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71章 冤有头债有主

第71章 冤有头债有主

        “别!”江馨月赶忙出声阻止,脱口道:“昨天我见姐姐的胸针漂亮精巧,就试戴了一下。不知道上面是否还留着我的指纹。我怕验出来,大家都误会我是故意。”

        都不是傻子,这番掩耳盗铃的话让众人面面相觑。

        “这么巧啊”江晚晚拉长尾音说道。

        江馨月一脸不忿:“你是亲眼看见我做什么了吗?如果不是的话,少往我身上泼脏水!”

        “我什么都没说,你别跟被人踩了尾巴似的。清者自清,做没做,你心里清楚。”

        江馨月正要反驳,马场的工作人员却过来说,那匹马被扎中了动脉,已经死了。

        等他说完,江馨月张了张嘴,瞬间忘记自己下一句要说什么。

        严景尧作为马场主人,摇头叹息道:“畜生的命也是命,就这么没了,怪可惜的。不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会不会向杀害它的凶手索命。”

        江馨月低着眉眼,脸色渐渐发灰。

        “江小姐?江小姐!”严景尧连叫了她两声。

        江馨月像被人从睡梦中惊动一般,抖了下肩膀,醒过神来:“谁在叫我?”

        她恍惚的神色,大家都看在眼里。严景尧扬唇,露出一口白牙:“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

        “没……没什么。”她再次垂下眼帘。

        “是这样的,我的马都是从欧洲进口的纯种马。现在因为你的原因,让我白白遭受的损失,得和马场经理商讨一下赔偿事宜。”

        江馨月一口咬定:“冤有头债有主,你应该去找罪魁祸首。”

        “你确定?”严景尧眉梢微抬,“一旦扯上官司,估计就不是赔点儿钱这么简单了。”

        鸡蛋怎么敢去碰石头,江馨月咬牙问道:“那匹马,多少钱?”

        严景尧不管具体事务,对会馆经理点头示意,让他来说明。

        后者会意,上前一步,走进众人的视线,“刚才这位小姐选中的是一匹纯种马,体魄健美,奔跑速度惊人,很具有参赛价值。原本是打算参加下一届国内马术比赛的。现在么,只能遗憾将它除名。”

        他的铺垫太长,江馨月越听心里越慌,“你只需要告诉我,它的价值几何。”

        “三百万,这已经是最低估价。”经理面色平静地吐出这个数字。

        江馨月心里却被炸了颗惊雷,“什么?三百万!”

        “我们会馆的每一匹马都有血统认证说明。如果江小姐有异议,稍后我会向您出示相关文件。”经理说话有理有据。

        江馨月一阵心慌气短。

        三百万,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这个人比较宽容,给你三天时间筹措赔款。三天之后,我要看到我想要的结果。”严景尧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充满了威慑力。

        江馨月心乱如麻,嘴里喃喃念叨着:“三百万……我到哪里去找三百万?”

        她那伙朋友见她得罪的人背景深厚,再不敢与她为伍,悄悄开溜。

        只剩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哭哭啼啼。

        江晚晚没有被江馨月的眼泪泡心软,同样起身离开。

        刚走出会馆大门,忽然感觉到肩膀沉了沉。

        扭头,就对上贺胜霆沉黑的眼眸。

        “我的围巾呢?”他问道。

        江晚晚低头从包里找出灰蓝色围巾,递过去。

        贺胜霆却不接,而是朝她俯身,“我手疼,你帮我系一下。”

        “你手怎么了?”江晚晚诧异。

        贺胜霆伸出掌心,上面泛着轻微的红肿,“没什么大碍,明天就消了。不过现在不太方便。”

        江晚晚不禁想起刚刚他挥着马球棍的狠样。毕竟也是为了她。

        她没办法违心放任不管,顿了两秒,把围巾往他脖子上绕了一圈,系好。

        一转眼珠,就对上他闪亮的双眸。原来他的眼底除了逆流涌动的深邃,也会清澈得煜煜生辉。

        平时有一副眼镜遮挡还好,现在被他这么笔直地看着,脸颊控制不住地发热。

        狗男人,生得怎么好看是想勾人犯罪么!

        江晚晚这么想着,手上一紧。

        贺胜霆被她勒得有点儿喘不过气,赶紧捏住她的手腕。

        “你是想杀人还是想报恩?”

        江晚晚松开手,当然不承认自己是故意的:“没系紧容易散开。”

        贺胜霆扫她一眼,把围巾整理好,“下次找像样点儿的借口。”

        江晚晚一副很受教的表情。

        贺胜霆就冷笑:“我看你是皮痒了。”

        江晚晚还真不信他会打自己一顿。可也不敢轻易试探他的底线。于是腮帮微鼓,摇了摇头。

        两人往前走,贺胜霆没有上车的意思。他的那辆黑色宾利由司机开着,不疾不徐跟在后面。

        当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贺胜霆停下了脚步。

        明亮的光线从橱窗内流淌出来,在他侧脸上跳跃,他整个人显得柔和起来。

        他一个大男人,不会喜欢花吧!

        江晚晚正要开口就听他说道:“进去看看。”

        虽说吧,金主的话不能不听,但这个癖好也太奇怪了。

        江晚晚跟随着他的脚步进去,一瞬间就被里面的布景吸引。

        这家花店很大,花架上摆着修剪好的花束,在灯光下静静开放。

        空气里浮动着淡而雅的香气,让人忍不住放轻脚步,不愿过早将店里的角落逛完。

        店员一见有客人进来,眼睛豁地一亮。当然,贺胜霆那张招蜂引蝶的脸起了主要作用。

        “二位,欢迎光临。不知道您想选哪个品种,不管是国外进口品种还是国内名花,我们店都有售卖。我们店主打的是永生花,国外进口原材料,再经过花艺师的精心处理,口碑很不错。”

        花架上琳琅满目的永生花装在精致的盒子或者玻璃罩内,美得动人。

        再一看标价,同样诱人。就那么小小的几朵,价格不菲。

        “有没有花朵数量多一点的?”贺胜霆看了一会儿,问道。

        店员把他带到另一个展架前,上面放着行李箱大小的盒子,永生玫瑰花层层绽放,颜色不浓烈但十分雅致。摆放得也很讲究,一看就是颇费匠心。

        贺胜霆还是摇头:“太少了。”

        店员面露为难:“这是我们的镇店之宝,里面有六十六多永生玫瑰,已经是花朵数量最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