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60章 撒谎不打草稿

第60章 撒谎不打草稿

        现在表演完了,“江馨月”仍然不把面具摘下来,十有八九是不想让人察觉她是冒名顶替。

        正是笃定了这一点,姜杉才如此淡定。

        姜杉话里有话,江晚晚自然听出来了。

        一旦自己非要讨回公道,姜杉就会当众揭穿自己的身份。

        江晚晚何尝不想肆意一回,可是……可是一想到和家里签订的合约,她心里就沉甸甸地。

        “今天的一切,不关姜小姐的事。”江晚晚撇开眼。话虽然说得轻飘飘,但牙齿几乎把嘴唇咬出血来。

        “什么?”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明明答案昭然若揭,为什么她会突然改口?

        “作为当事人,我可以撤案吗?”江晚晚不顾众人狐疑的眼神,询问警察。

        警察眼神复杂地看着她:“可以。”

        她当众宣布今天的事情与姜杉无关,又立马说要撤案。恰恰暗示了凶手就是姜杉,只是她出于某种目的不再追究而已。

        有心人看姜杉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怀疑。只是后者毫无所知,甚有底气地说道:“好歹我也在这个圈子混了好些年,这些把戏在我面前压根儿不够看。不过江小姐,你听信别人对我的污蔑,当众质问我,对我名誉的损害可不小。我也是个爱惜羽毛的人,你在这儿向我道个歉,这件事就算过去了,省得以后那些娱乐记者又瞎写我气量狭小。”

        江晚晚一再劝诫自己,一切都是为了妈妈,为了她,她什么事情都能做到。

        但,这个腰却无论如何都弯不下去。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都在等她的决定。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忽然伸过来,摘掉她脸上的面具。

        “不要!”江晚晚慌忙阻止,但已经来不及。

        精致的五官曝光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她的美是细水长流的,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不知所措,让人想到误入人世的精灵。

        她没怎么化妆,只有唇釉是上场前化妆师淡抹上去的。但皮肤仍旧白皙光润得让人嫉妒。

        江晚晚没空理会其他人惊艳的目光,气恼的眼神快把贺胜霆戳穿。

        她心里那个恨呐!

        为了顺利渡过这一劫,她连小命都快丢了都不和姜杉计较。可贺胜霆这一抬手,就让她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

        江晚晚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江老师?”像是没察觉她的表情,贺胜霆甚至笑了一下。

        长得好看什么样的动作都是犯罪。至少他这一笑,牵动了不少女人的目光。

        “你不是江馨月!”工作人员反应过来,忍不住惊呼道。

        这句话,打破了江晚晚心里唯一的侥幸。

        她不敢开口回应,或者辩驳。因为委屈得要命,怕自己一张口就会忍不住哽咽。

        反正遇上贺胜霆这个瘟神就没好事!

        瘟神适时开口:“江老师是央舞首席,更是严总今天请来的评审。她的表演,就是为了给大家一个师范。”

        撒谎不打草稿就是他这样的。语气不疾不徐,嘴角带着矜贵斯文的微笑,很容易让人迷恋。

        也很容易,致命。

        包括新晋为“江老师”的江晚晚也呆住了。

        严景尧只是和贺胜霆对了个眼神,便立马接话道:“对啊,江老师行程紧张。要不是我几次三番相求她不一定给这个面子。想必刚刚江老师的表演大家有目共睹,有她来当评审,一定会为剧组物色最为合适的女主角。”

        一席话,把江晚晚捧到天上。娱乐圈最有号召力的投资方都为她背书,众人还有什么不信的,看向江晚晚的眼神立马变得热切。

        转折来得太快,江晚晚脑袋现在都还是一片空白。

        严景尧和贺胜霆两位金主都发话了,这个面子叶铮不能不给。他也一口一个江老师:“江老师,拍戏我是专业的,但跳舞您才是行家。演员们的表现您都过目了,不知道从您的专业眼光来看,哪位最合适?”

        “等一下!”在大家都屏息等着江晚晚开口时,一道急促的女声打破了宁静。

        江馨月挤出了人群,对叶铮说道:“叶导,等一下,我的戏还没试完!”

        叶铮看着面前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没想起她是谁。副导演和江馨月对视一秒,随即挪开目光。

        副导演在叶铮耳边低声说:“好像是还差一位,既然人都来了,机会平等。”

        叶铮也乐意给演员机会,便点了点头。

        江馨月喜上眉梢,连声道谢。末了又对江晚晚扬着笑容:“江老师,刚刚看了您的舞蹈,我就被您的身姿折服了。接下来,就请您多多指教。”

        最后那个瞥向江晚晚的目光,意味深长。

        江馨月知道,为了她妈,江晚晚也不敢否决她的表演。

        不然的话,走着瞧!

        江晚晚面无表情。对于她眼底的威胁视而不见。

        很快,江馨月便上场了。她不是没吊过威亚拍戏,但今天亲眼看见江晚晚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她心里也变得没底。

        她抽到的人设是女神偷。

        这个设定不难,稍微动动脑就能构造一出女神偷被人追赶,绝地反击的大戏。

        刚开始,江馨月的表现还挺正常。可她正要降落在树枝上时,突然对上姜杉冷嘲的眼神。

        她心里一紧,没注意头上的枝丫,直直地撞上去。

        顿时手忙脚乱,没了拍戏的节奏。威亚也被缠在树上,她上不来下不去,被吊在半空晃荡,活生生把自己演成了个丑角儿。

        好半天,江馨月才被工作人员解救下来。本以为她会黯然离场,不少人甚至对她报以同情。

        出人意料地,她对江晚晚说道:“江老师,刚刚出了点儿意外。你也知道,今天的威亚有些小毛病。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她语气患得患失,但眼底的神色却透着股咬牙切齿的劲儿。

        江晚晚正要说话,一旁的贺胜霆便扯了扯嘴角:“再给你一次机会表演什么,大闹花果山吗?”

        严景尧噗嗤一声笑起来,“你可太不厚道了,哪有编排人家美女是猴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