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72章 不要就算了

第72章 不要就算了

        贺胜霆忽然扭头问江晚晚:“喜欢吗?”

        江晚晚诧异地指了指自己:“?”

        贺胜霆却似乎没什么耐性:“要的话就赶紧做决定。”

        “真的要……送我?”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我不怎么开玩笑,我的时间很宝贵。”

        “为什么?无功不受禄,今天是你救了我,怎么看,都应该我送礼物感谢你才对。”江晚晚眼睛里布着认真。

        贺胜霆移开视线,低低的嗓音像雁一般掠过人的心湖,“我要的东西,你给不起。”

        江晚晚没多想,不服气地说:“虽然我没什么钱,但报恩也不会吝啬的!”

        这小模样,真怕欠了他的一样。

        贺胜霆扯了扯嘴角,指了指“镇店之宝”,“包起来吧。”

        付了款之后,就把硕大的盒子扔进她怀里。

        盒子快把江晚晚的上半身整个挡住。沉得她差点儿站不稳。

        这哪儿是送花,明明是朝她扔了个凶器。

        江晚晚脚步凌乱地跟上贺胜霆,“为什么想起来送我花?”

        贺胜霆的身姿被她手忙脚乱的动作衬得更加悠闲,“上次秘书以我的名义送花给蒋如霜的团队,你不是不高兴么。”

        江晚晚立刻反驳道:“都是江馨月胡说八道的,我没有不高兴!”

        “刚刚店员介绍花的种类时,每一种你都会好奇地闻一下味道。唯独对剑兰无动于衷。”

        而上次他送蒋如霜团队的花束,主打的种类就是剑兰。

        江晚晚心跳急了两下,她深吸一口气,清澈的眼眸回望他,“那只是巧合,而且我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喜欢种植剑兰,我对它并不好奇。”

        贺胜霆停下脚步,嘴角抿出冷冽的弧度。目光比冬天的寒风还割人。

        江晚晚被他看得汗毛直立,“怎……怎么了?”

        贺胜霆朝她跨近一步,胸膛像一堵墙挡在她面前。

        江晚晚拿盒子抵了他一下,想让他主动拉开一些距离。

        谁知他突然把嘴唇一抿,夺过她手里硕大的永生花盒,扔进了旁边的花台里。

        江晚晚目瞪口呆,搞不懂他为什么突然生气。

        再说了,这盒花很贵的,抵她一个月工资了。

        “不想要就算了。”他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一阵寒风出过来,江晚晚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她轻咬着嘴唇,“我没说不喜欢。”

        贺胜霆却不理她的辩解,没等她把话说完,转身就走。

        高大的背影不管什么时候都挺拔如松柏。

        江晚晚也来气了,什么人啊,动不动就板着脸吓人。

        可是一想到他今天因为自己,差点儿让严景尧的会馆见血。又忍不住心软——

        算了,谁让她大度呢。

        加快脚步追上去,江晚晚壮着胆子扯了扯他的袖口。

        贺胜霆几乎没怎么费力气,就把衣服抽走。

        跟他比腿长,肯定是江晚晚惨败。没几秒,男人高大的身影便越过她,越走越远。

        江晚晚泄气地站在原地,小脸有些挫败。

        她走回去,把刚刚被他扔在花台边的盒子捡起来。

        刚转身,鼻梁便擦在柔软的面料上。

        眼前,赫然是贺胜霆的胸膛。

        她眨了两下眼睛,赶紧仰起脸来。

        视线落在男人清俊的眉眼。

        “不是扔了么,还捡回来做什么?”虽然仍旧是不顺耳的冷嘲热讽,但他的脸色却比刚才好看很多。

        “怪可惜的。”她实话实说。

        “你为了跑回来捡一盒花,就放弃追上来跟我道歉。丢了西瓜捡芝麻。”他斜着眼看她,语气里带着说不出的嫌弃。

        呃……这个脑回路算是很清奇了。

        江晚晚小声嘀咕:“花又没长腿。你走得那么快,我哪儿追得上?”

        “你的借口还真多。”他环抱着双臂,寒着一张脸。

        江晚晚缩了缩脖子。

        贺胜霆的耐心快要空槽了,他冲司机招了招手,后者很快把车开过来。

        他打开车门,示意江晚晚上车。

        她一只脚刚跨进车门,身体就被花盒给卡住了。

        贺胜霆挪了下角度,把盒子扔进后座。永生花掉出盒盖,散落得到处都是。

        不知名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江晚晚不禁皱了皱鼻子,俯下身去捡。

        贺胜霆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要了。”

        江晚晚心里憋着一股哑火。

        要送花给她的人是他,把花弄得乱七八糟说不要的人也是他。

        她恼怒地转身瞪视他,眼中怒火跳动。

        贺胜霆却在她的不满中,笑起来。修长的指节扣住她的下巴,“是不是很想骂人?你倒是骂啊!”

        他的语气低得像是引诱,谁也不知道顺着他的话去做,是坦途还是陷阱。

        江晚晚已经被激得丧失理智,骂人已经难解她的心头之恨。她怒视贺胜霆两秒,突然埋下了下巴,呜啊一下,咬住他的手背。

        贺胜霆“嘶”一声低吟。没料到她真敢。

        可是,他既没有阻止她,更没有反击。只是静静低着头,看着她乌黑的发顶。

        一切的愤懑和憋屈,都集中到了牙口上。等江晚晚泄完愤,回过神,贺胜霆手背上的牙印已经沁出了淡红。

        她赶忙松开他。

        “这下高兴了?”他好像一点都不疼,嘴角甚至还含着丝淡笑。

        似乎不管她做了多过分的事情,他都可以放过;她有多少负面情绪,他也能一并包容。

        他是抖m的吗?

        江晚晚心慌气短地扫了眼他的手背,梗着脖子,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

        贺胜霆徐徐开口:“咬着还舒心吗?”

        江晚晚喃喃顶嘴:“啃猪蹄当然舒心。”

        贺胜霆捉住她小巧的耳朵,惩罚般地拧了半圈。

        江晚晚不觉得疼,只是觉得被他碰过的地方酥酥地发痒。

        半小时后,黑色宾利停在了江晚晚家门口。

        道了声再见,她便下了车。被外面的冷空气冻得眉心一颤。

        “等等。”在她刚准备开门进去的时候,贺胜霆叫住了她。

        “还有事吗?”

        “你忘了一件东西。”他走过来。

        江晚晚检查了一下,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遗漏。

        趁她低头的空隙,贺胜霆突然揽住她的腰,嘴唇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