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68章 把眼睛闭上

第68章 把眼睛闭上

        很快,马匹疾驰到马球场中央,引起了骚乱。

        贺胜霆一群人马球正到中场,没料到会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

        来者的方向,恰好冲着贺胜霆。

        “快躲开!”马上的人嗓音都在发抖,眼泪早就滑落到脸上。

        花蝴蝶一见这阵仗,撒开蹄子就往一旁跑去。在江馨月的马撞上来之前,它早跑得没影儿。

        等江馨月的马在场中发狂似的乱窜,它早就安然地把贺胜霆带到一边,马尾一甩一甩,驻足观望场中的好戏。

        骚乱持续了十来分钟,驯马师及时赶来,乱局才满满平息。

        江馨月哭得梨花带雨,全身无力,跪坐在地上。小小的鼻头微红,眼眶湿润,引人怜香惜玉。

        “怎么回事?”原本好好一场马球,被人搅和了。还是在自己的场子,严景尧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他问话时没了平日不正经的笑意,肃着一张脸,嗓音尤其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为什么,马一下子受了惊,好可怕!”说着,她眼眶中的泪水更加汹涌。

        严景尧并没有问她,目光对准了驯马师,“你说。”

        驯马师把江馨月扶起来后,看了眼被打了镇定剂后逐渐没了精神的马匹,“得具体检查一下才知道。”

        江晚晚驱马上前查看,可姜盛初的马突然横在她面前,挡住了去路。

        “是不是你干的?”姜盛初怒目圆瞪,好像下一刻就要杀人。

        江晚晚平静地回望他,“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

        “少狡辩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嫉妒馨月比你漂亮,前途比你远大,更比你受宠,所以处处针对她!刚刚我都看见了,你在和她拉扯,马受了惊,所以才会发狂!”

        江晚晚听后,一阵无语。不愧是江馨月的朋友,被她洗脑得很彻底。

        她轻轻抿了抿唇,“她的马没那么脆弱。你也不是侦探,随意就能把我定性成罪犯。这里有专业的马医,等他检查过后,你再下结论不迟。”

        “我看你就是想拖延时间。”姜盛初这种二世主,怎么听得进别人的话。他冷诮地笑了一下,忽地狠抽了一下江晚晚的小红马。

        “有这个功夫,你还不如亲自体会一下马失控有多爽!”他还嫌小红马的惊恐不够深。追上去,又是狠狠一鞭子。

        “你疯了!”江晚晚竭尽全力地拉住缰绳,杏目含怒,高声斥道。

        “我只是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说着姜盛初再次不管不顾地挥鞭。

        小红马逃跑,躲避,慌不择路。几次都险些把江晚晚甩下马背。

        江晚晚紧紧抓住马鬃,冷汗爬上额头。

        姜盛初却不肯就这么放过她,一路追赶。眼中闪烁着痛恨,激愤的光芒。

        等他再次扬鞭的空挡,江晚晚也一马鞭抽过去。两条鞭子缠绕到了一起。

        他没想到江晚晚会回击。在他怔愣的空挡,江晚晚一脚踹向他的侧腰。

        这个动作很危险,江晚晚整个人的重心都歪了。可是她却不管不顾,眼中盛放着坚韧的光。

        她使出了全身力气,只听“嗷”的一声痛呼,姜盛初从马上摔下来。

        肉体撞在地上,闷闷的一声响。

        而江晚晚也没好到哪儿去,她整个人都斜在马上,死死抓住缰绳。因为失控而飞速奔驰的小红马,让她周围的风景快成了一幅幅模糊的画面。

        她的掌心被勒得生疼,手臂发酸。最后还是支撑不住,掉下马去。

        还好地上是草坪。江晚晚像只濒临死亡的鱼,大口呼吸。脑袋仍旧晕乎乎地,眼睛只能睁开一小条缝隙。

        一只大雁从灰蓝的天空飞过。

        然后,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把视线里的那只大雁挡住了。

        她从来没见过,从贺胜霆波澜不惊的眼睛里,竟然会出现惊慌,紧张这样的情绪。

        大概是她脑子被摔坏,竟然都开始出现幻觉了。

        贺胜霆怕她摔出什么内伤,没敢动她。他伸手往她眼前晃了晃,“听得见我说话吗?”

        江晚晚除了骨头疼了点儿,其实没多大问题。也不知道姜盛初被她那一脚踹得伤势如何,一想到要去善后,她就想多躺会儿。

        能逃避两分钟的现实,就逃避一会儿。

        正准备当鸵鸟,忽然感觉到一阵温热的呼吸凑近。贺胜霆的脸渐渐罩了下来。

        江晚晚心跳急了起来,她吓得一把推开贺胜霆。

        “你干什么!”江晚晚一副声讨流氓的口吻。

        就算大冬天穿得严实,她还是捂紧了胸口。一双清凌凌的眼眸可以把人的倒影洗得干净,也可以溺亡人心。

        贺胜霆的脸色又恢复了往日平静,“看来你没什么问题。”

        “你刚刚,凑那么近做什么?”江晚晚要给自己讨一个公道。

        “以为你半死不活了,想到自己有点儿救护常识。别一副我想把你怎么样的口气,真出了事,对这个马球场来说是个麻烦。”

        江晚晚瞄了一眼不远处还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的姜盛初,“你的常识,可以用在那个人身上。我就算了,不劳你费心。”

        贺胜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眸光深寒,“我的常识可是很值钱的。”

        他拉开距离,朝江晚晚伸手:“能站起来吗?”

        他的掌心纹路清晰干净,上面带着一层薄茧,看起来力量感十足。

        只是,和他养尊处优的身份不太匹配。

        “不起来就算了。”像是等得不耐烦,他垂下手。

        江晚晚不是没见识过得罪他的后果。赶紧抓住他的手,借势起身。

        他的手是温凉的,和她的很不一样。被他拉着,格外有种安全感。

        只是江晚晚不敢留恋,收回手。脸颊发热,怕被人看见,悄悄把目光看向天空的另一角。

        另一边,姜盛初已经被人蹒跚扶起。

        贺胜霆看了一眼,随后,用后背挡住其他人窥探江晚晚的目光。

        江晚晚没防他突然的动作,脸颊擦在他胸膛。

        “干嘛?”江晚晚发现今天他的骚动作真多。

        贺胜霆低声下着指令:“把眼睛闭上。”

        “啊?”江晚晚有点儿跟不上他的脑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