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4章 没人比他失去得更多

第54章 没人比他失去得更多

        “你还没睡?”这时候江晚晚总感觉自己该说点儿什么,才不显得尴尬。

        话音刚落,细微的清响撞在地面上。

        那枚落进江晚晚内衣里的骰子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更要命的是,竟然滚到了贺胜霆脚边。

        江晚晚想上前阻止已经来不及,贺胜霆已经弯腰把那玩意儿捡了起来。

        她顿时脸颊红得熟透了。

        那枚骰子不小心落下的位置,是她最隐秘的部位。刚刚走动时,时不时触碰,让她羞耻不已。

        可这时,它却被贺胜霆捏在指尖,饶有兴致地把玩。

        她的温度,体香,也间接沾染在他皮肤上。

        越联想,越是感觉全身温度爆表。

        江晚晚坐立不安地说:“还给我!”

        “这是你的吗?”

        江晚晚睁眼说瞎话,“是我的,不然怎么会从我身上掉下来?”

        贺胜霆很容易找出她的破绽,“纯金锻造,每一面的数字都是钻石镶嵌而成。这么一枚骰子,得六位数打底。恰巧,我在今天的酒局里见过。”

        “没准儿是你看花眼了呢?”江晚晚原本以为一枚骰子而已,谁知道这么贵重。可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哪怕嘴硬也要圆回去。

        贺胜霆嘴角含着成竹在胸的微笑,“不用这么急着证明。调一下监控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要!”江晚晚急忙阻止。

        要死了,还嫌她不够丢人吗?

        看她反应这么强烈,贺胜霆眼睛微眯,问道:“怎么了?”

        江晚晚僵笑道:“这么晚了,太麻烦了。”

        “你这么心虚,看起来是在害怕我找到真正的失主。”

        只要能跳过这个话题,他说什么都是对的。江晚晚虚弱地点了点头,“你说是那就是吧。”

        贺胜霆理所当然地将骰子装进衣袋里,“儿歌怎么唱的,五分钱都得交给警察叔叔。这个,我没收了。”

        江晚晚快崩溃,“别啊,它造型不怎么样,暴发户的物件怎么衬托出您的高贵无尘。”

        贺胜霆才不听她的胡扯,目光似有深意,“少来。这么不想我带在身边,还是说你和这枚骰子有什么渊源?”

        江晚晚目光躲闪,“能有什么渊源,你想多了。”

        “但愿是我想多了。”他说着,转身回了卧室。

        “啪”一声关了门,留江晚晚一个人在原地凌乱。

        门内,贺胜霆的手机响了。

        对方汇报完毕之后,等着贺胜霆发声。

        男人踱步到了阳台,视线定在了隔壁亮着的房间。

        窗帘上投射着一道倩丽的身影,纤细,娇柔又美好。

        他看得出神,良久才听到自己低哑的嗓音:“关家的大公子?脑子不好使,手也不想要。恐怕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不用告诉他请他喝茶的原因,给他个明白不是便宜他了?”

        挂断电话,就发现旁边房间的灯光灭了。

        他在阳台坐下来,手里把玩着那枚骰子。

        谈陌调出来的监控里,关于她的场景回忆一次,热血便躁动一次。

        那位关家的大少爷喜欢调弄女人,那便让他再也和女人无缘。就像李应平想要在上流圈子里更进一步,那就一刀刀砍掉他的羽翼,让他沦落到人尽可欺的地步;贺川想要在贺氏得到更多的权利,就让他彻底边缘化,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

        连他都小心翼翼,不敢上前靠近的人,他们怎么敢!

        说他冷酷也好,变态也罢,他从不在乎其他人失去的痛苦。

        因为,没人比他失去得更多。

        江晚晚一觉睡到自然醒。迷迷糊糊地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条件反射般从床上翻身坐起来。

        已经快十点了!

        昨晚贺胜霆说他登机的时间是几点来着?

        想想也知道比预计时间晚了。她用最快速度洗漱完,出去就看到贺胜霆正坐在偌大的客厅里喝咖啡。

        他叠着一双大长腿,室内的灯光衬得他眼底更为冷峻。当察觉她的出现,脸上又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一瞬间让人感觉到他有很多面。深不可测,摸不到底,说不准他到底是个坑,还是掉下去就粉身碎骨的深渊。

        “你还没走吗?”江晚晚挠了挠额头,问道。

        “有个懒虫拖后腿,退不了房。”他老神在在地说道。

        江晚晚轻咬了下舌尖,尴尬地说:“我已经收拾好了。”

        “那就走吧。”他站起身,把咖啡杯放到桌上。

        于是江晚晚稀里糊涂被他带上了私人飞机。

        原本她是拒绝的,可贺胜霆美其名曰了解他的日常生活。漂亮的空姐朝她笑眯眯地做了个“请”的手势,她就有点儿找不着北了。

        飞机内部装饰得简约优雅,空少很帅,笑得一脸灿烂。

        江晚晚的理想型就是阳光开朗的男生,此刻整个人都陷进对方的笑容里,晕陶陶地。

        “这里不需要其他服务,你先下去吧”贺胜霆脸色冷然,和窗外万里晴空形成鲜明对比。

        江晚晚遗憾的收回目光,转过眼,就对上男人浮着碎冰的眼底。

        甚至在他侧脸,还有一个咬着牙的三角轮廓。

        江晚晚被他看得心惊肉跳,“怎……怎么了?”

        “你倒是很悠然自得。”他嘲讽地勾起嘴角。

        “那也是托了您的福。”

        她自认真心诚意,却被他理解成回敬。飞机着陆后,他便寒着脸将两个行李箱,一个行李袋统统扔给她。

        江晚晚累得气喘吁吁,空少站在出口冲她道别时,她连抬头多看几眼的精神都没了。

        回到辉城之后,贺胜霆好几天都没联系江晚晚。

        江晚晚倒也落得清净。想到还欠贺胜霆几张画像,便趁着有空,一一地画完。

        读大学的时候,她辅修的课程就有素描。人物画她画了不少,各色的型男也曾出现在她画纸上。

        质感高级的衣装下,他的肌理不是稍微锻炼就能有呈现的块状,而是流畅的线性。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道绝佳的风景线。

        江晚晚抿唇,手上没停,脸上却一点点开始发热。

        画到一半,只剩下脸还空着。特别是眼睛,是人物画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