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一滩烂泥

第十七章 一滩烂泥

        华胥国,慈元宫中。

        昨日国主病重的消息不胫而走,十几位国中重臣元老皆聚在慈元宫殿前等候消息,听说少国主亲赴几百里外神山求取灵草,几位近臣要员都暗自捏了一把汗,国主病危,储君涉险难保有去无回,这华胥天下难道朝夕间就要易主了吗……几位医官随侍殿中,彻夜不眠,扶桑也在其中。

        风胤的宝华宫离慈元宫最近,因伤势未愈,几位德高望重的族长都劝其回宝华宫休息。

        若是平日,风胤自会欣然离去,只是这次不同。他要故作姿态,显得忧心忡忡,随时准备痛不欲生、肝肠寸断地大哭一场,因为扶桑说,机会到了。

        未到正午,风胤命人在慈元宫偏殿备下果品,坐在软椅上一边休息,一边品茶。生平第一次,他有一种万事皆备,只欠东风的兴奋,而这东风,便会是那隔壁寝殿传来的“国主归天”的哀恸之声。

        他打小就知道,母亲爱他甚于爱自己的生命,这一点在无数次和风阙的明争暗斗中得到了印证。也正是清楚这一点,他才有恃无恐,并且坚定地认为,自己,华胥国主的长子,国中无尚尊荣风氏贵族的嫡亲后人风胤,就是未来的少国主,一切都将毫无争议。

        直到有一日,他在千云亭中故意摔断了风阙的琴。

        “呦呵,别生气啊!一张破琴是么?我风胤赔给你就是了。”

        “这是我亲手为贺母亲寿诞所做,你拿什么赔?”

        “母亲也是你叫的么?那是我的母亲!你还不知是哪里来的妖孽!”

        “你!”

        “怎样?你信不信,我就是今日把你打死了,母亲也不会为你多流一滴眼泪!”

        风阙啊风阙,你比我小好几岁,可每次打起架来都那么拼命,你是真傻啊还是太自信,以为自己是真的福兮所依、天神庇佑?我风胤偏偏从未把你放在眼里。

        可那一次不同,你真的长大了,你的力量不知从何而来,整个身体就像有千斤之重,把我死死地压在地上,我只记得你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像野兽的咆哮一样令人恐惧……你的脸也变得恐怖之极,像是你的身体里藏着另一副脸孔,一副野兽的脸孔,有着一双发红冒火的眼睛!我想自己当时是怕极了,产生了幻觉,我居然就那样任由你掐着我的脖子而毫无还手之力!

        当我醒来,已经躺在母亲的怀里,她当时定是吓坏了,挥舞着手臂指着跪在地上、气喘吁吁的你,声嘶力竭地连声质问:“孽畜!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吗?还不如把我也杀了!你满意了吗?”

        这个女人以为自己最爱的儿子要死了,哭得很是伤心,可没想到……没想到几日之后,她竟宣布由你,风阙,来承嗣华胥未来国主之位!当时,你才只有十一岁。

        王宫上下都知道母亲不爱你。呵呵,可笑!我的殿下,母亲不爱你,却把王权和至高无上的尊荣都给了你!而留给我风胤的,就只剩下所谓的爱了。

        “殿下回来了!”慈元宫阖宫雀跃。

        风胤手中茶盏抖落,碎了一地。

        不一会儿,门外有侍卫通禀:“大公子,殿下回来了,已至慈元宫外。”

        “抬我出去……”没人能听得出这几个字有多不甘心。

        宫门外,风阙对身边红衣少女拱手施礼,毕恭毕敬,“凤姑娘,还烦劳随在下至殿内等候,若非亲眼见到这灵草起死回生,在下实在不安。”

        “好。”

        风阙明亮一笑,感激之情溢于言表,随即大步进入正院,月白长袍翻飞如雪,如墨长发飘散风中,风尘仆仆,心意沉沉。身后凤里牺红衣翩翩,仙容神姿,一路跟随。院中聚集等候的族长大臣纷纷跪倒,伏地泣泪,高呼“殿下神武,情深救母,感谢上苍,护佑华胥”……

        “想不到,才一日的功夫,他竟回来了。”

        风胤坐在偏殿外,看着风阙从人群中穿过,那日的情景,他到死也无法忘记。

        日暮时分。

        扶桑立于风胤书房之外。

        “大公子可在里面?”

        “是,整个下午都未曾出来,也不让任何人进去。”

        扶桑并不理会,抬手推门而入。书房内尚未燃起烛火,晦暗不明,隐约看到书札笔墨随处丢弃,宝瓶烛台也碎落一地。风胤跌坐在地上,背靠着书案,身边几个酒壶七倒八歪,一把宝剑已然出鞘,斜躺在仍带着包扎药布的腿上。

        见有人进来,风胤醉眼挑起,抓住剑柄,直直地指着来人,“滚出去!滚!”

        夕阳的余辉射入屋内,眼前霞光刺目,看不清来人面容,风胤抬手遮住亮光,终于看清逆光而立的身形正是扶桑,那张美丽的脸躲在暗影里,阴沉冷酷,毫无表情。

        “你来了……”

        “是,我来了,因为国主醒了。”

        “那……真的是龙行草吗?”

        “的确。”扶桑目光中升起一层薄雾,透着一丝不解和气恼。

        “你不是说,他肯定回不来么?呵呵,三日之期,他竟只用了不到一日!”

        扶桑面有愠色,“有人破了我的迷障,应该是同他一起回来的那个红衣女子。”

        风胤痴魔一笑,“哼,哈哈……一个半大的孩子就差点摔死我,现在又来了个什么女子,他风阙不是妖孽是什么?你说,你回答我!”

        扶桑冷眼低眉,“你这是准备放弃了吗?如果是,我立刻离开,永不会再现于华胥宫中。”

        “不放弃又如何,你不是也无能为力吗?”风胤低头翻了翻身边的酒壶,竟都是空的,打了个酒嗝,一脸无奈:“现在母亲醒了,怕是所有人都会告诉她,她亲自选的少国主如何仁孝,舍身……去往险绝之境,取灵草,救亲母,所有人都会告诉她,风阙是何等的福熙降世,社稷之佑……呵呵,若非神助,他怎会日行千里而归,毫发无损!你说,我还有什么机会,我早就成了一个笑柄!呵呵,一滩烂泥!被殿下神勇的小护卫打得爬不起来的一滩烂泥!”

        风胤醉意沉沉,字字剖心,血泪齐下。

        扶桑冷冷看着这一滩烂泥,“能否做得国主,并不是他风阙说了算。你不要忘了,一个母亲若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可以变得无比强大。你真当殿下这些灵异之能,我们的国主都不知道吗?恐怕这许多年来,恰恰是这一点让她心生芥蒂,生怕他伤了你,甚至杀了你!你猜,如果有那么一天,你让她看到了你的恐惧,看到了你对风阙的无能为力,看清了风阙若活着你就只有去死……如果那样,你猜她会不会狠下心肠亲手杀了他?”

        毒蛇一样的眼睛此刻布满了血丝,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仿佛万千生灵为祭才会喂养出如此地狱之火,只为亲眼目睹世间倾覆,沦为血咒的一刻。

        “那,那现在要如何?”风胤的声音不再如疯如魔,强抑住心头的怨怒。

        “不急,慢慢来。你要是酒醒了,就该去趟慈元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