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73章 我是个没什么底限的人

第73章 我是个没什么底限的人

        江晚晚心里一惊,眼睛豁地瞪大。

        她还没来得及推开他,贺胜霆便结束了这一吻。

        他微微俯身,额头抵着她的。冰冷的手扶在她后颈。

        他皮肤的温度,比冷空气还冻人。江晚晚瑟缩了一下。

        “我说过,我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耍花招。别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下一次,再被我发现你把我当成和别人交易的筹码,你的下场只会比姜盛初更惨。”他的嘴唇,若有若无地贴近江晚晚的唇角。

        只要她一挣扎,那只捏住她后颈的手便会越收越紧,让她动弹不得。

        明明是无比亲近的距离,却让江晚晚觉得自己是撞上了一座冰山。

        “嘘,不要急着否认”贺胜霆的食指抵住了她的唇,“演技不好,就别拿出来献丑。只要和你碰面,你那个好妹妹就会跟着冒出来。我看你是觉得我很好说话,对吗?”

        江晚晚紧绷着一张小脸,眼中颤动着不安。她想解释,却被他森冷的眼神看得一愣。

        “你今天也看到了,我是个没什么底限的人。就算我废了姜盛初,姜家也不敢到我面前指手画脚。你说,要是惹我的人是你,我会对你怎么样呢?”

        她垂着眼眸,轻颤的睫毛像遇风蹁跹的蝶。贺胜霆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卷翘的睫毛末梢,“今天很遗憾没有成功,我也想试试用马球棍把人骨头敲碎,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呢。”

        江晚晚倒吸一口凉气,像被恶鬼缠身一般,用力挣脱他的桎梏。

        贺胜霆没有阻止,松开她之后站直。嘴角仍带着一抹清俊的笑容,但那双邪气满满的眼睛,却让她不寒而栗。

        “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她从齿缝里挤出一个个字眼来。

        “这句话在心情好的时候,我会记在心上。”

        江晚晚只关心一件事,“那你现在心情怎么样呢?”

        贺胜霆嘴角上扬出淡淡的弧度,“如果你往上看的话,应该还不错。”

        江晚晚应他的话,抬头。然后视线对上江馨月愤怒到扭曲的脸。

        贺胜霆兴致绝佳地留下一句晚安,翩然而去。

        江晚晚深深换了口气,预感到几分钟后有一场硬仗要打。

        果然不出她所料,一上楼,江馨月便堵住了她的去路。

        她跟疯了一样,又哭又闹,嘴里不听念叨着三百万。

        江晚晚看着眼前这场闹剧,面色风平浪静。

        “少在我面前装深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搭上了贺胜霆,就以为能把我踩在脚下。我告诉江晚晚,你做梦!”江馨月满脸泪光,眼眶通红,歇斯底里地喊道。

        江晚晚正要说话,江振怀中气十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们又在吵什么?”

        明明是江馨月一个人在挑事,但是很显然,江振怀也算了一份在江晚晚身上。

        “爸爸——”在看见他来之后,江馨月聚集在心里的紧张和委屈终于决堤。靠在他怀里,伤心地哭了起来。

        要是搁平时江振怀早就心疼坏了,不管江馨月提出什么无理要求,都一口答应。

        今天他却没开口,探究的目光频频扫在江晚晚身上。

        “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贺胜霆?”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江振怀眼睛亮得惊人。

        江晚晚心里一紧,避开他的视线,“您弄错了,我和他不怎么熟。”

        “那我换个方式问,你和他见过几次面?”江振怀按捺着心里的激动。

        “也就几面之缘。他脾气不怎么好,看着冷冷的,谁也不敢往他身边凑。”江晚晚半真半假地说道。

        江振怀来回审视着她的表情,若有所思:“这样啊。”

        然后好像才想起还有个哭泣的继女一般,拍了拍江馨月的肩膀,“别哭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爸爸给你担着呢!”

        说着,领了泣不成声的江馨月到楼上的客厅说话。

        江晚晚回到房间,一想到江振怀刚才的问话,心里有些不踏实。

        到深冬的时候,严景尧那幅被损坏的画除了最后的一点善后,就快被修复成功。

        一想到终于能逃脱贺胜霆的魔爪,江晚晚在寒冬腊月心里也万物春生。

        这天贺胜霆有个商务晚宴要参加,谁知到了傍晚下起雪来。临时给江晚晚打电话,让她送衣服过来。

        江晚晚原本在医院陪母亲,一听他发号施令的语气,有种抓狂的冲动。

        心里一再劝慰自己,反正也没几天了。

        司机接了她,直奔目的地。

        江晚晚提醒一句:“不是应该先去水岸天畔拿衣服吗?”

        司机答道:“我已经去过了,旁边那个袋子里就是贺先生的大衣。”

        江晚晚一阵无语。

        那还叫她去干嘛?

        原本以为他那边还没完,会有一阵好等。

        大少爷嘛,让人等是应该的。

        结果刚到高级会所门口,就看见贺胜霆站在台阶上。

        他身量挺拔高大,穿着剪裁精良的商务西装。头发全往后梳,亮出清俊的五官,一眼就让人窒息。

        江晚晚赶紧跑上去,把衣服给他:“贺先生,你不是冷吗,怎么站在外面?”

        “出来醒醒酒。”他这样说着,但眼睛里并没有多少醉意。

        “我饿了。”他说。

        现在一听他提要求,江晚晚就头皮发麻,“您不是刚刚才参加过晚宴吗?”

        “笨,参加这种宴会,有谁是奔着吃饭去的?”他看她的表情,分明是在看一块榆木疙瘩。

        江晚晚心里默默念忍。

        上了车,贺胜霆说他还有点儿公务要回公司处理,便让司机把车开回亚环大厦。

        顶层的办公室,只有一个作用,就是为贺胜霆服务。

        这里就像升级版的总统套房,应有尽量。贺胜霆甚至在这里拥有一个上千平方的游泳室。

        还真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贺胜霆带她进了自己的私人领域,只让她等着,自己则洗澡去了。

        等他出来,头发湿漉漉发亮,身上只穿了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西裤。

        衬衫不像他平时中规中矩地扎进裤头里,扣子也没扣多么严实,随性地散着。

        往沙发里一坐,长腿支出去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