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龙行灵草

第十章 龙行灵草

        还未到慈元宫门口,就见两个侍卫慌慌张张跑过来,扑通跪倒,“殿下,国主她……”

        “快说,国主如何?”

        “国主醒来服下汤药,说是……说是立时口吐鲜血,可能……属下们也不清楚,正要去寻医官!”

        “快去!”风阙只觉嗓子发紧,汗毛竖起,疾步向慈元宫跑去,玄月身子一跃,正准备骑在宫墙上看热闹,风阙朝他挥挥手,示意他过去。

        “我也要进去吗?”

        “你去找医官,越快越好!”

        玄月的确没有令人失望,风阙还未进入国主寝殿,医官夫恺已经被玄月提来跪在国主榻前,哆哆嗦嗦地开始查看国主病情了。

        “如何了?”

        夫恺紧锁眉头,“殿下,适才随侍素卿姑娘说国主服了老臣开的汤药口吐鲜血,昏死过去,可老臣细细诊了脉,国主并不像是中了毒啊!”

        “那可是汤药有问题?”

        夫恺摇头,“这药碗还在,臣也验过,并无异样,只是今日早些时候诊脉时,国主并无血崩气竭之兆,眼下突然病势凶险,又非中毒,老臣也百思不解!”

        风阙并非不相信夫恺,只是母亲情势危急,若不知病因,医官也无从应对。正要继续追问,殿外来人禀报,说大公子来了。

        风阙走出帷帐,看见风胤坐在一个团绒软椅上,被侍卫抬入殿中,脸上仍有青淤浮肿,腿上盖着云丝薄褥,斜靠着身子,像是极不舒服的样子。

        风胤没有理会风阙,目光直接落到了风阙身后。那个抱着木剑的孩子此时也正恨恨地盯着自己。

        “听说母亲病重,我带了医官来。”风胤说话之时,殿外走入一人,恭谨从容,仪态万方,见了风阙,盈盈一拜,“医官扶桑,见过殿下。”

        “夫恺医官正在诊治,兄长这是何意?”

        “此人之前被王城百姓称为神医,我爱其才华,招她入宫行医。”言语不紧不慢,接着抛出一个冷笑,“哼!拜你所赐,我这一身的伤……若是没有扶桑医官,恐怕某人就得偿所愿了!”怨毒的目光再次飘向玄月。

        俯身立在一边的夫恺连忙把话接过去:“殿下,扶桑之名,老臣也有耳闻,不如也允她一同诊治,或许能得裨益。”

        “有劳医官。”惜字如金,更显风阙少年持重威仪。

        众人皆退至帷帐外,只留扶桑和夫恺近前诊脉。风阙将玄月带到一旁,轻声问:“师父看能不能……”

        “不能。”

        “我若求你……”

        “不可以。”

        “你要怎样才可以……”

        “师尊要我发过誓,不能妄动凡人命数,再说了,我不喜欢她,她对你实在不怎么样!”

        风阙大概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不问就是不甘心。眼下心急如焚,一时也顾不得许多。

        只见扶桑医官款款而出,目若秋水,“回殿下,国主乃惊惧害元,血滞精伤,脉气浮数张动,如釜中沸,如此七绝之脉,恐无力回天。”

        “你说什么?”风阙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语出惊人、宣告国主大限将至的女人,“惊惧害元……无力回天……”他想起今日一早在紫竹溪边,母亲惊惧的神情和晕倒之前那些歇斯底里的胡话,难道是自己的存在竟然把她逼入如此绝境?

        看到殿下怔在那里,夫恺急忙上前,“殿下不要太过忧心,保重要紧,扶桑医官所言虽非虚,但国主福泽深厚,定能平安脱险……”

        夫恺话未说完,一旁传来风胤冷语:“殿下啊!我的好弟弟,没想到,母亲竟然是被你活活气死!风阙,我华胥神州的未来国主,真要恭喜你啦!”风胤靠在那里,一副活死人的样子,每一个字都像一支从修罗地狱里射出的阴鬼暗箭,剧毒无比!

        “你休要胡说!”角落里的玄月厉声喝道,在他心里,任何人都不可以中伤他的好徒儿,否则就是找打!果然,风胤眼中闪过一丝畏惧,那畏惧之后的阴狠反倒不易被人察觉。

        殿内气氛焦灼之时,扶桑悠悠开口:“殿下,虽然夫恺医官也认可扶桑所言,但扶桑回忆平生所学,认为国主也不能说是完全无药可救,只是……除非……”

        “说下去!”风阙咬紧牙关勉强稳住心神,面色苍白如瘦霜凄雪,更显冷绝,霸气难掩。

        “除非找到不周山顶的龙行草。龙行灵草吸收日月精华,沟通阴阳,可起死回生。”稍微顿了顿,扶桑接着说:“记得我义父曾说,之所以叫龙行草,是因为山高峰险,无人可达,唯有九天飞龙行到此处,或可得之。”

        风阙眯起双眼,“这世上当真有此灵草?”虽在问身旁扶桑医官,眼睛却看着风胤。

        “即便有,恐怕也无人见过。只传闻那灵草通体血红,状若水仙花冠,采摘之前必须用服用之人自己的鲜血、或是血亲的鲜血浸染养护,方可保三日不枯,得以入药,否则全无用处。”

        “这……这实在比登天还难哪!”夫恺行医多年,深知很多珍稀药材确不易得,但如此起死回生的灵草还是头一回听说。

        风阙沉思片刻,正色看着扶桑,“我去寻,依医官的说法,我风阙恐怕是唯一的人选。”

        扶桑淡淡一笑,“殿下何来的这份自信,扶桑只是说出自己所知道的,并不认为三日内有谁真的可以拿到灵草。殿下可知不周山远在数百里之外,若无翅膀,怕是要白忙一场。”

        这个扶桑很有意思,倒是难得一见的奇女子。风阙面无波澜,转身问夫恺,“你可有本事这三日里护住国主周全?”

        夫恺立时跪倒,“殿下三思!殿下不可入此绝境,此去艰险难测,以殿下现在的情况若是……”

        风阙不等夫恺说完,追问道:“你只要说我能否信你。”

        夫恺怔住,这少年目中的坚毅竟如神旨,令人不能违拗。

        “殿下……若是殿下此行难免,老臣拼尽全力也要保国主三日平安。”

        风阙看了一眼不省人事的母亲,目光闪烁,神情百转千回,无法言说。转身离开之时,在风胤身旁停住,“我若回得来,你会不会很意外?”随即出了寝殿,带玄月大步离开慈元宫。

        风胤看似波澜不惊,却汗毛倒竖,一身冷汗。暗道:“妖孽,你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