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7章 不成功便成仁

第57章 不成功便成仁

        她到前台登记完,领了试戏排号,就在一旁等候。

        等候区都是在荧幕上活跃的熟面孔。像梁雨欣,蒋沁这种大牌,谭露,赵煜贞等当红小花也没有例外,都乖乖等着叫号。

        江晚晚心里不禁捏了把汗。就这阵势,她的胜算能有几分?

        在剧组,这种场外试戏比较少见。既要吊威亚考验演员的功底,同时还要有条不紊地念台词考验口条,不得不说严苛十级了。

        试戏开始,场务,各摄像机位全都是拍戏标准规格。第一个上场的是视后梁雨欣,她出生于梨园世家,坐念唱打那一套信手拈来。成名作是当年热门的动作电影。

        所以吊威亚对于她来说是家常便饭。

        梁雨欣抽到的人设是女侠,没有台词,没有剧情,全靠自己发挥。

        没有剧本,更大程度是考验演员的应变能力。

        梁雨欣没有一丝紧张,一上场,眼睛里的杀气已经飒倒一片。

        一片密林中,她的装扮朴素无华,脸上的妆容也偏土色系,整个人快要和林中的枯叶融为一体。

        她手里拿着一把匕首,踩点很准,一落脚就是在枝梢。将树枝压弯,再借反弹力跳跃到另一个枝丫上,动作干净利落,又给人一种惊险刺激的感觉。

        她每到一个枝头,便能准确地用刀尖挑下一颗松果。拿衣角一兜,率性而为。

        一直到收尾,她都没有一句台词。她坐在一棵老树的树枝上,一边剥开松子扔进嘴里,一边眺望着远方。

        谁说女侠的出场只有女人当男人使的身不由己,或是故作帅气的炫技动作。女侠也是人,也需要填报肚子,脱去千百年来时代赋予女性的循规蹈矩,活出自己才最精彩!

        江晚晚看得入迷,刚刚的画面明明不是出自大荧幕,精良的质感却久久不能从脑海中消散。

        叶铮的新剧果然藏龙卧虎,之后几位小花上场,虽然没有梁雨欣那么稳,但表现也是不俗。只见旁观的工作人员嘴里,时不时冒出一声惊叹。

        不成功便成仁。今天的结果关系着母亲生命质量的好坏,江晚晚手心里捏出了一层冷汗。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过来,让她过去换装。

        今天的试戏还有个不同之处,就是装扮是随机的。有可能你穿的衣服是个剑客,但抽中的人设却是公主。

        装扮与人设的不匹配,也是一个限制发挥的关卡。

        江晚晚换上的衣服是古代男装,一身雪白的交衽,细窄的腰带勒得纤腰不盈一握,身条瘦长。头发被高高束起,要是再来把扇子,就是个翩翩风流郎。

        下一个就到她,很不幸,江晚晚抽中的人设是名伶。

        名伶是美的,油画彩妆上脸,绣花衣装上身,每个步态每个眼神每个捻指的动作都是艺术。但偏偏和江晚晚的一身装扮风马牛不相及。

        抿唇思索间,余光忽然扫到摄像机旁边有一道熟悉身影混在工作人员当中。

        她穿着简单的牛仔裤,和风衣外套,脑袋上扣着一顶鸭舌帽。当注意到江晚晚看过去的目光时,她下意识地把帽檐压得更低。

        江馨月怎么在这儿?

        转念,江晚晚心中就有了答案。这部新戏对她很重要,来现场恐怕是不放心自己,来当监工的吧。

        江晚晚撇开眼睛,就当没看见。

        等上一个演员落地,场务过来通知江晚晚准备。

        威亚的捆绑力度不轻,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江晚晚调整着呼吸,孤军上阵,心里一再暗示自己:我可以的,我可以的!

        她没吊过威亚,对于一个恐高人士来说,被悬在半空的感觉就是大脑一片眩晕。每次往底下看,都是在给心脏找刺激。

        江晚晚咬紧牙关,死死克制着尖叫的冲动。后背很快爬上一层细汗。

        她的第一个落脚点,是枫树的树冠。大片的枫叶红上缀着她衣衫上的白,颜色的对比饱满又嵌着一抹留白,让人移不开眼。

        这个高度,还是让人不可抑制地腿软。脚没落稳,整个人都往下掉。

        四周惊呼四起。

        江晚晚原本心里一咯噔,但感觉到绑在身上的提力在在往上的时候,她便猜想到特技师大概怕她掉下去摔伤,所以要用威亚把她拉起来。

        江晚晚索性先维持着往下倒的姿势,角度刚刚好,旁边的枝丫将她的束发带钩掉,风起,黑发飞扬。

        她的头发黑亮而浓密,明明没怎么保养,却长得极好。用盛灿的话来说,就算去拍洗发水广告,不用修片也能狠挣一笔出场费。

        等她再站稳,衣角猎猎,长发衬得鹅蛋脸更小。那双杏眼原本就清澈,情绪的表达也就不掺任何杂质。

        没有伴奏,她一开口,清亮悠扬的嗓音被风传得很远,“我只道铁富贵一生注定,又谁知人生数顷刻分明,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朝哪怕我不信前尘。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而伴随唱段的,是一段古典编舞。彷徨,寂寥,顿悟,在声音里,在舞蹈里。每一次枝丫间的跳跃在半空中如履平地,但一落脚又颤颤巍巍,稚燕难寻旧巢。

        她对于情感的表达既直接又含蓄,细节上的处理更能打动人心。看着看着,感同身受,让人忍不住揪紧了心脏。

        严景尧眺着半空的那道白色身影久久未动,烟灰烧了老长一截,终于断掉他才回过神。

        “现在争角色都这么拼命吗?”他喃喃自语道。

        贺胜霆好像没听到他说话,眉头皱紧了一直没有松开过。严景尧没注意到的是,每当江晚晚落脚不稳的时候,摇摇欲坠的时候,他的喉结就会上下轻轻动一次。

        严景尧见他没回答,以为他出了神,手伸到他面前晃了晃。就见贺胜霆脸上的表情陡然一变,挡开他的手,忽然快步往前走去。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后来甚至大步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