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61章 你竟然跟我讲法律

第61章 你竟然跟我讲法律

        江馨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从未有过的羞耻感让她只想大哭一场。

        于是那种恶狠狠的眼神,加倍地投注到了江晚晚身上。

        等叶铮再次询问江晚晚的意见时,她很认真地推荐了梁雨欣。

        “梁小姐既跳出了艺术,也跳出了感情。有她的加入,电影一定会增色不少。相信叶导的电影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江晚晚并不了解这个行业,但每个热爱自己本职工作的人,都应该得到尊敬和回报。

        严景尧把江晚晚推给贺胜霆就闪人了,临走直说今天江小姐受惊,我们贺先生要多安抚安抚。

        江晚晚原本是没打算麻烦贺胜霆的。一想到上次他怒火中烧,丢下她就走的场景,就觉得跟他独处满身别扭。

        趁贺胜霆去开车的时候,她趁机开溜。却在半道被贺胜霆给追上了。

        车窗被降下,男人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直看得她心虚,败下阵来。

        她拉开车门,人刚坐好,就见他目视前方,绷紧了下颌,寒声道:“下车!”

        江晚晚快原地爆炸。不上车他不爽,上了车又让她下车。他到底要闹哪样?

        “你先下车,等我几分钟。”贺胜霆再次说道,不过放缓了语气。

        江晚晚半信半疑地下车。刚把车门关上,就见面前的宾利开弓的利剑般疾射出去,遇到正等着红灯过去的前方车辆却丝毫不减速。

        感觉自己心跳都快蹦出胸腔的江晚晚张着嘴,连叫出来的力气都没有。

        “嘭”的一声响,直直地撞上去。贺胜霆的车头被撞得变形。

        他的身体被震得发麻。可他仍觉得不够,迅速倒车,发狠一般,再次撞了上去。

        姜杉的车弹出了安全气囊。她人没什么事,只是巨大的撞击力,让她吓破了胆。

        正要打开车门下去,后面的车再次撞了上来。

        她尖叫一声,铺天盖地的恐惧将她淹没。

        姜杉连滚带爬地下了车,满脸惊恐,全身发颤。一看就是被吓破了胆。

        贺胜霆解开安全带,下车。睥睨着跌坐在地上的女人。

        细边框眼镜反射的光,衬得他整个人高贵而冷凝。

        “恭喜你,同样尝试了一遍与死神擦肩的感觉。”他语气轻缓,完全没有肇事者的自觉。

        姜杉瞪大着一双眼,声音发抖:“你这样做是犯法的!大庭广众,故意伤人,就算你有权有势,也不能这么无法无天!”

        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贺胜霆笑出声来,低哑的嗓音异常好听,“你竟然跟我讲法律?”

        姜杉神色一僵。

        “要玩儿野的,你有几条命我就给你准备多少副棺材。要讲法嘛——”男人抬手,拇指刮了刮眉尾,“你从聚光灯下走到监狱,也不远。”

        他连狂妄也是优雅的。明明气质干净,容貌俊朗,但眼底的戾气连镜片也挡不住。

        姜杉被一片台风尾扫到,深寒到骨髓。

        贺胜霆又叫了辆车来。

        江晚晚看着面前的黑色汽车,不太想上去。

        等会儿他又发疯,去撞车怎么办?

        “还愣着干什么?”贺胜霆按着她的头顶,把她推上车。

        “你干嘛!”江晚晚被迫上了贼船,顺着被他弄乱的头发。

        汽车往前开。她时不时瞄两眼,身旁正在看手机的男人。

        然后,就对上一双清明黑亮的眼睛。

        “嗯?”他喉结轻动。

        这副无辜的模样,很难和刚刚那个发狠的他联系起来。

        “你和姜杉有什么过节吗?”她忍不住问。

        贺胜霆冷嘲地勾了勾嘴角,“你怎么不干脆问,我刚刚做的一切,是不是为了你。”

        他的眸光清亮,好像能一直看到人心底去。

        江晚晚扛不住和他对视时,失控的心跳。她垂下眼睛,喃喃道:“我哪有那么自作多情。”

        “满身的缺点,带放大镜挑一挑,你全身上下就剩有自知之明这一个优点了。”他嘴角的笑意,漫不经心。

        江晚晚觉得自己挑了一个错误话题,干笑着说:“那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贺胜霆冷笑:“你这颗小脑袋长着完全是当摆设。你当我废了一辆车是为了你?姜杉又没对你做什么,我犯得着?”

        江晚晚又是被狠狠一噎。想到刚刚的场景,刚刚退潮的委屈再次漫了上来,不过她还是扬着嘴角,“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替我解围。”

        “你强颜欢笑的样子,真丑。”他斜睨着她。

        江晚晚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谁想这么虐待自己啊?

        “连自己危不危险都没有预感,笨!明知道凶手是谁却不敢指认,蠢!现在还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竟然笑得出来,傻!”他说话像亮出锋刃,剑指江晚晚的自尊心。

        只有半天时间,她却像过了半辈子那么长,那么累。现在还被他说得一无是处。当即江晚晚眼眶就红了。

        他还嫌不够似的,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别一副忍着眼泪的受气包样儿。不哭等着把自己憋爆炸吗?”

        他话音一落,江晚晚的眼泪就夺眶而出了。

        她很少落泪,眼泪早就在母亲出事那天流干了。

        在她看来,流泪这件事要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她浪费不起。

        江晚晚呜咽着,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心里的憋屈,难受一瞬间倾泻出来。

        她最恨的就是贺胜霆,大坏蛋一个。朝他笑还不好,非要把她弄哭!

        哭到最后,江晚晚发现汽车已经停在自家门口。

        把眼泪擦干,终于后知后觉,擦脸的布料柔软又舒服。错愕地抬眼,就见贺胜霆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衣服脱下来,给她擦泪。

        江晚晚不受控制地抽噎了一下,有点儿没脸见人。她默默把衣服放下,“我包里有纸巾的。”

        贺胜霆面无表情,“你把我的袖子扯到脸上胡擦乱摸的时候,可没想起这个。”

        江晚晚咬了咬唇,“我拿回去帮你洗干净。”

        他却一把抓过外套,放到另一侧,淡然道:“不用,这种衣服只能干洗。”

        “哦”江晚晚点了点头,准备下车。

        刚转身,贺胜霆微凉的嗓音在背后响起:“在你欠我的没有还完之前,你得一直遵守诺言。我不喜欢身边的人憋着情绪不干脆,想哭想笑都身不由己。不要在我面前假笑,没有下一次,明白吗?”

        目送贺胜霆的车子开走,江晚晚仍旧在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