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5章 腰好得很,不用补

第55章 腰好得很,不用补

        可是和之前一样,她的脑海里总是不能特别清晰的回忆起他的五官。

        江晚晚想了想,打开微信,壮着胆子给他发信息:贺先生,能发一张你的照片给我吗?

        他回复得很迟,江晚晚都快睡了,才发给她一张身份证上的照片。

        还真是敷衍……

        不过江晚晚也没想过让为这种小事费神,没多说什么,发了句谢谢。

        贺胜霆没有再回。

        今日事今日毕,江晚晚索性拿出画纸,将每张画上男人的脸补充完整。

        江晚晚忙到半夜,越画越兴奋,反而失眠了。

        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她便打算下楼泡杯牛奶。

        刚找到奶粉,就听到玄关的声控灯亮了。

        这么晚了,除了江馨月,不做第二人想。

        两人狭路相逢,谁也没出声。江馨月目不斜视,抬腿上楼。

        等洗完杯子,江晚晚才回房。到了门口,就看见书桌前站着一个人。

        江馨月手里拿着江晚晚的吹风机,“我的坏了,明天换给你。”

        压根儿不征求她的同意,也没有一句感谢。

        “拿去用吧,不过我这个偶尔漏电。”江晚晚笑不达眼底。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诅咒我。”

        “我认识一个治妄想症很厉害的医生。”

        江馨月被激得热血上头,可大晚上地,又不想把父母吵醒找不痛快。

        将桌上的画抓起来,她嘴边溢出一丝讥笑,“这是谁啊,你这么喜

        欢,熬夜不睡觉地画。哪家的高富帅,也让爸妈把把关。要是遇上个空长一张俊脸的骗子就惨了。”

        画纸都被她捏得发皱,江晚晚上前从她手里夺过来,将褶皱处抻平。

        “哟,这么舍不得啊!我倒是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把你弄得五迷三道。”江馨月挑着眼尾,又看了画上人几眼。

        虽然嘴上不说,但江馨月也不得不承认,画上的男人好看得一塌糊涂。也不知是不是江晚晚情人眼里出西施,把他疏冷的气质画得尤为动人。

        “不劳你操心。”江晚晚将画纸收捡好,用一本杂志盖住。

        “这么怕被人看到,是对自己没信心吗?放心吧,我不会跟你似的没野心,没钱途。”

        说完江馨月拿着吹风机离开。

        江晚晚向上吹了口气,刘海轻快地飞扬。她把杂志拿开,戳了戳画上男人的脸。

        “害人精。”

        第二天,江晚晚打电话给谈陌,对方却告知她,他已经调岗外派。

        “以后您要是想找贺先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

        “还是算了吧”他人忙事多,万一打扰到他就不好了。

        这也是她一到需要联系贺胜霆的时候,就先给谈陌打电话的原因。

        “放心吧,他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他不会不接的。”

        江晚晚将信将疑。于是试着拨了贺胜霆的号码,果然如谈陌所说,振铃两秒,电话就接通了。

        贺胜霆声音冷静自持,一开口,人的耳朵就开始酥麻,“有什么事吗?”

        “是我。”她后知后觉地说道。

        “嗯?”

        “今天你有空吗?有点儿东西想拿给你。”

        对方沉默了两三秒,“我让人接你去霜庭。”

        “不用这么兴师动众。”江晚晚主要是怕耽误他时间。

        可贺胜霆却不领情,“想多了,今晚上没有饭局,我得找个地方解决晚饭。”

        江晚晚声音凝滞:“哦……”

        他说让司机来接她,没想到打开车门,就看见贺胜霆坐在后座上。

        乍一见到,心里的潮水涨了又退。最后只留下湿润的痕迹。

        “你再站着不动,罚单算你的。”贺胜霆开口说道。

        见交警已经朝这边过来,江晚晚赶忙闪身上车。

        “师傅,麻烦您快点儿离开!”

        “这时候知道急了?”他嗤笑道。

        江晚晚咬着红唇,不想和他说话,否则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到了霜庭,还是之前他们来过的包厢。经理照样跟伺候老佛爷似的,满脸堆笑,报了几个新菜的菜名儿,主打的是西餐。

        贺胜霆不动声色地听着,最后对江晚晚说:“你挑吧。”

        经理又竭力推荐才加入的金牌西餐大厨。他自认不会看走眼,也想获得这位大少爷的认可。

        他心里门儿清:这家餐厅营业额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把这位贺家的继承人给哄高兴了。

        对方的热情让江晚晚两难。她对鹅肝鱼子酱不感兴趣,凉嗖嗖的天气,一顿火锅会给人惊喜。

        可是,拂了这位经理的面子也不好……

        贺胜霆淡淡扫了江晚晚一眼,而后对经理说:“那就上羊肉火锅吧,来点儿暖的。”

        霜庭经理止不住诧异。贺先生之前从来不点火锅,怕餐后衣服染上一股辛辣味道。

        今天,倒像转了性。他这样想着,目光却偷偷扫向了江晚晚。

        探究的意味更加强烈。

        察觉经理的视线,贺胜霆的表情不自觉地沉了沉,“要是没别的事,你先去准备吧。”

        经理诚惶诚恐地应是。

        火锅也是要分门别派的,江晚晚喜好的口味偏重庆火锅。麻辣,牛油味浓厚,食材里必须有内脏。

        读书时因为专业原因,老师连体重也要管。有时课上到一半,就挨个上称。

        喜欢的东西不能多碰,实在是个悲剧。她常常只能感叹,自己和火锅有缘无分。

        菜一上来,江晚晚顿时感慨,自己竟然也有期待和贺胜霆一起吃饭的一天。

        不知道厨师是不是有独门秘方,麻辣鲜香得舌头都快吞下去。

        正辣得不行,一只大手把倒满餐厅秘制凉茶端到她手边。

        回头正要说谢谢,发现贺胜霆正对自己虎视眈眈。

        她赶紧换上笑脸,也给他倒了杯茶:“你也喝。”

        后面就差反客为主地加一句别客气。

        见他还是不动,江晚晚用公筷烫了腰片给他,“快尝尝这个,很嫩很爽口。”

        贺胜霆皱眉,取下眼镜放在旁边,吃的时候没什么表情,最后评价道:“还不错。”

        这么难伺候的人,难得不挑剔。江晚晚也与有荣焉,又准备给他烫。

        贺胜霆语气意味深长,“我腰好得很,不用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