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62章 被你气饱了

第62章 被你气饱了

        自在随意,只有在自己最亲近的人身边才能做到。她在贺胜霆面前,又怎么能做到坦诚呢?

        想到这儿,江晚晚不禁摇了摇头。

        一进家门,江晚晚就看见江馨月抱着手臂立在客厅,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那个男人是谁?”她一张口,问的竟然是贺胜霆。

        “一个朋友。”江晚晚不想多谈。

        “什么朋友?我看是你的金主吧!别遮遮掩掩地。这个年代笑贫不笑娼,你被包养不是挺正常的么!当初爸给你介绍了那么多小开,李应平贺川这种大佬你也见识过,你都一副宁死勿屈的贞烈模样,原来是早早给自己找到了下家。可以啊,江晚晚,算我小看你了。你的金主来头不小吧?”江馨月对贺胜霆的好奇心强烈得出乎意料。

        江晚晚撇过脸,避开她打量的眼神,“你想多了,他不是我的金主。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也用不着跟你解释。”

        她抬腿想上楼,江馨月却挡在她面前:“他不是你的金主,也和你关系不浅。不然怎么不顾一切地救你?更何况,他一开口说你是他请来的评审老师,连叶铮都没二话。不然就是——”

        她突然俯身,目光直视着江晚晚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他想上你。”

        江晚晚心口一跳,推开她逼近的肩膀,皱眉:“你少胡说八道!”

        “你这副恨不得撇得一干二净的样子,看来的确是对他没什么兴趣。不然,你介绍他给我认识。”

        江晚晚觉得她疯了,“我和他真的不熟。”

        高冷如贺胜霆,对陌生人的态度一概漠不关心。江晚晚可不觉得江馨月降服得了他。

        一旦坏了事,贺胜霆就会迁怒到自己身上。一想到他惩治姜杉的手段,江晚晚便如坠寒冬。

        江馨月冷哼一声,“说白了,你还是觊觎他的权势。可你别忘了和爸爸订下的合约——完成了倒好说,你妈能够得到更好的治疗;要是完不成,做好准备接你妈出院吧!”

        江晚晚神色一凛,抓住她的手臂:“合约里明明没有写这一条!我妈就算不醒,和爸也还有这么多年的感情。他绝不会这么狠心!”

        这番话,不知道是在反驳江馨月,还是在安慰自己。

        “别自欺欺人了。”江馨月拂开她的手,“你妈治疗了这么久,仍旧是个活死人,爸他早就不想在她身上砸钱了。她继续这么苟延残喘下去,也没多大意义。不如早些让她解脱。”江馨月脸上布着报复般的微笑。

        整容后愈加甜美的一张脸,却怎么看怎么恶毒。

        江晚晚并没有因为她的挑衅而乱了方寸,她坚定地说道:“我妈一定会醒过来。”

        “或许吧,可爸他等不到那一天的。”

        等江振怀下班回家,江晚晚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是高估了对他的了解。

        他怒不可遏地瞪着江晚晚,如果不是陈宜琳拦着,巴掌早就落到江晚晚脸上。

        “你也是成年人了,自己造成的后果,自己承担。”说完拂袖而去。

        第二天,江晚晚才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

        江晚晚接到了医院的来电:“请问是高凝的家属吗?是这样的,由于治疗费用不足,现在只能将她从高危护理病房转出,送到普通病房。但现在普通病房空不出床位来,只有走廊能放一张病床。麻烦你来一趟,收拾一下病人的生活物品。”

        等江晚晚赶到的时候,母亲已经被人挪到了走廊。床位只用屏障隔起来,她安安静静躺在那儿,无人问津。

        江晚晚跑过去,紧紧握住她的手。再怎么用力,也无法得到她的任何回应。

        无力感包围着她,让她无法呼吸。

        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江馨月打来的。

        “你妈的状况还好吧?”江馨月的语气难掩幸灾乐祸。

        江晚晚握紧了指节,纤细的指骨异常明晰。

        “你到底想怎么样?”

        “昨天我的想法已经告诉过你。这次的试戏被你搞砸就算了,我既往不咎。只要能让我顺利认识那位贺先生,你妈就能重回重危护理病房。这个交换,你不亏。”

        江晚晚攥紧了手机,感觉被一只无形的手,卡住了脖子。

        进入了初冬,好像贺胜霆更忙了。天南地北地飞,四处考察。

        江晚晚虽说是女伴,但见着他的次数用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他每次到一个地方,就会给她寄两个石头,让她刻章。

        鹅卵石怎么刻?

        摆明了刁难人。

        江晚晚不理会,直到这日见面,贺胜霆问她要章。

        江晚晚饭吃到一半,顿时傻眼:“那些石头不管材质还是软硬度,都不适合刻章。”

        “我的石头,你也该问问我的意见吧?”

        江晚晚立马说:“我没动它们,你要是想要,我明天带给你。”

        贺胜霆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差,把碗筷一搁,就那么定定瞧着她不说话。

        被他这么死亡凝视,江晚晚哪儿还有胃口,她盯着盘子上雅致的花纹,“怎……怎么了?”

        “被你气饱了。”

        他的怒气来得也太快了,根本不给人反应时间。江晚晚解释道:“那些石头都完好无损,可以完璧归赵的。”

        贺胜霆却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轻吁一口气:“算了。”

        江晚晚提上来的那口气还没放下,他又把筷子搁下了:“以后我给的东西,怎么处置按我说的办。要是有异议,就知会我一声。你给我打个电话就那么难吗?”

        真的是龟毛,几个破石头也要请示。江晚晚点头:“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贺胜霆睨她。

        顶楼餐厅,一抬眸万家灯火尽收眼底。但比灯火更亮眼的,是他漆黑的双眸。

        他的目光落在身上,如有实质。江晚晚不自禁压了压肩膀,“我知道那几块石头对你很重要。或许,是你在国外高价拍回来的古董?”

        贺胜霆就知道不能对她抱太大希望。他寒着一张脸,“吃饭吧。”

        江晚晚觑着他的脸色,“不会被我说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