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如影随形

第一章 如影随形

        华胥之洲,时和岁丰。

        三月桐花河边,草盛如毡,花繁似雪。

        风阙独自一人,迎风立着,背影凄怆。

        为何近日常入同一个梦境,那飞瀑寒潭、白衣佳人,是前世过往,还是浮生一梦……

        霜佩雪带素手,飞瀑星雨高台。

        低眉云光淼淼,凝眸星汉皎皎。

        十指移情送恨,一拈断水抽刀。

        长吟万念已去,余音空山未老。

        那高处抚琴之人又是谁……

        亦或我不是我,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

        紧握白檀折扇的左手微微颤抖,右手按住胸口,略显清瘦的无缺俊容眉目紧锁,唇角微张,额间密密地渗着汗珠……锥心之痛如影随形,月月年年不离不弃,无休无止,与其说是一种折磨,倒不如说是一种提醒:形槁心灰,不知余生,又何言天命灼灼,何必自欺欺人。

        突然一口气憋在胸口,风阙已经颤抖着弯下身去,双膝叩地,跌坐在河岸上,如渊墨瞳此刻血丝盈布,迷离如雾,看不清的是卑微,无奈,愤怒,虚无……

        天地倒旋,云驻风歇,是错觉吗?时间仿佛难过地停住了……可脚边的河水却依旧任性地流淌,提醒他这肆意在血液里的痛楚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风阙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目光流动,面色依旧惨白,终可勉强撑起身体,慢慢站了起来,及腰长发泻玉流云般落在身后,更衬霜姿雪容,极品人才。

        一人,一扇,风度依旧卓然。只是……白皙少年低头看了看弄脏的衣袍,又看了看手中折扇,“可惜了……”攥得太过用力,精致的扇面竟生生抠出一个洞。

        “可惜了!”

        这么大……的回音?

        风阙微微一怔,随即唇角划出一个优雅的弧度,那么完美,却是一个苦笑。

        身后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如鬼魅般纠缠着他,儿时常入梦魇,现在倒也习惯了。

        “风阙!可惜你那个小跟班儿不在,否则我就可以看一出‘梨花带雨’哭丧图了!”几丈外说话的公子看似年长三四岁,眉目锋利,俊朗霸气,只是墨蓝锦服像是故意绷在身上,显出傲人体魄和扎眼的胸肌。

        “他不是我的跟班。”风阙淡淡吐出几个字,并未转身,而是提起衣襟轻轻掸落沾染的尘土。

        “哦?”身后少年一脸不屑,“我知道,你叫玄月为师父,那是你风阙脑子有问题,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狗屁不通的小跟班,小杂役,小狗腿子!如何?”

        “我说了,他不是我的跟班。”风阙悠悠转过身来,一双墨瞳竟然冷冽如冰,逼人心魄。

        蓝衣公子冷笑一声,将玄纹广袖轻挥,身后桐花林中已现出五六个锦衣护卫,年龄都不大,却个个目光灼灼,身形健硕,一看便是常年操习演练的好家将。

        “我也说了,可惜了!他,不在!”字字落地如金石相碰,立时便要刀光火影。

        风阙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这些如狼家丁,眼中无一丝惧色。

        风不静,雪样花瓣飘洒而至,随风轻舞。

        “风胤,你不嫌麻烦么?每次将我打得半死,偏我这身子睡一觉又可完好如初,无一丝痕迹,这么多年,折腾得还不够么?你不累,我却已经烦了。”

        “你这是算求饶吗?”

        “你怎么说都行。”

        “那我就当是了,不过……我可没答应。”蓝衣公子怒形于色,疾走上前一把抓住风阙领口狠狠道:“我风胤乃国主嫡子,偏要对你这个来历不明的病秧子改口称臣!我的殿下……你既做了咱们的少国主,那我这个大哥你准备往哪儿摆啊,啊?”

        风阙心痛之症刚刚发作,此刻气息尚不能平,威逼之下,竟剧烈地咳嗽起来。

        “你看看你,我最讨厌你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从小就讨厌,你刚出生的时候我就想掐死你,只可惜,我心太软,上了你的当,以为你病病怏怏活不了几年。没想到,你居然活了这么久,还抢走了我的储位!你说话呀你是哑巴吗?我居然让你活了这么久!”暴怒难遏的风胤一把抢过风阙手中折扇摔在地上,又用脚狠狠将其踩入泥中,“我又生气了,你说,该怎么办?”

        “是啊,我居然活了这么久……”看着葬身污泥之中的白檀折扇,风阙喃喃道:“说吧,你这次又有什么新花样?”

        风胤放开手,收起发狂的怒容,故作轻松地整理了一下衣袍,眼睛瞟着风中细浪轻声吩咐:“你们下手不要太轻,只要弄不死,怎么打都可以,最好扔到河水里泡一泡……”话音未落,风阙一把抓住风胤衣袖,“等等等等,打我可以,扔到河里就算了,我……不会凫水,扔下去恐怕就真死了!”

        “是吗?你这妖孽居然到现在都怕水?那太好了,来人!直接扔下去!”

        风阙一脸惊惧,“风胤!大哥……你这样弄死我不好交待啊,大哥,要不你再想想,换个花样行不……我是真不会……”后两个字还没说出来,人已经被七手八脚地扔到水里,刚刚扑腾着把脸露出水面,几个壮家将又把他按下去,折腾了几次,风阙就已经趴在水里动弹不得了。

        “把他拉上来,真弄死了就不好玩儿了。”轻描淡写的语气就连他自己也觉得无耻了些,好歹是自己弟弟,为什么要这么折腾呢?

        啧啧,看他多可怜啊,每次被自己打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又偏偏死撑不去母后那里告发,多仁义啊!这样的弟弟,我怎么能忍心下如此狠手而不自省自悔呢?啧啧,我真是禽兽啊……想到此处,风胤竟然大笑起来,直到笑出几滴眼泪方勉强止住,挥了挥袖子带众人离去,河边只留下奄奄一息的风阙。

        **********

        题外话--简介暂时无法更新,先放在这里,周末就可以改了。。

        【叹息版:】天地何久长,沧桑一叶书,不哭不哭……

        【剧场版:】风阙入世经凡人七苦,功德圆满,重修轮回肉身……

        场外火烈仙子飞来砸场……师尊,我也无辜,就是个垫背!

        道具浮生珏带了么……带了,坏了……

        男一号来了么……来了,死了……

        守护风阙,“女神”熬成了“神经病”,心魔难消。

        人神殊途,男一活活气死……师尊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凌虚一拍大腿,重来!

        凤里牺看着灵池中的尸身发誓,醒来,我要侍君余年……

        【文艺版:】

        风阙,人族少主,却注定是一枚弃子,带着两世眷恋而来,入世经凡人七苦,偏偏功亏一篑再难入轮回……与她相逢,只是浮生须臾,怎诉千年思念。

        万岁女君,机缘巧合当了垫背,日日守护,无奈心魔难消,一掌震得他吐血!

        真虐,真爱,是结,是劫,缘法不可说。

        甜虐互怼,无语乘二,一锅俩豆慢慢炒,火候到了都崩掉!

        天降福兮VS    帝星坐命

        吃鸡神鸟VS    黑巫女妖

        场景主线风格小说,欢迎弹幕井喷。

        借网文风格立世道人心,开始有些慢热,豆要慢慢炒……

        【小剧场:】

        “牺儿,算起来,今日是我生辰。”

        “真的?你想要什么告诉我!”……

        ***

        “醒醒啊,今日是我生辰。”

        “你日日像个打鸣的公鸡吵人起床,就不能让我多睡会儿……”

        ***

        “快起来吧,今日是我生辰!”

        “不是吧,三月过的生日十月又过,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