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傻白一片

第十三章 傻白一片

        凤里牺趴在石榻旁,一边吃着烤红薯,一边细细打量着风阙的脸。这张脸可真好看,比自己的还好看,就是太白了些,清瘦间缺少了点天神的英气。

        话说回来已经很难得了,毕竟是个凡人,要求不能太高。不过细看……怎么有些眼熟?花痴,肯定是看得太久产生了错觉,对!不过还是觉得在哪里见过,想不起来。

        那……就肯定是没见过,不然怎么会忘呢,毕竟这张脸这么好看……

        半个红薯吃完了,味道其实挺不错,凤里牺看了看另外一半,决定还是给他留着吧,毕竟是自己第一次烤红薯,快乐的味道要有人分享啊!

        奇怪,还是不醒,难道是我的神元精气他一个凡人受不住,呜呼了?凤里牺赶紧探了一下鼻息,还好。

        要么就是……不愿醒。

        凡生灵,皆贪生而畏死,求生而避死。

        凡圣灵,不惑生死,故无喜无悲,无欲无求。

        凡神灵,不明不灭,可阴阳逆,乾坤转,两极穿梭,主生死。说白了,想死就死,想活就活。死了也可重塑仙身,转世轮回而活;活着想死,也可散去修为,一念坐化而神元幻灭。

        看来这个凡人颇有执念,已生无可恋,宁可死,不愿醒。

        凤里牺又坐到旁边的石头上,用神针拨了拨火苗,发起呆来。

        西海暂时还不想回去,自己可不想这么快就嫁人,这帮老顽固也不知哪里抽筋,非要撮合自己和北海云龙之子朔方,还说什么要尽快成婚以安四海,难道这九州四海的龙子龙孙都看上我了?为了抢一门婚事还能打起来不成!怎么我不嫁就四海不安,君位不稳了呢?想想就生气!

        再说了,要不是朔方无用,九百年前被自己轻轻打了几下就重伤昏迷,自己也不会被罚去人间历劫赎罪,落下话柄,几个老顽固动不动就说凤族于北海有所亏欠……亏欠又如何,难不成以身相许就是他们想出的法子?岂有此理!

        这人怎么还不醒……这几天恐怕有不少神啊仙啊的上天入地的想把自己扒拉出来,躲在这里闷了好几天了,好容易来了个作伴的,想着说说话解解闷儿,谁料动不动又晕了,睡个没完!

        凤里牺折回到石榻边,看着仍在昏睡的白皙少年,掌中幻出浮生珏,想要探查此人的前世今生,找出不醒的缘由。

        浮生珏墨翠相合,温润莹澈,环如璜珙,盈盈有缺。此时微微散出幽寒荧光,罩住风阙的眉宇,心念驱动,霎时光环散开,浮生珏开启!

        可是凤里牺面前除了一片傻白,什么都没有浮现。

        “坏了?不能啊!这是法器,又不是脑子,怎么能说坏就坏……”凤里牺将手中的浮生珏翻来倒去的看了半天,无奈放弃。

        这凡人在凤里牺眼里就像是块儿嫩豆腐,轻轻一碰就会碎,变成一堆豆腐渣,真是自找的麻烦,一时竟无计可施。

        今夜无星无月,不周山风雪未停。

        洞中火光绰绰,温暖静谧,不似洞外的冰天雪地。

        这火精果然是个好东西,不一会儿的功夫,又烤好了一只雪鸡!自己活了这么久,今天才发现烤来的东西格外香,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又多了一个乐趣……想到这凤里牺不禁呵呵笑出声来。

        “我睡了多久……”

        吓了凤里牺一跳,这声音阴沉沉,听了后背都凉飕飕的。

        “很久啊,再睡下去天都要亮了!”看着他坐起身来,凤里牺赶紧凑过去挨着风阙在石榻边坐下,“这回你我可得抓紧时间好好聊聊啊……”,谁知这弱不禁风的俊美公子会不会突然又晕死过去!

        “我叫凤里牺,你叫什么名字?”她的开场可不似从前那般高高在上。

        “我叫风阙。”

        “风阙?风阙……九重之上,扶摇宫阙,你娘给你取的名字?”

        “是,是我母亲赐名。”

        “恩,你一定有个疼爱你的母亲。”

        风阙低头不语。

        “你是人族?巫族?”

        “我是华胥国人。”

        凤里牺兴趣更浓了,“那就是人族喽,不错,很好……对了,你先前为何落入迷障?”

        风阙想了一下,竟不知该如何说起。

        “我和玄月来找龙行草救我母亲,我早知此事有蹊跷,或许是个圈套,竟然……单纯地希望至少龙行草是存在的,还非要他帮我,都是我害了他……”

        凤里牺眼见这俊美公子又“梨花带雨”,连忙躲得老远,“喂你别这样啊,说着怎么又哭了,你是个凡人,可也是个男人啊,我一天看你哭三回,神仙也受不了的啊!”

        风阙还真听进去了,定下心神,“姑娘说的有理,在下一时……怎么你看我哭了三回?”

        “是啊,你在迷障里哭喊着什么师尊救命,我在洞中都能听到,后来破了迷障,看见你跪在雪地上,已经哭晕了过去,怀中还抱着个小火精……”

        “小火精?你说有个火精么?他在哪?你救他回来了吗?玄月……说他就是一颗油灯芯,会不会就是什么火精?”风阙的眼睛又明亮了起来,抓住凤里牺的手臂追问不停。

        凤里牺有些尴尬,抿着嘴唇,用另一只手指了指洞中闪烁跳跃的那簇火光,此刻上面还架着一只滴着油水、香气四溢、快要烤熟的雪鸡。

        风阙愣了一下,缓缓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火精跟前,伏下身来细细看了半天。

        这簇火赤金明亮,内中幽蓝,火中并无柴火之类引火燃烧之物却可长明不灭,的确与平常所见不同。风阙瞪大了眼睛,双手紧握在一起来回搓着,越看越高兴……突然看到上面冒着油的雪鸡,脸立时僵住,回头瞪着坐在榻边强做笑颜的美丽女子,“刚才那个红薯,也是用他烤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