!不必那么麻烦,你既然日日都想瞻仰膜拜,那本尊给你这个机会,自今日起,你就入我凌虚门下,随我修习。”

        “啊?什么?”凤里牺如醍醐灌顶,瞪大眼睛,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呀……日日瞻仰膜拜,我这不是疯了吗?

        “纳雪,教她行拜师之礼!”神尊说话间已回到大殿之上,端坐正中。

        纳雪也是一头雾水,怎么几句话就收了徒弟了?还是个仙子?我凌虚宫何时入得女弟子?师尊是不是得了癔症?

        见纳雪怔在那里,凌虚神尊正色道:“还不跪下!”声如洪鼓震耳,势若钧雷待发。

        凤里牺看看纳雪,又看看殿上正襟危坐之神尊,双腿一软,竟然真的跪倒在地。

        纳雪起身,立于师尊身旁,斜眼儿瞄着师尊侧影,有些犹豫地悠悠唱道:“弟子无名,行三拜九叩之礼……”

        凤里牺想死的心都有,又无论如何不能当场发作,这凌虚神尊怎么竟如此行事作风……玄月说的没错,当真是“说出来吓死人”……硬着头皮,凤里牺行完叩拜之礼。

        纳雪尚有疑虑,低声问道:“师尊,这入门拜帖……”

        “免!”

        “那恩师赐名……”

        “持琴。”

        纳雪唱道:“玉山凌虚宫、凌虚神尊座下弟子,持琴,礼成!”

        “不错,很好,呵呵,甚好!”凌虚神尊一拍大腿,瞬间就变了一张脸,笑意盈盈,看着殿前傻住的新徒儿,伸手幻出一法器,“我见你灵动洒脱,赠与你渡芸飞鞭,忘你戒痴戒执,勿失本心。”

        凤里牺跪谢师恩,一脸委屈,“师尊,小仙……持琴,从此就要留在这凌虚宫了么?小仙……持琴,就不能再下山了么……”一语未成,凤里牺眼泪都快逼出来了。

        凌虚神尊目光灼灼,捋着颌下稀稀拉拉的胡须,“正要与你说此事。纳雪,你现在就送持琴下山,从此以后,守护华胥国少国主风阙,无召唤,不必回凌虚宫。”

        “……”

        “……”

        我凤里牺真是天下第一大大大傻瓜!第一大倒霉蛋!第一冤大头!第一……还有那么一瞬间,我真以为殿上那个高高在上、威名赫赫的神尊是看上了我的奇绝仙骨,以为可造之才,非希罕我给他做徒弟。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就是个垫背的!临时拉来充数的!什么凌虚宫,什么凌虚神尊,我堂堂西海女君也是呼喝一方风雨的正经神仙!今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让你安排了后世,哼!持琴,什么倒霉名号,才不稀罕!我这就要回西海,气死你个老不羞!

        凤里牺完全失去了理智,狠狠瞪了一眼山门之中的纳雪,乘风幻化而去。

        纳雪呆呆望着那虚无处,魂儿似乎也随着那一片红云飞走了,流连半晌,方才回到大殿中。

        “纳雪啊,发什么呆啊?还不快去把你藏着的好酒拿出来,咱们师徒二人今天难得落个清静,师父我又收得一个好徒儿,真是走起运来,什么看着都顺眼……来来,快去拿酒,别小气啊!”

        纳雪喃喃念叨起来:“师尊啊,徒儿自上凌虚宫以来,已经跟着您几万年了,以为对师尊还是有几分了解,可今日之事,徒儿怎么看不明白?”

        “你还嫩,还嫩哪……哎,快去拿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