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70章 我是个记仇的人

第70章 我是个记仇的人

        这一下要是削在姜盛初的脖子上,能让他脑袋直接飞出去。

        原来他是真的动了杀心。不见血,不罢休。

        严景尧怕继续下去,真的会出事。对上贺胜霆生人勿近的气息,虽然心里发毛,但还是上前去说道:“算了,别和他一般见识。”

        贺胜霆扭头,不仔细看,辨别不出他眼尾因为怒气染上的薄红。一开口,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他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姜盛初跪着,哽咽道:“爽!”

        贺胜霆点了点头:“你早点儿应声,我也不至于太为难你。”

        好像真的就是苦苦追寻一个答案。

        江馨月直接被吓哭,连江晚晚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姜盛初已经定格成一具雕塑,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贺胜霆一把丢开马球棍,蹲下身,嗓音低低地对姜盛初说道:“这一次,我放过你。但以后不要单独出门,更不要走夜路和小道。今天人多,我不方便做什么,但以后就不确定了。毕竟我是个很记仇的人。”

        姜盛初努力咽着哭声,不住点头。

        这个怪物一般的男人,太可怕了!

        等贺胜霆起身,姜盛初才感觉那股压迫感渐渐远离。

        贺胜霆走到江晚晚的躺椅旁,马医走了过来。

        “查出什么了吗?”严景尧问道。

        其实他并不关心结果如何,只是想扯开话题,转移其他人对贺胜霆的侧目。

        马医伸出戴白手套的掌心:“在马匹后脖上发现了这个。被马鬃挡住了,而且扎得深,不容易发现。”

        众人的视线聚焦在了那枚胸针上。很典雅的山茶花造型,却成了伤人的凶器。

        “这枚胸针好像是定制的。上面刻着jww三个字母。”

        马医的话音刚落,就听江馨月一阵惊呼:“姐姐,这不是你的胸针吗?上次还见你戴过……只是,这枚胸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她眼珠转动两下,难以置信地用手盖住唇,“是你,你故意拿胸针扎我的马!”

        这演技,绝了!

        江晚晚也不差,她的笑唇抿出委屈的弧度,“我事先并不知道你要来,怎么能未卜先知出门还戴这枚胸针?”

        “这枚胸针你很心爱的,因为是和盛灿一起旅游的时候定做的,所以比较珍惜,走哪儿都带着。我竟然不知道,原来你这么讨厌我!”说着,江馨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硬憋着不让眼泪淌下来。

        我见犹怜。

        江馨月的同伴见了不忍,小声开口道:“你要是不喜欢馨月,也犯不着这么恶毒吧?”

        听见这么一句声援,江馨月的委屈彻底止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姐姐,虽然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两姐妹,可我从来都是把你当成亲姐姐看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因为上次贺先生送了我一束花吗,可那些花整个表演团队的人都有!不是特意送我的!你要是真的看我不顺眼,我从家里搬出去就是了!”

        故事越编越离谱了。她会嫉妒贺胜霆送的那束花?

        江晚晚正要反驳,睁大眼睛,就对上了贺胜霆扫过来的目光。

        明明他的眼眸云淡风轻,但江晚晚却觉得不能承受。

        她撤回目光,又觉得这个动作代表了心虚。等她再看过去,贺胜霆已经移开了视线。

        懊恼的情绪油然而生。

        “别往你的臆想里添油加醋,我没那么肤浅。稍微有点儿法律常识的都知道故意伤人是要蹲号子的,你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江晚晚转头说道,中气十足。

        她不否认自己和江馨月的关系不亲密,但即使不喜欢江馨月,也不喜欢得光明正大,坦然磊落。

        顿了顿,江晚晚继续说道:“我就是个小水坑,踩我一脚可能溅你一身水。但我绝对不会淹死一个人。”

        一个拼命说对姐姐视若亲生,受不了姐姐的构害;另一个却直来直往地道我们没那么亲,我却没有害人之心。

        可是,在场的谁看不出这是一对塑料姐妹花。谁的话可信,也一目了然。

        毕竟大家都是靠心眼儿在这个圈子混。

        江馨月抹了一把脸问:“不是因为那束花,还能是为了什么呢?姐姐,我实在想不出,自己哪里得罪了你。原本我以为,就算不是同样的爸妈,我们也能相处得很好。原来在你心里,从来没有真正把我当妹妹看待!”

        江馨月好似抓住了话柄,不依不饶。

        江晚晚没空陪她演戏,眨了眨眼睛,说道:“你说你一直把我当亲姐姐,那你记得我的生日是哪天吗?我喜欢吃什么菜?我喜欢什么风格的衣服?你要是答得出来,从今往后,我把你当心肝宝贝一样疼爱。”

        江馨月被她怼得答不上来,嘴唇嗫嚅着,僵在原地。

        贺胜霆却在凝滞的氛围中开口,“儿童节,麻辣烫,练功服。”

        好一会儿,其他人才反应过来,他在回答江晚晚的提问。

        严景尧止不住地笑:“那你岂不是够格当江小姐的心肝宝贝?”

        贺胜霆抿着嘴角,看江晚晚一眼,答案不言而喻。

        江晚晚的脸颊肉眼可见地变红。她默默地靠回躺椅背,装作头晕的时候,用手遮住侧脸。

        贺胜霆转过头,正色对马医说:“要查出凶手不难,找人验验指纹就能真相大白。”

        江馨月脸色骤变,支支吾吾地说:“不……不用这么兴师动众吧,再说我人也没出什么事。谢谢贺先生关心。”

        “刚刚江小姐也说,江晚晚是最大嫌疑人,坐实她的罪名难道不好吗?”

        江馨月却摇头道:“她是我姐姐,就算她对我做了什么,就算她不认我,我也不会真的跟她计较。”

        “为了成全你这份仁义,那么这份鉴定更应该做了。”贺胜霆慢悠悠地说道,但语气却不容反驳。

        江馨月慌了神,“这一查,就会惊动我爸妈。我不想他们跟着操心,还是算了吧,大家息事宁人。”

        贺胜霆对她的话充耳不闻,转身交待马医两句。后者拿着胸针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