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6章 他气性真大

第56章 他气性真大

        江晚晚差点儿被呛到,端起杯子猛灌饮料。

        她清了清嗓子,从包里将画纸拿出来,“喏,这是当初答应你的,一起给你。”

        厚厚的一沓,贺胜霆随手翻看。她的画功很扎实,不管构图,阴影设计,都让人眼前一亮。

        把他画得栩栩如生,但贺胜霆脸上并没有多少愉快的表情。仔细看,甚至有一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阴翳。

        江晚晚心里开始打鼓,连火锅也没心情吃了。放下筷子,小模样有些不安,“怎么了?是觉得我画得不好?”

        “画得的确不怎么样。”他板着脸,“重画。”

        “啊?!”江晚晚瞠目。

        “昨晚你让我发照片,就是为了完成任务?”他语气轻飘飘地,将画纸“啪”一声扔到桌上。

        江晚晚被他这个动作惊得眼皮跳了跳,她嗫嚅道:“不是完成任务,我熬夜画的。”

        贺胜霆重新把眼镜带上。眼睛里的冷光被遮挡住,整个人显得文雅俊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早些把我交待的事情敷衍完,好早点儿脱身,对不对?”

        江晚晚喉咙发干,目光躲闪,“哪有,就算画完了,您有事我也愿意效犬马之劳。我记性不好,就怕哪天把你的事儿忘了,到时候你又说我不把你的事放在心上。”

        贺胜霆轻笑一声,“你还有理了。”

        在他面前狡辩,如同穿上皇帝的新装。江晚晚垂下头,装死。

        贺胜霆拿起茶杯,又重重拍在桌上,“你就是想把这些和我见面的机会全都斩断!然后心安理得地过自己的小日子,是不是?和我见面,就这么强人所难?”

        “没有,你别误会。”江晚晚连连摆手否认。

        但内心深处无比清楚,贺胜霆说得一点没错。她就是不想和他有过多瓜葛。

        男人嘴角的笑阴沉沉地,像六月的暴雨天,“是不是误会,大概只有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

        说得跟真的似的,江晚晚哪儿还敢触他霉头,无比肯定地点头:“像您这么有品味有地位的人,我又不傻好吗?”

        看了她好一会儿,贺胜霆才扬了扬嘴角,“最好你说的是实话。”

        说完他将画纸往红油翻滚的锅里一扔,“这几幅画不好,不好的原因么,你应该知道。”

        她的画完蛋了,火锅也完蛋了。江晚晚脑子快气成浆糊,她知道个棒槌!

        饭吃到一半,不欢而散。虽然把让他心里不痛快的画儿给毁了,但贺胜霆的脸色并没有好到哪儿去。

        他起身就离场了,连招呼都没和江晚晚打。

        江晚晚本以为他只是出去接电话,后来霜庭的经理进来,才说贺先生有事先离开。

        他会派车送江晚晚回去。

        江晚晚才意识到,贺胜霆的气性不是一般两般的大。

        她想破脑袋也不明白,给他画几幅画的事儿,他却甩手走人。

        真是个怪人!

        不过把贺胜霆得罪了,也不见得是件坏事。至少他近两周时间,都没再折腾过她。

        就像从她周围蒸发了似的。

        可是当江振怀一到家就直奔她面前时,江晚晚的心情陡然转阴了。

        “爸,有事吗?”看着对方略带讨好的表情,江晚晚不想听那些毫无意义的寒暄,直接问道。

        “馨月的新剧要开始试戏了。”果然不出江晚晚所料。

        她点了点头,表情平淡:“保证书呢?”

        江振怀恼她连虚情假意都不肯表露一点,脸色也难看了起来,拿出一张纸给她:“早就写好了,你看看要是没什么问题,就签个字吧。”

        江晚晚看得很慢,一行行地研读,生怕理解错任何一句话。

        江振怀在一旁等得不耐烦,“看完了吗?我还有正事要说。”

        江晚晚连最后的签章都没错过,点了点头:“看完了。”

        江振怀对这次的试戏很看重,所以一脸正色道:“现在我们只是打通了制片方,但投资方说不定也有内定人选。虽然导演的话语权很大,但仍旧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已经跟剧组谈好,试戏的场景是女主角吊威亚在丛林踏叶飞舞,剧情的选定也对你很有利,因为女主前期一直是戴面具的。遮住了脸,谁也看不见你真正的模样。好好表现,你妈妈能不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就看你的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江晚晚就绝不会退缩,她点了点头,“好。”

        “叶铮是圈内数一数二的大导演,一二线明星就算挤破头也想上他的戏。听说这次的投资方资金雄厚,等成片出来,又是年度爆款。只要馨月红了,公司的前程便能一帆风顺。”江振怀说着,脑海里已经浮现出那等火红的场面,他摩拳擦掌,对于即将到来的试戏充满期待。

        江晚晚没接话,低头在约定书上郑重签下自己的名字。

        她的眼底既没有紧张,也没有兴奋,只有让人猜不透的平静。

        大概是因为知道江晚晚会在试戏中起决定性作用,江馨月这两天很识趣地没来打扰她。

        清净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试戏这一天。

        江晚晚照着自己的作息早起,下楼就看见江振怀和继母都在。

        餐厅已经摆好丰盛的早餐。完全不像平时,她出门的时候底楼仍黑漆漆的死寂。

        江振怀招呼她过去坐下,破天荒地给她端了三明治过来。当注意到江晚晚的目光从粥碗里一扫而过,他连忙说:“今天可不能喝粥,等吊上威亚却想上厕所就遭了。等改天让家里阿姨重新给你做。你喜欢皮蛋瘦肉粥,还是里面放西蓝花和虾仁?”

        江晚晚垂下眼,随口道:“不用那么麻烦。”

        根本懒得提,她打小就不喜欢喝粥。

        早餐后,江晚晚便出发了。江振怀亲自送她。而江馨月则一大早就不见人影。

        试戏的场地在郊外。初冬的寒风仍然不减大家对叶铮新戏的渴盼。

        一下车,江晚晚便戴上了面具。面具只遮了上半张脸,她和江馨月的唇形有些相似,就算将来江馨月进组,也不会看出什么端倪。

        面具下面,一双水凌凌的大眼睛十分招人,等下意识地捕捉那抹清艳,却又发现黑眸透彻明亮,纯洁得让人心生宁静。

        她的下颌线条秀气流畅,从轮廓上看,是标准的鹅蛋脸。更引人探究面具下的真颜。

        剧组已经公布了试戏内容,所以到场的女演员几乎人手一个面具。所以江晚晚的打扮也不算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