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74章 出浴诱惑

第74章 出浴诱惑

        传说中的,出浴诱惑。

        空气里浮动着不安因子,江晚晚咽了咽喉咙,“你的头发不吹干吗?”

        “我自己动手,还拿女伴干什么。”

        江晚晚撇了撇嘴,真不该烂好心。

        她没打算动,试图坚持原则。

        贺胜霆拿起茶几上的眼镜戴上,那幅道貌岸然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瘆人。

        江晚晚败下阵来,问他吹风在哪儿。

        贺胜霆指了指其中一个柜子。

        江晚晚插好插头,还没招呼他过去,贺胜霆便主动起身,躺在沙发上,头枕着她的大腿。

        江晚晚全身僵得像个石头。

        贺胜霆翻了个身,目光冲着她的脸,“怎么了?”

        “你脑袋挺沉的。”她脑袋晕乎乎。

        贺胜霆似乎听不懂她话里赶人的意思,“装的事儿多,轻不了。”

        江晚晚无奈就范,按下开关。

        她把风速开到最大,三两下把他的头发吹干。

        贺胜霆头发被她吹得乱七八糟。但这副不太严谨的样子,却意外衬得他年少。

        底子在那儿,不管怎么造作都难看不了。

        江晚晚恨恨收起吹风。

        晚饭是贺胜霆的私人助理叫的外卖。外卖盒子很精致,图案是六星级酒店的logo。

        大厨的手艺,自然是不错的。至少江晚晚就吃得很香。

        饭后,她肚子都微微鼓起来了。可贺胜霆的碗都还是干干净净,一看就没怎么吃。

        江晚晚脸色讪讪地说:“你不是饿了吗?”

        “这家的饭菜不合胃口。”他说着起身,让江晚晚自便,自己则回了办公室。

        让人舌头都快吞下去的佳肴,他却多尝两口都不肯。

        挑剔得令人发指。

        江晚晚刚要收拾碗筷,就有人静悄悄地进门来善后。

        她便无所事事起来,可贺胜霆没发话,也不能现在就走。

        江晚晚在偌大的空间里晃荡,走到书架前,随手拿出一本杂志翻看。

        是一本商业杂志,最大的版面给了本届青年企业家峰会。上面陈列着大陆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

        贺胜霆的照片排在首位。

        江晚晚悚然一惊。

        从什么时候起,贺胜霆的脸不再是模糊的一片空白,她已经准确地辨认出他来了呢?

        想到这儿,江晚晚心里慌了一下。

        总觉得哪里有些不一样了,突然得让她无所适从。

        在这个属于贺胜霆的区域里,江晚晚突然如坐针毡。她一刻也待不住,连和贺胜霆说一声也忘了,忙不迭地推门离开。

        刚好有出租车到了面前,她伸手拦下。贺胜霆的电话紧跟着打过来。

        “你在哪儿?”他气息有些不稳。

        谎言想都不用想,便脱口而出,“突然有点儿事,先回去了。”

        “你在哪儿?”他嗓音带着一种陌生的急切。

        江晚晚被他吼得肩膀轻颤,“我自己回去了,谢谢你的晚饭。”

        “没有我的允许,你想往哪儿走?”真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江晚晚扭头看见贺胜霆举着手机,衣着单薄,站在大厦广场上。

        他脸色阴沉得快滴水,大步走向她。

        贺胜霆把她拎到一旁,关上出租车车门。

        重重的力道,发出“嘭”一声闷响。

        江晚晚心脏都被震得颠簸了一下。

        贺胜霆一路上把她拽得跌跌撞撞,不管江晚晚强调了多少句“慢点儿”,他都充耳不闻。

        终于回到他办公室,贺胜霆找了根领带来。一端系在自己手腕上,另一端拴着她的。

        然后他便对她置之不理,点了下电脑,示意连线的团队成员继续。

        就算是沉浸于工作,他脸色也算不上好看。江晚晚觑着他认真的侧脸,暗戳戳想要解开手上的结。

        贺胜霆把眼镜往上推了一下,按下暂停键,看向她。

        江晚晚脸部肌肉绷得发酸,“怎……怎么了?”

        “你解开试试。现在另一头系在我手上,你要是再动一下,我敢保证,明天早上另一头就会系在你培训学校的大门上。”

        那场景,想想都辣眼睛。可江晚晚一点不怀疑,他真的会这么做。

        贺胜霆摆正身体,刚要回到工作,下一秒又抬起头,“一本杂志而已,又不是恐怖片,你跑什么?”

        真正原因,江晚晚当然说不出口。她垂着头,表情可怜:“我腿都站麻了,能坐会儿吗?”

        贺胜霆拍了拍自己结实的大腿:“要坐坐这儿。”

        江晚晚只能继续站着,回答他刚才的问题,“我看你有事,自己也无聊,就想着先走了。”

        贺胜霆凝滞的目光像锋锐的刀刃,轻而易举挑开一切虚假。

        江晚晚顶不住了,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小声嘀咕道:“好了,我就是怕你又折腾人。想趁你不注意,偷摸溜走。”

        “除了让你跑跑腿,我有什么地方虐待你?”贺胜霆摘下眼镜,捏了捏眉心。

        仔细一想,还真是。但只要是个人,被笼罩在他的威压之下,谁还能轻松得了。

        江晚晚沉吟着,就听他冷哼一声,“那是你见识得太少,没体会过男人折腾女人到底是怎么折腾的。”

        这话,江晚晚还真不好接。眼睛乱转。

        贺胜霆处理工作到深夜,江晚晚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她醒过来,人已经靠在他怀里。

        如果她睁开眼,面对的将是多么尴尬的场面。江晚晚只能继续装睡。

        意识到他灼灼的目光定在自己身上,江晚晚眼皮直颤,都快装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她的额头忽然接收到一阵柔软温暖的触感。

        贺胜霆的嘴唇贴着她的皮肤好一会儿才放开。

        江晚晚闭着眼,手指渐渐攥紧。

        第二天医院通知要给母亲做个全身检查,江晚晚一早就出门了。

        等她到了之后,有点儿傻眼。医院有一个私人疗养区域,专门为不差钱的vip开放。不管是医疗条件还是日常护理,都比普通病房不知高了几个台阶。

        “这是怎么回事?”江晚晚找到高凝的主治医生。

        “我们照您父亲的要求,重新做了安排。到这里之后,你母亲能得到更好的治疗环境。”

        和普通病房相比的优势,江晚晚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但她不信江振怀会不计回报地为母亲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