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虚无幻月

第十一章 虚无幻月

        风阙匆匆回到辰元宫带了一把黑曜匕首,来到院外,见玄月抱着木剑在千云亭里发呆。

        “师父,今日在母亲寝殿是我不该问你,你可还在为了这件事烦恼么?”

        玄月也说不出自己为何不开心,“也不是,反正取那什么草药救人又不难,我左右是可以帮到你的。”

        风阙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若无你,我只怕连一成把握也没有……那就是没问题喽,我们即刻出发如何?”

        “好。哦对了,不周山在哪?”

        风阙瞪大眼睛,“你们有法力的人成天飞来飞去的,什么高山险峰神仙洞府的没去过,你竟问我不周山在哪里?……古书记载,西行五百里,有个……”

        “知道了!”

        玄月左手御小木剑,右手环住风阙,顷刻不见了二人踪影。

        “这里……不是吧?怎么都是树啊?”

        “这又是哪啊?还有牛?”

        “喂喂,我好晕哪……师父这又是哪啊,怎么这么黑啊……”

        玄月放下风阙,擦了擦额上的细汗,“不好意思啊徒儿,师父我最近消耗太大,还带着你,一纵也就是个二十里……”

        “没关系,没关系,你抱松一点啊,我想吐……”

        玉山之西北,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相传不周山上有神木,凡人攀之可达天界,乃唯一通天之路。“绝顶星河转,危巅日月通”大概就是如此神迹。

        七百年前,日月移位,河川变流,赤鸟盘旋,鬼哭神嚎。

        不周山突然震动,隆隆欲倾。天旋地转之时,一道青光自玉山之巅横空飞出,如玉柱擎天,撑住不周神山。神峰之上终年飞雪飘霜,不化不融,沉沉如重幕,苍茫无垠。

        此刻,不周神山就在眼前,两人却傻了。

        “都是雪啊!这……师父,你不会告诉我,你也怕雪吧!”

        “我不是怕,是怕的要命!我这一点火精元气,怕是还没飞上去就交代了!”

        风阙咽了下口水,“人算不如天算……没有你我肯定是上不去啊!”

        玄月一脸沮丧,“要是师尊在就好了……”

        两个人正不知如何是好,忽见雪地上旋起一阵怪风,如长蛇舞动,卷起漫天霜雪。那蛇身越来越粗,越来越近,越来越高,竟慢慢直立起来,扭动着腰身煞是恐怖。蛇头逼近之时,迷离风雪之中似隐藏着一双妖眼,鬼火明灭,欲摄人魂魄。

        “小心!这是黑巫迷障!”玄月抓住风阙腾空而起,那迷障甩出蛇尾牢牢缠住风阙,玄月越用力拉住,蛇尾也就越拽越狠,越缠越紧。

        风阙掏出腰间黑曜匕首奋力挥舞,可霜雪无形,瞬间幻化,匕首自然毫无作用。玄月生怕再拽下去会伤了风阙,手上力道稍减,掷出木剑,弹出“流云定”。

        木剑凌空旋转,剑气四射,忽然如飞星流云,直向蛇头射去。不料蛇头突然缩回躲入蛇腹,一双魅眼冒出红光,木剑紧随其后也扎入蛇腹,竟不见出来。

        玄月一惊,暗呼上当!而风阙此时已经虚弱不支,痛的叫出声来。玄月心一横,松开手,飞身上去抱住风阙,两人一阵天旋地转被拖入蛇腹,狂风摇撼,冰霜刺骨,不知过了多久,被重重摔在地上。

        勉强睁开眼睛,风阙觉得都快散架了,手上和脸上阵阵麻木生疼,口鼻之中都是霜雪,用尽全力撑起身体,看到了身边的黑曜匕首,不远处还有一把小木剑,却不见木剑主人。风阙四下张望,到处白茫茫,静悄悄,除了雪,还是雪。

        “玄月!……玄月!”没有回音。失去的恐怖之感瞬间袭来,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助和害怕。使出浑身力气爬起来,收起黑曜,捡起静静躺在那里的木剑,再次四下寻找玄月的踪迹,不远处一个平地鼓起的小雪丘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一脚刚刚迈出却深深陷入雪窝之中,奋力爬出,又重新陷进去……就这样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靠近雪丘,浑身已是虚汗淋漓,用手扒开一看,不是玄月是谁!

        风阙嗓子一阵难受,推开玄月身上的雪,扶起他的头让玄月靠在自己怀里。

        “玄月,玄月!你醒醒,我给你暖暖手啊……千万别睡着了,你看看我,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风阙用自己冻得通红的手轻轻包着玄月的小手,不停揉搓,放到嘴边哈着气,“你还很冷是不是,你……跟我说说话啊!”

        风阙看着怀中惨白、没有生气的一张小脸儿,近乎崩溃,紧紧搂着玄月小小的身体,抬头望着面前无尽的苍茫雪野,不停地呼唤着玄月的名字。

        “好徒儿……”一个极度微弱的声音震颤着风阙的心。

        “这里……这里是迷障……恐怕出不去了,对不起……好冷啊……”看着玄月慢慢又闭上了双眼,风阙不敢相信地摇摇头,“不,不,师父,玄月……”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胸口疼的如炸开一般,身前的雪野殷红一片。风阙面如死灰,跪在无情的雪地上,仰起头,用生命的最后一丝力气对着虚幻天地悲呼:“师尊!救救玄月!师尊!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