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9章 他不是那么好贿赂的

第59章 他不是那么好贿赂的

        江晚晚起了坏心思,嘴角扬起一抹温婉的笑意,“严先生您好,又见面了。”

        严景尧嘴半张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叶铮作为剧组的话事人,没一会儿就被警察叫去问话。

        作为事主,江晚晚想着自己也应该去一趟。刚起身,就被贺胜霆按住,重新坐下。

        “你不用去。”他眼镜摘到一旁,慢吞吞喝着茶。当人直面他那张清俊的面容,会心弦失守。

        “为什么?我去的话能把过程讲得更清楚。”

        “我的人在外面。要是这点儿事都办不好,早些给有能力的人让位也好。”他语气轻描淡写,好像真的对外面的一切不放在心上。

        江晚晚看他这样,就闭上嘴巴。心里搞不明白,到底谁想害她呢?

        在场她只和江馨月有过节。但江馨月就指着自己试戏成功,能够顺利进组。没道理会去做损人不利己的事。

        她想破了脑袋,也没有头绪。

        虽然贺胜霆是个情绪藏得很深的人,可严景尧与他相识多年,还是能察觉到他的不快。怕触对方霉头,他便一直没开口。

        但好奇心实在憋不住,还是忍不住问江晚晚:“你想出道当演员?”

        这个问题,江晚晚还真不好回答。

        “就觉得,这个角色和我的专业相关。想来试试。”她干巴巴地说道,掩饰地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刚刚看你吊威亚,挺专业的。在树枝上跳舞,还能有那么出色的表现。不过么,你还输个新人,也不是科班出身,如果早点儿让我……”察觉到一旁凉嗖嗖的眼神,他清了清嗓子,改口道,“让我们贺先生开个后门儿,也不用这么辛苦。”

        贺胜霆倒是肯接着他的话往下说:“我可不是那么好贿赂的。”

        这一点江晚晚深有体会,毕竟是借她一幅画,都要让她当牛做马的人。

        她干笑道:“我就是来碰碰运气,不敢劳烦贺先生。”

        原本一句玩笑话,却让贺胜霆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他绷着下颌,像她欠了他好几个亿。

        他生气的点让人捉摸不透。江晚晚瑟缩着肩膀,恨不得自己能隐身。

        没过几分钟,叶铮便进来说凶手抓住了。

        江晚晚为警方的效率错愕了一下。

        房间里的人全都出去看看,这个凶手到底是何方神圣。

        等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围了一群人。

        警方押着一个抽噎不止的小姑娘,后者眼睛哭得像只兔子。看见江晚晚到了之后,目光不禁颤了颤。

        “你认识她吗?”警察问江晚晚。

        江晚晚认真回忆了一下,摇头说:“不认识。”

        警察指着江晚晚,问年轻女子:“那你认识她吗?”

        女孩儿咬唇,不说话。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想给自己多争取机会,就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警察厉声说道。

        女孩儿头发乱蓬蓬:“我没想过害人,最多想让她出丑而已。”

        “你都不认识人家,为什么又想让她出丑?”

        女孩儿嗫嚅着,眼神不断瞟向一边。

        “要是有什么隐情,你可以大胆地说出来。法律不会错怪任何一个好人。”警察循循善诱。

        女孩儿像是坚定了某种决心,目光定在角落某个人的身上,一动不动。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紧跟着落在了姜杉的身上。

        姜杉脸色难看,努力维持着镇定,“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我清清白白地来试戏,又没做犯法的事儿。”

        说着她冷笑一声,意有所指道:“不就是欺负我底子薄,没靠山吗?谁知道威亚是被人动了手脚,还是贼喊捉贼。这不,正好来一出英雄救美,柔柔弱弱往男人怀里一趟,还不得把人心给烫化了。”

        话音一落,不少打量江晚晚的目光就变了味道。

        江晚晚嘴唇没多少血色,腰杆却挺得笔直,“空口白牙,张嘴往人身上泼脏水反正也不需要任何成本。你说我贼喊捉贼,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说你做贼心虚,你才是始作俑者?”

        姜杉眼睛瞪得老大,“你!”

        江晚晚据理力争,“我什么,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小姑娘是你的助理。她做了什么,难道你心里就一点儿数没有?”

        姜杉冷笑:“说话是要讲证据的,血口喷人,空口无凭,还有没有天理!”

        江晚晚也不跟她废话,扭头对一脸狼狈的女孩儿道:“你想清楚,如果替背后的人遮掩,她会管你的死活?到时候坐牢的人是你,这个污点会跟随你一生。你还这么年轻,一辈子就被轻而易举地毁掉,你甘心?”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女孩儿因为害怕和紧张,全身都开始发抖。

        “我……我的确是受人指使”她含着胸,声音很小。

        “谁?”警察追问。

        然后她怯怯的目光,锁定了姜杉。

        姜杉脸上划过慌乱,但到底经的事多,很快神色便恢复平静,“你这是狗急跳墙,死也要抓个垫背的!亏我平时待你不薄,你的良心是喂了狗吗?”

        “杉姐,我也不想……可是我不要坐牢。我才二十二,有了案底,一辈子都会抬不起头来。”女孩儿说着又开始流泪,说话时满是哭腔,含含糊糊地好不凄惨。

        “少来,谁知道你是不是对家派来故意陷害我的!你也知道,我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说话的时候,好好掂量掂量。”姜杉冷哼,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女孩儿抽噎着,不敢开口了。

        江晚晚看着姜杉,确信自己根本不认识她,更不用说还有什么不可调和的过节。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真正想置于死地的是江馨月。

        那么,她定然和江馨月有交集。

        想到这儿,江晚晚心里微紧。

        果然,下一刻就听姜杉说道:“我和这位江馨月小姐无冤无仇,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想伤害你。你说,对吧?”

        姜杉很聪明,原本她以为来的人是江馨月,所以蓄谋了一场惊险。但江晚晚表演时的那段唱腔,让她意识到,来试戏的并不是江馨月本人。

        可想要补救已经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