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2章 主次不分

第52章 主次不分

        这种老鹰捉小鸡的弱智游戏,江晚晚不想奉陪。她定住脚步,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正僵持着,一道冷冽的男声传来,“你怎么在这儿?”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汇聚在他身上。

        还不是因为他!

        江晚晚心里五味陈杂。但比起来,委屈愤懑更占上风。

        她赌气道:“走错地方了。”

        “贺先生,这妞儿您认识?”刚刚还黏着江晚晚的男人,变脸比变天还快。甚至为了避嫌,随手抓了个女人扯进怀里。

        “我说呢,一群妖艳贱货里掉进个仙女。原来是您的妞儿,有冒犯的地方,您多包含。”这个台阶下得真够快的。

        贺胜霆抬手扶了扶眼镜,一举一动都是贵胄风流。但他的目光却和光风霁月的外表刚好相反,沉郁而阴戾。

        他只看着江晚晚,就好像偌大的房间,如织的人群,他只看得到她一个人。

        陪着笑的男人被视作空气,他用审问的口气对江晚晚道:“谁让你来这儿的?”

        很不给情面。似乎她的出现,不合时宜。每个衡量她的目光,都引发着江晚晚心底的不适。

        她暗暗吸了口气,“对不起,我已经说过,我走错房间了。”

        哦,看来她跟贺先生认识,却并不是来找他的。一切都是巧合。

        围绕在贺胜霆周围的莺莺燕燕兀自庆幸。

        这句解释不仅没有平息贺胜霆的怒火,反而火上浇油,“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江晚晚的自尊被下压到最低点,终于反弹。她冷笑:“这里是天宫还是地狱,我不能来?”

        公然和贺胜霆呛声,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霎时,旁观者都敛声屏气。

        江晚晚却不怕死地继续道:“我并不是你的谁。别说我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儿,就算有,也丢不着你的脸!”

        她一刻都不想在这儿多待,扭身就走。

        可是不管走得多快,也及不上某人腿长。

        还在电梯口,她的手臂就被贺胜霆攥住了。

        “你放开!”她寒着一张小脸,此刻是一株长在冰山上的雪莲。

        贺胜霆抬手指了指另一个方向,“出口在那边。”

        江晚晚咬牙,“多谢你的指教。可我们不熟!”

        她冷心冷肺的样子,贺胜霆看着也来气,“看来上次你在李应平那儿吃的亏还不够大,什么地方都敢乱闯!刚刚那里面的人,有谁是正正经经带了女伴的,哪怕你安安生生地坐在我旁边,他们脑补的场景也不知有多肮脏!”

        他的怒气,嗤嗤地喷发出火焰,“到底谁带你来的!你自作主张,还是谈陌!”

        没有停顿的发问,带着泰山压顶般的张力。江晚晚完全没了刚才下不来台的抵触,只剩发怵,“没谁带我来的。这儿又不是你开的,我为什么不能来?”

        末了,她还加上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再说,我还是你的女伴呢!”

        贺胜霆正色反问,“你觉得刚才那些赖在男人怀里的女人,能叫女伴吗?”

        以色侍人,哪儿来的平等。她小声咕哝道:“有什么不一样,大家都是有所图谋。”

        贺胜霆抄着手,哂笑道:“她们该脱衣服的时候一点儿不手软。相比之下,你可不太舍得下本。”

        江晚晚被气得肝疼,恨不得把他瞪成筛子,“卑鄙下流!你也不比那些精虫上脑的男人高尚多少!”

        贺胜霆被气笑了,伸出手指,在她眉心点了点,“胆儿肥了,敢这么跟我说话。”

        他居高临下的目光,让江晚晚猛然清醒不少。她是被气昏头了,贺胜霆发狠时的样子自己又不是没见过。

        与他为敌,就是自掘坟墓。

        她终于想起了来意,把醒酒药往他怀里一塞,“我是来给你送这个的。”

        普普通通的小药盒子,贺胜霆捏在指尖把玩,“怕我喝醉?”

        他的眼底流光溢彩,星河灿烂。多看一眼,都会深陷。

        江晚晚心底的潮水一波波地荡漾开。她转身避开贺胜霆的目光,“怕你喝醉了折腾人。”

        男人嗓音低沉,极不正经的一面让人恨得牙痒痒,“怎么折腾,酒后乱性那一套吗?”

        这天没法聊。江晚晚小碎步迈得快飞起来。

        尚州是美食名城。江晚晚白天没时间逛,晚上贺胜霆倒是全了她的心愿,带她到商业中心溜达了一圈。

        她给周围的人买了特产千丝糖。为报答同游的贺胜霆,“勉强”款待了他一碗小馄饨。

        其实就想看看,大街上他如何维持那份与生俱来的优雅。

        谁知他真就找了个长椅坐下,摘下眼镜,把馄饨一颗不剩地吃完。

        无可指摘的俊雅吃相引人频频侧目。没有镜头的现场吃播,也惹得一群小女生捂嘴痴笑,心里小鹿乱撞。

        以至于江晚晚很想在他面前摆个碗。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等逛够了,把江晚晚送到目的地,也预示着贺胜霆好心情的结束。

        后视镜里,女人娇丽的背影越来越远。贺胜霆扶了扶眼镜。

        谈陌注意到他这个动作,喉咙顿时干涩起来。

        “你知道的,我一向讨厌人擅作主张。谈陌,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谈陌心跳加剧,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用力,他不禁开口解释:“我只是看他们一直在往您身边塞女人,但您并不乐意。刚好,江小姐就在尚州。”

        贺胜霆的语调加重:“那你觉得,她该是替我挡掉浮花浪蕊的挡箭牌吗!”

        说完贺胜霆闭了下眼,克制着情绪,觉得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于是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语气,“英国那边缺一个业务主管,你下周一就出国上任。”

        谈陌再也淡定不了,“贺先生——”

        他扭过头,只看到贺胜霆瞥向窗外的侧脸。

        多么冷血的上位者。不管给他当多久的助理,他仍旧毫不犹豫地断舍离。

        贺胜霆叉着手,放到小腹上。到最后,还是给了谈陌一个明白,“你错就错在,不仅逾矩,还主次不分!”

        谈陌瞬间醍醐灌顶般顿悟。

        原来他是怪自己,没有把她放在他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