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66章 这是他家的

第66章 这是他家的

        要是江晚晚不怕死,真想揍扁他。

        只是面对神一样的对手,她只能干笑:“这种材质得洗洗,越洗越软。”

        严景尧在旁边起哄:“江小姐,你还真有田螺姑娘的潜质。也怪不得咱们贺先生为了救你命都不要,上了两个星期的夹板。”

        江晚晚诧异地看向贺胜霆,“那次,你受伤了?”

        当时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本以为没有大碍。

        贺胜霆不以为意道:“小事,已经好了。”

        江晚晚小脸上满是歉疚,瞅了他胳膊两眼:“那只手?”

        严景尧替他答:“右手,那两个星期他怎一个惨字了得。连签文件都是用左手。”

        贺胜霆一眼横过去,警告他适可而止。

        江晚晚有些无措地问:“那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贺胜霆剑眉微挑:“有后遗症又怎么样,你准备代替我的右手吗?”

        说着他俯下身,薄唇贴近她耳边,嗓音哑得带着几分邪气:“毕竟右手对男人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江晚晚虽然没有男朋友,并不代表不懂人事。她脸颊刹那变得滚烫,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贺胜霆对她这副受惊的表情没什么抵抗力,忍不住伸手轻揪了下她的耳朵。

        耳朵是江晚晚的敏感部位,她跳开两步,躲过他的手。还差点儿摔倒。

        贺胜霆眼睛里盛满了笑意,亮晶晶地,快要溢出来。

        打马球,自然就不会只有贺胜霆和严景尧两个人。

        还有五六位年轻男士,个个穿着骑装,英姿勃发。

        从言行举止上看,就知道不是普通阶层。

        “严少,这位美女是你带来吗?”有人好奇地打量着江晚晚。

        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面前的年轻女人穿着打底黑毛衣,白色直筒裤,外面罩一件驼色大衣。简单的装束,却因为娇美的五官,也透着一抹亮色。

        她的皮肤透着莹润健康的白皙,樱唇不笑的时候也带着上扬的弧度。这使她显得格外娇嫩,看不出实际年龄来。

        他们的圈子,想要得到美人易如反掌,多了会腻。但她却很耐看,使无聊枯燥的冬天,也染上撩拨心弦的光彩。

        严景尧看贺胜霆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就胆寒,连忙撇清,“人可不是我带来的,这是他家的。”

        说着,往贺胜霆的方向指了指。

        江晚晚觑见后者眼睛微眯了眯,以为他会否定这句指认。在让她变得难堪之前,江晚晚率先开口:“严先生说笑,我和贺先生仅几面之缘。您这句玩笑,以后我见了贺先生不是得绕着走?”

        一声嗤笑从贺胜霆薄唇溢出,“绕哪条道走?我没其他爱好,就喜欢把别人的路给堵死了。”

        江晚晚嘴角的笑容愈加干巴巴,“这是个冷笑话吗?”

        “如果你还笑得出来的话。”

        江晚晚敛了笑,水光潋滟的双眸直视他。

        在场的人,心里都暗赞一声勇气可嘉。敢这么直勾勾看着贺胜霆的人就独她一个。

        况且还是没戴眼镜,眼神尤其锐利的贺胜霆。

        “这么说,贺先生其实和这位女士不熟咯?”其中有个男人兴味盎然地看着江晚晚。

        贺胜霆抬起马球棍,抵在他胸口。

        下颌线凛然有致,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气氛微妙起来。

        “贺先生别生气,我就是随口一说。我可不想被您盯上,今天这场球,我可是下了赌注的。”男人抬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陪着笑。知道贺胜霆不好惹,自说自话,给自己搭了个台阶下。

        贺胜霆把马球棍放下拄着地,“趁现在没开始,你还能把赌注给撤回来。”

        那人心里暗自叫苦。自己伏低做小还不够,贺胜霆来真的了。

        马球竞技是四人四马对战,其他人先去准备。周围安静下来,只剩贺胜霆和江晚晚。

        白马悠然地晃着尾巴,时不时抬头看看身旁的男女。

        那天微信里他发了脾气,显然是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主儿。再见面,江晚晚心里还是发憷。

        空气里充满了紧张和尴尬,江晚晚深吸一口气才开口:“这匹马长得挺精神的,叫什么名字?”

        贺胜霆目光在她脸上逗留,似乎要从脸上看出一朵花儿来。

        江晚晚心里正奇怪,他突然开了金口:“花蝴蝶。”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贺胜霆重复了一遍。

        江晚晚无语好一阵,“这名字还真是挺……雅俗共赏的。”

        贺胜霆深深看着她,“起名的人本来就不怎么聪明。”

        语气虽然嫌弃,但细听,却透着一丝亲昵。

        江晚晚猜测,大概是他的某位红颜知己。

        想到这儿,对这匹马的兴致变得索然起来。

        江晚晚转过头,就见严景尧和其他人整装待发。

        “他们来了。”江晚晚提醒道。

        贺胜霆将围巾摘下来扔给她,“拿着。”

        他翻身上马,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花蝴蝶在原地踏了两步,贺胜霆抓着缰绳,俯视她:“他们下了赌注,等会儿彩头不小。”

        “是吗?”江晚晚面表感兴趣,但心里觉得和她并没有多大关系。

        “如果我心情好的话,可以全都给你。”他语气淡淡,眼中却满是志在必得的神气。

        这倒是有意思。江晚晚忍不住问:“那不知道现在贺先生心情如何?”

        贺胜霆不答,扬着唇角,眼中点点星光,煜煜地发亮。他一夹马腹,花蝴蝶得了指令,像冲锋陷阵的将军,往前扬着马蹄。

        在路过江晚晚面前,贺胜霆身体倾斜,双腿却稳稳挂在马镫上,嘴唇轻快地从她脸颊擦过。

        等江晚晚反应过来,他早已朝场中疾驰而去。好像刚才吻在她脸上,是一阵湿润的微风。

        江晚晚怔怔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达达的马蹄响在她心上。

        马球的规则江晚晚不太了解,只知道场上打得很激烈。

        贺胜霆果然如严景尧说的,控马技术一绝。马乖得就像被设定了某种程序,只要贺胜霆一动,它便能准确到位。

        马声嘶鸣,人影闪动。只能凭借头盔的颜色辨别竞技者。

        江晚晚的目光不知不觉锁在了花蝴蝶身上。它奔腾跳跃,总是能巧妙躲过对上的来袭。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晚了一点点,大家周末愉快哦!欢迎大家来找香香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