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8章 太岁头上动土

第58章 太岁头上动土

        江晚晚察觉出威亚有些不对劲,刚开始的时候还好,但渐渐她感觉到自己跃起又落下的时候,威亚开始摇晃。

        而这种晃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但她不敢让自己分心,努力完成做后一个动作。

        热烈的掌声响起,但江晚晚却顾不上这些赞美。因为她听到一声轻响,紧跟着她整个人快速往下摔去。

        “啊!”有胆小的女生开始忍不住尖叫,她听到有人在高声喊着什么,快速变换的风景却让她大脑一片空白。

        这么高的距离,不死也残了。

        可变故来得又是这么快,根本没给她反应时间。

        害怕,无力的虚弱感将她淹没,江晚晚的眼眶湿了。

        就在这时,她听到“哒哒”的马蹄声。原本以为是因为恐惧而产生的错觉。

        那声音越来越近,直至她的跟前。然后在她快要摔在地上的时候,有个人稳稳将她接住。

        由于惯性太大,贺胜霆把人接住之后抱着她从马上滚落。

        江晚晚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全身无力的感觉才慢慢消散。

        她爬坐起来,赶紧查看贺胜霆的情况:“你没事吧?”

        贺胜霆脸色白得不太正常,但他只是摇了摇头,“没事,你呢?”

        说着,目光从她脸上往下移,自顾自地确认着。

        江晚晚摇了摇头,“我也没事。”

        惊魂未定的严景尧跑了过来,将贺胜霆扶起来,“你不要命了!”

        贺胜霆借着他的力道,才稳住身形,淡淡地说:“别大惊小怪,我好着呢。”

        好歹他算是救了自己一条小命,江晚晚没有多想,替他拍打着风衣上沾着的枯叶。

        严景尧见贺胜霆不像有事的样子,眯眼打量起江晚晚来,“你怎么看起来有点儿眼熟?”

        江晚晚的手顿住,僵在那儿有些不知所措。贺胜霆却略过严景尧的话,使唤她道:“这边也脏了。”

        他侧过身,让江晚晚继续清理。

        江晚晚不好过河拆桥,闷闷地给他拍打衣料。心里还恼着,拍得“砰砰”响。

        贺胜霆也没出言责怪,眼睛一直盯着她头顶的发丝。

        发生这样的事,连导演也惊动了。带着一帮人过来查看。

        待一见贺胜霆和严景尧在场,更是一脸汗颜。

        “严总,没想到您亲自过来了。试戏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给出一个交代。”叶铮正色说道。

        叶铮的人品在圈内也是有口皆碑的,再加上他导的戏确实受观众欢迎,严景尧的公司才决定注资。

        今天严景尧是带着任务来的,他得向家里来抓他回港城的人看看,他还有未完的案子需要跟进,一时半会儿回不去。

        顺便叫了贺胜霆过来给自己背书,没想到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贺胜霆伸手拦住特技师,亲自把江晚晚身上绑着的威亚器具解下来。

        他拿着断掉的绳头,“威亚为了保证演员的安全,都很结实。这个明显有刀割的痕迹,你的交代会给作恶的凶手怎样的下场,从剧组开除?我看,还是报警吧。”

        长相瘦小的副导演立马站出来说:“这可不行,这部戏还没开机,如果警察介入,媒体肯定闻风而动,影响肯定不好。”

        严景尧简直都不敢去看贺胜霆那张阴沉沉的脸,他扬声斥道:“你闭嘴!剧组的影响比人命还重要?报警!我倒要看看有谁能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招!在太岁头上动土,活腻了是不是!”

        再早一点,严景尧到底也是港城一霸。虽说现在脸上常带着玩世不恭的笑,但发起怒来,身边的人也是大气不敢喘。

        他冷冷的目光逼视着副导演:“还愣着干什么,等着我帮你拨号啊!”

        副导演拿电话的手都在抖,很快报了警。

        一旁有个年轻女人,咬着唇,指甲快把手背掐破也没多大知觉。靠着助理的支撑,才没倒下去。

        而站在人群中的江馨月将年轻女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她心里不可抑制地涌出欣喜。没想到她的死对头姜杉也在。看来她也被自己和江晚晚偷梁换柱的戏法给骗了。以为试戏的人是她江馨月。

        人算不如天算,差一点出事的人是江晚晚。看今天的架势,这件事肯定不能善了。警察一旦揪出凶手,姜杉的演艺事业就算完蛋。而剧组亏欠江晚晚的,大概率也会给她个好角色来平息这件事。

        最终,既让姜杉没有好下场,又成功拿到女主角。螳螂捕蝉,有谁知道她才是真正的黄雀呢?

        贺胜霆的目光在在场每个人的脸上徐徐划过。就像刀刻在皮肤上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知道到底是谁,出于哪种目的想置人于死地。现在坦白,我答应只让你受到法律的制裁。否则,你可以试试我手底下人的花样到底有多少式!”

        贺胜霆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来了一群黑衣黑面的男人。

        一个个的没有贺胜霆的吩咐便按兵不动,站在摄影棚外面,雕塑似的。

        等警察赶来,他们便把出口堵上,两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导演叶铮见试戏不能继续,心挺大地邀贺胜霆和严景尧去他的临时办公场所喝茶。

        一群女明星回了化妆室,望着两位帅气男士的目光跃跃欲试。

        江晚晚拔腿就想随其他人一起离开,谁只贺胜霆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去哪儿?”

        忽的感觉到周围扫射来的目光快把自己身上灼出个洞来。江晚晚咬唇,气急败坏地瞪着他。

        严景尧戏谑地抬手遮住眼睛,“大庭广众地,你倒是收敛一点儿啊。平时看你冷着脸话都懒得说一句,今天被什么鬼东西附身了吗?”

        贺胜霆轻睨他:“严家的管家还没走呢。”

        严景尧嘴角一抖,赶忙打哈哈:“我这不是怕你风流债太多,引火烧身么。前段时间不还和那位江小姐打得火热,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他口中的江小姐:“……”

        贺胜霆目光往江晚晚脸上扫过,淡声道:“少胡说八道。”

        然后抬腿越过江晚晚,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