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67章 马惊

第67章 马惊

        每个惊险动作,对它来说都是举重若轻。

        江晚晚看得后背阵阵虚汗。

        就在所有注意力都聚焦场上时,她的肩膀突然被拍了拍。

        江晚晚吓了一跳,扭头就看见江馨月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自己。

        “姐姐,有这样好的消遣胜地,怎么一个人偷偷就来了?”

        江晚晚将她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拂开,“我也是第一次来。”

        江馨月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有几个穿着打扮时尚光鲜的男女。

        “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光是会员门槛就能挡掉一大半的暴发户。馨月,你姐姐倒是有手段。”旁边一个年轻男孩儿笑嘻嘻地说道。

        江晚晚顺着声音看过去。

        男孩儿被她波澜不惊的目光看得心头发凉,于是拔高音量:“看什么看!”

        “看看我妹妹整天都和谁一起混,不可以吗?”江晚晚淡声说道。

        年轻男人一噎,眼睛里染上薄怒:“你!”

        “好啦姜盛初,你是带我们进来骑马,不是跟人吵架的。好男不跟女斗,别浪费精神了。”江馨月扯了扯姜盛初的袖口。

        姜盛初哼了一声,把头撇到一边。

        江馨月往激烈的马球场上眺望一眼,问江晚晚:“他也在,对吧?”

        “你不是已经看见了吗,何必问我。”江晚晚神色宁静,随手顺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

        江馨月看她一眼,眸中的冷意转瞬即逝。

        下一秒,她的脸上又换上了笑容。

        “大家都是来玩儿的,姐姐和我们一起吧。省得跟那群大少爷在一起,伺候这个伺候那个。”江馨月托住江晚晚的手臂,动作亲近,但话里全是泛酸的贬低。

        江晚晚抽出胳膊,“天冷,风割在脸上生疼。我这个老阿姨就不掺和年轻人的活动了,你们玩儿吧。等跟他们说一声,我也该走了。”

        “别是馨月姐姐见了高枝,就瞧不起我们这帮人吧?也是,那一群人里哪个不是豪门之后,人中龙凤,我们自然是入不了您的法眼咯!”姜盛初环保着双臂,在一旁煽风点火。

        “我姐才不是那种人呢!她为人最和善温和,才不会跟你嘴里说得那样势利眼。”江馨月状似愤愤。

        “不势利眼,怎么宁愿在这儿干巴巴地等人,也不愿意和我们玩儿?”

        都是家里的小公主娇少爷,被两人这一来一回地争执,对江晚晚的不满更加强烈,“人不乐意就算了,你们是有多缺陪玩儿的。陪你们还不如陪那群爷呢,至少有钱拿。换我,也不乐意做赔本买卖。”

        连带江馨月也被暗怼。后者眼中恼怒浮动,咬了咬唇,凑近江晚晚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量说:“姐姐,爸之前不是也劝你多结交一点同龄朋友吗?大家一起骑骑马而已,又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出来放松,又不是上刑。”

        说完,她眼珠子一转,把声音压得更低,“要是被爸知道了,他会不高兴的。”

        前段时间,因为试戏失败,母亲被挪到走廊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江振怀不高兴的后果,江晚晚心知肚明。

        前车之鉴就摆在眼前,留给江晚晚选择的余地并不多。

        她一路被江馨月挽着手臂。如果细看江晚晚走路时凝滞的动作,还以为她是被江馨月劫持。

        既然是娱乐场所,自然少不了找些乐子。

        马场不仅寄养富家子弟的名马,也专门开辟了马厩饲养一些稍微普通的马匹按小时出租。

        但即使这样,租金也不便宜。租下来玩儿四五个小时,都抵得上江晚晚一个月工资了。

        可江馨月给自己和江晚晚租马时,却眼睛都没眨一下。

        大家纷纷换上骑装。只有江晚晚没带衣服,于是她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打眼一些。

        年轻人骏马飞驰,意气风发。江晚晚骑马只能说不会从马上摔下来,并不擅长。

        她也没兴趣和年轻人拼速度。只是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她骑的马是一匹懒马,时不时停下来东嗅嗅,西看看,四蹄却不见得迈得多勤快。

        显然是个没上进心的。

        想到这儿,江晚晚笑了笑,摸摸马鬃。

        一群人跑了两圈马,稍微尽兴,又回到了江晚晚跟前。

        “姐姐,你跑得也太慢了。”江馨月抱怨道。

        “就是啊,你骑的是马还是乌龟啊?”姜盛初冷嘲道。

        姜盛初眸子微闪,突然大发善心,“不会骑马也不用强撑着。要不我教你吧?”

        江晚晚冷然拒绝,“不用,我会骑马。我又不是专业选手,骑那么快做什么。”

        “盛初马术很好的,姐姐你不要有什么顾虑。还是说,你有更好的老师了?”江馨月的眼睛时不时往马球场中的男人瞄,醉翁之意不在酒。

        江晚晚不为所动,婷婷立在马上,背脊挺得笔直,姿态卓然,“我不怎么骑马,也不打算发展新的兴趣爱好。”

        “**姐是觉得我不够格吗?”姜盛初扯了扯江晚晚那匹小红马的耳朵。

        小红马原本胆子就小,嘶鸣一声,不安地走动两步。

        江晚晚皱了下眉头。

        姜盛初觉得无趣,一甩马鞭,和其他人又遛马去了。

        江馨月的马却在原地踏步。

        “我到这儿来的目的,你不会不知道吧?”江馨月率先开口。

        江晚晚对此毫无兴趣,“你不用特意向我说明。”

        “瞧瞧,还是不高兴了。贺胜霆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更不用说背景显赫,出身名门。要是我,也舍不得放手呢。”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江馨月掂着手里的马鞭,不知有心还是无意,马鞭尾扫在江晚晚脸上。

        粗糙的疼痛霎时从脸上蔓延开来。等江馨月的马鞭再次扫来时,江晚晚伸手一把抓住尾端。

        她用力一拉,江馨月的身体往旁边倾斜。

        两股力道顺着马鞭两端对峙着。不知道为什么,江馨月的马突然哀哀地仰天长啸一声,然后不受控制地往前冲去。

        “走开,快走开!”马上的江馨月一路颠簸得脸都白了,嘴里不断高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