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3章 你男朋友真帅

第53章 你男朋友真帅

        江晚晚回到开展比赛的文艺中心,这里也是大家约好的集合地点。

        结果她到的时候,这里已经空无一人。

        她问了工作人员,对方说比赛结束后,大家就退场了。

        江晚晚立马打电话给小张老师。

        “张老师,你们在哪儿?我现在过去和你们汇合。”

        张老师语气八卦而暧昧,“不用啦,我们已经在回辉城的路上。再过半小时就到了。你好好享受自己的二人世界就好了!”

        江晚晚傻眼了,“什……什么二人世界?”

        “纸包不住火,今天下午我可是看见一个大帅哥笑意盈盈地来接你。开的还是豪车呢!江老师,苟富贵,勿相忘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江晚晚欲哭无泪,“他只是一个熟人而已,我们俩见面的次数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脱单有什么可害羞的呀江老师。就算你们现在没什么,这不有个机会给你们增进感情吗?好好把握,不要太感谢我哦。”小张老师已经脑补出一幕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大戏。

        江晚晚哭笑不得地挂断电话,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快八点了,就算赶回去也是半夜。

        想到自己那天夜不归宿,江振怀的质问,她觉得还是明天再回去的好。

        半夜吵醒他们,恐怕责难会更加强烈。

        她背着包往外走,准备就近找家酒店住下。

        艺术中心旁边有个体育馆,路灯将熙攘的广场照得透亮。

        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小豆丁从她面前跑过,“啊,我的小猪佩奇。”

        气球飘远,遇上树枝的阻挡。挂在那儿不动。

        “婆婆,佩奇”她伸出小手往上面指,一脸着急。

        同行的老人气喘吁吁,摆手说不要了,再买一个。

        女孩儿不肯,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江晚晚心里不忍,想着不过举手之劳。两步上前,踮起脚尖去够绳头。

        她就跟表演杂技一样,咬紧了牙。无奈身高不够。

        于是连形象也放弃了,一蹦一跳地够。

        江晚晚挽起袖口。

        她就不信了!

        就在她艰苦卓绝地和“佩奇”作斗争,一只大手举到她头顶,轻而易举地抓住了气球。

        江晚晚诧异地抬眼,入目是男人干净整洁的袖口。上面低调的袖扣闪烁着矜贵淡雅的碎光。

        等她回头,贺胜霆已经把气球交还给女孩儿。

        “你不是走了吗?”他乡遇故知,哪怕和贺胜霆不怎么对付,哪怕和他的关系不太熟络。胸口仍然多了一份安心。

        贺胜霆站起身,黄金比例身材在西装的衬托下显得俊美无匹。

        “你不是回辉城了吗?”他反问。

        一想到小张老师误会她和谈陌有什么,江晚晚脸上讪讪,“他们先回去了。”

        “所以像我这样的,就是夜路走多了,容易遇上孤魂野鬼。”

        狗嘴里什么时候能吐出象牙就奇怪了。

        “阿姨,你男朋友真帅。”萌萌的小奶音在旁边响起。

        呃……

        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江晚晚正要解释,贺胜霆却躬身,视线和女孩儿齐平。镜片下,深邃的黑眸泛着温润,“那叔叔就替阿姨谢谢你的夸奖。”

        女孩儿捧着脸,咯咯笑。

        一个小孩子的打趣,却让江晚晚涨红了脸。

        等贺胜霆扭头的时候,她下意识地侧过身。

        “走吧。”他伸手捏着江晚晚的后脖。

        这个动作像是要把她拎起来似的。

        “脖子快断了!”江晚晚扒拉着他的手。

        贺胜霆睥睨着她,“我松手,你不能跑。”

        脖子快被他卡断了,江晚晚还有选择吗?

        她点头答应,下一秒,脖子重获自由。

        “接下来,你去哪儿?”他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

        “去找家酒店将就一晚,明天回辉城。”

        “谈陌有事,提前走了。他在酒店的房间后天才到期,你可以去那儿将就一晚。”

        江晚晚可不觉得他是个会随意施恩于人的慈善家,“房钱贵吗?”

        “免费。”

        “这么好?”

        “明天我一大早回辉城,需要一个拿行李的苦力。”他笑眯眯地,反而不像个好人了。

        她就知道!

        缺钱的江晚晚败在了金钱的诱惑下。

        可到了地方,她就开始后悔。

        “谈陌的房间怎么跟你一起?”

        贺胜霆纠正她,“不是一起,这是一个套房。他的房间和我的各不相干。”

        江晚晚开始发散性思维,“这里会不会有马仔偷拍你?然后娱乐小报为了博眼球,败坏你的声誉。”

        她说得委婉,句面下的意思是,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轨的念头吧,小心后果!

        闻弦知雅意,更别说对于她,哪怕是弯弯眉毛,挑挑眼角,贺胜霆也感知得到内里的真意。

        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凝着光。月亮落在江心,清冷又寂寥的场景,不用身临其境,在他瞳孔里就能找到。

        这副一本正经的模样,让江晚晚不禁咽了咽口水。她后背抵着墙,预感着男人开口,定然嘲笑她自作多情。

        男人的轻笑声从头顶传来,“放心吧,我早就把窗帘拉好了。”

        做好准备无地自容的江晚晚:“?”

        “你这幅表情告诉我,你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他挑眉的动作漫不经心,却照样勾魂摄魄。

        她的话被故意错误解读,江晚晚在暴走边缘,“你少血口喷人!”

        “你说不是那就算了,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损失。”贺胜霆的回答,让江晚晚更是气结。

        这里没有换洗的衣服,贺胜霆一个电话,让酒店管家从里到外给江晚晚置办齐了。

        等她洗完澡出来,管家又通知说让把换下来的衣服交给他。清洗干净后,明早送还。

        江晚晚原本说不用了,贺胜霆却轻飘飘看她一眼,“你衣服要洗到什么时候?明早还要早起。”

        再拒绝,显得她不识趣。江晚晚也就从善如流了。

        洗完澡,她用浴巾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湿亮的黑发披散在肩头,衬得整个人像颗青葱的果子,随手一戳就能沁出蜜汁来。

        检查了一遍全身上下并无不妥,她才抱着换下的衣服,推开客房门。

        好巧不巧,隔壁的贺胜霆也出来了。两人僵立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