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65章 两清

第65章 两清

        一层寒意爬上江晚晚的脊背,“我知道自己的斤两,哪儿敢班门弄斧。”

        贺胜霆抬手轻扯她的耳朵,“骂我呢?”

        江晚晚摇头,半张脸被围巾挡住,看起来又乖又软。

        于是,贺胜霆忍不住,指尖又在她耳垂上撵了一下。

        出其不意的动作,让江晚晚怔住。

        等她反应过来,贺胜霆已经垂下手。

        他的身体站直之后,总算拉开了一点距离。压迫感没那么强烈了。

        就在江晚晚暗自舒了口气时,贺胜霆手又抬起来,这次是摘下来她的围巾。

        “挺冷的,你这个女伴当得失职,还要我自己动手。”说着,把围巾往自己脖子上一扎。

        她的围巾是灰蓝纯色的,他戴着一点也不娘。和他今天的穿着出奇和谐。

        他的气质明明禁欲成熟,但偶尔又觉得带着几分孩子气。

        江晚晚看不懂他。

        贺胜霆潇洒离去。江晚晚进门,就看见江馨月拿着冰袋在敷额头。

        她气急败坏地瞪着江晚晚。

        江晚晚扫到桌案上的花,抿了抿唇,抬脚上楼。

        快要到年关,寒假也要来临。培训学校每年这时候都有活动。江晚晚忙着给小朋友们排舞,整天早出晚归。

        等小朋友们被家长接走,江晚晚收拾了一下教室。等下班,外面已经黑透。

        冷风钻进脖子里,让她不自觉哆嗦两下。赶紧从包里拿出围巾戴上。

        之前的那条被贺胜霆劫走后,她重新给自己买了一条。这次买的是粉红。

        下次再遇上那个无耻之人,不信他还好意思抢走了挂在脖子上。

        刚想到他,手机就响了。

        停顿了两秒,江晚晚才接起来,“喂,你好。”

        “是我,江小姐,好久不见。”来电显示是贺胜霆,但说话的却是严景尧。

        “你好,严先生。”

        “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别那么拘谨嘛。也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我那幅画修得怎么样了,就想着给你打个电话。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我和贺胜霆就在霜庭吃饭,我让人过来接你。”

        江晚晚却说不用了,“那幅画我两天就会问一次,虽然修复的难度不小,但总算没遇到多少阻碍。已经修复了一大半,我有照片,等会儿发给你。”

        “可是我没你微信啊,要不你发给贺胜霆,我让他转给我。”

        江晚晚应下了。

        严景尧又说:“接你的人已经在路上了,稍微等两分钟。”

        “不用了严先生,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吃过,准备洗漱了。”江晚晚随便扯了个借口。

        “这样啊。”拉长着语调。

        然后,双方道别,收了线。

        江晚晚回到家,把几张画的修复进程照片发给了贺胜霆。

        最后附上文字:麻烦转发给严先生,谢谢!

        对方没动静。

        江晚晚原本没指望他回,洗洗准备睡觉。

        刚要把手机开成静音,却收到了贺胜霆发来的语音。

        “我也有张照片给你看。”他的嗓音喑哑,吐字不像平时那么清晰。

        像喝过酒一样。

        然后江晚晚的手机震了一下,贺胜霆发过来的照片,是她今天站在培训学校写字楼前的台阶上,正在和严景尧打电话的画面。

        撒谎被抓包,江晚晚不自在地拨了拨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回。

        贺胜霆又发来一条信息:如果让你当女伴这么勉强,不如把那幅《青鸟之死》还给我。两清。

        这哪能啊,严景尧的画还差一点就修复好了!

        江晚晚急得立马给贺胜霆打了个电话,可冰冷的女声告诉她,对方已经关机。

        江晚晚懊丧地揪了揪头发。贺胜霆是吃什么长大的啊,简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

        于是等隔天严景尧再次打电话,邀请她去玩儿,江晚晚再不敢拒绝。

        严景尧特意派人来接她。聚会的地点是严景尧的高尔夫会馆。

        他的产业基本上和吃喝玩乐沾边。眼光也极高,做就要做到极致。

        所以江晚晚一下车,就被一望无垠视野给震惊到了。

        穿过宽阔的高尔夫球场,才是新建成的马球场。

        这里是比照棕榈滩的规格建造,设施大气而精美,怪不得都说“只有两件事能阻止你玩马球,死亡或者破产”“马球是通往这个世界顶层的护照”。

        很快,江晚晚就见严景尧走了过来。

        她朝四周张望了一下。

        “找谁呢?”严景尧明知故问。

        江晚晚收回目光,“没找谁。”

        严景尧朝她背后指了指,“喏,你找的人来了。”

        扭头就见贺胜霆一身骑装,牵着一匹矫健的白马横穿跑马场。

        他今天没戴眼镜,颀长的身材被挺拔的衣装衬得更加俊美无铸。他步伐沉稳,由远及近,俊朗得不可一世。

        “帅吧?”严景尧也忍不住感叹,“他马术很好,控马技术一流。一上场别说那群花痴的女人,男的都要被他掰弯。圈子里有人想效仿他,出出风头,最后就流传出一句关于贺胜霆的名言。”

        见江晚晚脸上流露出几分好奇,严景尧不禁笑了一下,“牵白马的有可能是贺胜霆,也有可能是猪八戒。”

        江晚晚忍不住喷笑,眼中碎光起伏。

        贺胜霆走近,就见她朝严景尧笑得眼睛弯弯。冷色染上他的双眸,出声质问:“你怎么来了?”

        没等江晚晚回答,严景尧就接话道:“江小姐是我的客人,你别把人吓着了。”

        贺胜霆“呵呵”两声:“她胆子大到包天呢。”

        江晚晚皱了皱眉毛,你才是狗!

        “别装了,你俩连情侣围巾都戴上了,演着不累吗?”严景尧意有所指地瞅着两人的围巾。

        江晚晚这才注意到,贺胜霆戴的就是上次抢走她的那条。

        而她新买的则是同款,只是颜色不一样。

        五十块一条的围巾,和贺胜霆平时的衣装档次简直云泥之别。江晚晚本以为他会戴一次就扔掉,没想到会留到现在。

        江晚晚没法跟严景尧解释,只顾埋头不说话。倒是贺胜霆老神在在地说道:“原本不想要的,有点儿扎脖子。”

        说着,他扯了扯围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