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九章 一救一杀

第九章 一救一杀

        当日随行的都是女侍,是风阙将国主抱回了慈元宫,路程虽不远,他已经快虚脱了,快到宫门口的时候,素卿和另外两个随侍已经顾不了许多,上前帮着殿下一起将国主抬到榻上。几名医官随即赶到,立刻开始诊治,一番讨论之后,都说是风寒未愈,又急火攻心,一时气滞难平,当疏肝气,滋心阴,调理得法,应无大碍。

        “倒是殿下你……可否容老臣切一下脉?”资历颇高的太医馆首领医官夫恺一旁问道。

        风阙本想拒绝,因这一年中有玄月传授入定之法,吐纳调息,又几次江湖救急,度气给自己续命,倒是不曾麻烦过宫内医官诊治。

        但夫恺久居太医馆,医术高明,是为风阙从小诊治的医官之一,颇为了解自己的先天不足之症。医者仁心,大概是看到自己汗如雨下,步态不稳,担心旧疾复发吧。风阙便不多想,点头允准,坐到帐外,屏退慈元宫随侍,请夫恺诊脉。

        夫恺一边反复探查风阙左手寸口脉位,一边细观其面色,思踌半晌,刚开口叫了声“殿下”,竟老泪横流,掩面而泣。

        “殿下……可是最近常气短难续,少眠多梦,冷汗不断,胸痹心痛之症常夜半发作,其痛彻背……”

        风阙不动声色,将左手收于袖袍之中,看着渐已泣不成声的医官夫恺,缓缓言道:“我自知三年前,能在那疾风骤雨之夜捡回命来,全凭夫恺医官医术精湛,这一年若不是有高人度气续命,我早已油尽灯枯,生死我命,医官不必太过强求。”

        “可是殿下,若是国主知道了殿下现在的情况,怎能不伤心欲绝!殿下虽少年承嗣,却敬业勤勉,我虽为医官,不听朝政,自也心中一片清明。可叹如今天不假年,可恨老臣……老臣竟无能为力……”说着竟呜呜的哭出声来。

        “国主太概不会太在意吧……”嘴上这样说着,风阙心里却很难过,神色凄凄,生养之人未必在乎,一个无亲无故的臣下对自己倒有几分真心。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看着殿下长大的,三年前那晚殿下气血中匮,脉沉且惊,若不是国主当即割腕取血让殿下饮下,便是老臣也无回天之力啊!”

        风阙如被雷击,瞬间脑子一片空白,呆呆的望着夫恺,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侍卫从里面打开宫门,几个医官先后离开,一个孩子,坐在对面的宫墙之上,无聊的晃动着两条腿,怀中抱着一把木剑。

        突然眼前一亮,宫门里又出来一个人,用手扶住旁边厚实高大的朱漆门柱,一只脚缓慢的跨出门槛,身上月牙白袍稍显松垮,腰间配玉歪斜在一边,发丝微微散乱……莫不是被人打了?

        玄月跳下宫墙,冲到那人面前,“这是怎么回事?那坏蛋欺负你了?”

        风阙发滞的目光慢慢飘到玄月脸上,夫恺的话尚在耳边。

        “到底什么才是真的,我看不明白……”这半日元气骤然消耗,风阙体力已然不支,此时心神难凝,一口气提在胸口,如风中摇曳残烛,弹指可灭,看得玄月神伤心揪,泪光闪动,“你别吓我啊!”言语间已带哭腔。

        “师父,你背我回去吧,我走不动了……”

        玄月抹了眼泪,用一只手臂环在风阙的腰间,施展幻空之术,须臾已至辰元宫。那刚才慈元宫外看门的两个守卫,忽见眼前两人凭空消失,无影无踪,吓得跌坐在一起。

        “妈呀!这孩子真这么厉害!听说上次把大公子一口气吹出八丈远,差点摔得没命,你说他会不是妖怪……说不定咱们殿下也不是个人……”

        “别瞎说,不想活了你!说不定他们还在这儿呢,万一听见就死定了!”

        已至正午时分,玄月坐在风阙寝殿软椅上调吸运气,最近乱用灵力,又几次给风阙度精气护元神,感觉从未有过的疲累,凭他这一点儿七百年的修为,这么劳心劳力,师尊知道了,会不会心疼自己啊!

        想到这里竟有些难过,以前都是寸步不离地跟随师尊,现在好久才见一次,见了,又匆匆分开,真是有些想念。

        师尊他老人家虽年纪大得恐怕连他自己都不记得已经活了多久,但样子还挺好看的,一点也不老,只是胡子稀稀拉拉的……听说自己初化人行、心智未开之时还不小心给师尊拔掉了几根……哎!不知几位师兄有没有好好照顾师尊,别看他有吞吐天地的修为,自己却照顾不好自己,东西乱丢,时常不记得要用的法器去了哪里。

        还记得那日要给自己演示开天神器九斩青云杵,师尊风卷龙袖,伸出乾坤玉手,对空施了意念……

        谁知等了半天,手里空空如也!生生没有半点神器踪影,好尴尬呀……想了好久方才记起青云杵早已代替建木神树去撑不周山了,本来撑着不周山的方天画戟遗落东海,一时找不到,才要用神木去代替,好混乱呀……就是这样的师尊,对师兄们都是不苟言笑,唯独对自己时常笑眼慈眉,宽忍怜爱,亦师亦父,恩深如海。

        “你可算是醒了,我都无聊得想撞墙……”玄月收回思绪。

        风阙没有说话,微微睁开的双目中,看不到半点生气,直勾勾的盯着殿上横梁。

        玄月干脆抱着双膝蹲在了软椅上,冲着风阙念叨起来:“你出去不让我跟着,可我等你半天也不见回来,就出去随便抓了个人问了,才知道你跑去了慈元宫。真想不通你们凡人,说好再也不去,可去了又去,每次都把自己弄得要死不活的,我的小命都快被你折腾没了……喂喂,你这刚醒来又去哪啊?要不要我跟着啊?”

        “慈元宫!”

        “啊?……师尊啊,你救救我吧!”

        一路上,风阙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一定要问问清楚,为什么母亲想要自己活,又想要亲手掐死自己!这一救一杀背后,到底有什么在折磨着她,一定有原因,有自己还不知道的原因。

        玄月跟在后面,也是一声不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