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1章 叫你手贱!

第51章 叫你手贱!

        还好,江晚晚对于他刚刚那番糖衣炮弹没抱有过多的期待。她的心早就冷了,硬了,上面长出一层厚厚的壳。

        “如果我答应,真的能给我妈更好的治疗吗?”他们两个明明是父女,却在大门口像商人一样谈判。江晚晚的情绪出奇冷静。

        她明亮的目光,竟让江振怀不敢直视。他点了点头,“一定。”

        “我可以答应你们的条件。不过你答应的,最好能有白纸黑字为证。您也知道我在镜头下的表现力不怎么样,添一份底气,也就更有把握。”

        江振怀脸色变了变,“你连我的话都不相信?”

        “怎么会,您是我父亲,对我有养育之恩。哪吒还割肉还父,剔骨还母呢。要是您的事儿,我肯定义不容辞。但别人么,我没这义务。”

        “好,那就照你的意思办!”江振怀脸色黑如锅底,眼底冷冰冰地。看着江晚晚的时候,目光里没有丝毫温度。

        初冬的风刮过来,像割进了皮肉里。江晚晚猛然打了个寒战,感受到的,是属于这个季节的恶意。

        第二天,江晚晚起了个大早。她临时接到通知,和其他老师带队去尚州陪一群小萝卜头参加比赛。

        她戴了一顶棒球帽,嘱咐孩子们注意安全,别随意打闹之后,就把帽子扣在脸上,一直睡到了目的地。

        行程只有一天,所以时间很赶,忙碌得跟打仗似的。

        终于事无巨细地安排完毕,小李老师叫上她,说这种时候就该吃一顿热辣辣的火锅。

        她刚准备答应,一出门就看到了酒店外的谈墨。

        很不幸,她的火锅泡汤了。

        江晚晚身不由己地坐上了谈陌的车。竟然这么巧,贺胜霆也在这座城市。

        “贺先生已经来尚州三天,公事已经忙得差不多了。他乡遇故知,要是看到江小姐,他一定会很高兴。”谈陌心情似乎不错,语气轻快。

        他把人折腾得心情不好,他的心情肯定就变好了。但这话江晚晚可不敢说,客套地说道:“哪里,在这里遇见你们,才是我三生有幸。”

        她的外交辞令显得太官方,谈陌从后视镜扫了她一眼。又说:“今晚是给贺先生践行的酒局,推托不了。这是醒酒药,等会儿拜托你交给他。”

        江晚晚觉得谈陌真是奇怪。他交给贺胜霆,不是一样的吗?

        可是,她可不敢在贺胜霆心腹面前乱问。交差般地点了点头。

        “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尚州?”

        “看见你上午发的朋友圈了。”

        “这样啊。”江晚晚脸上的微笑含而不露。暗地里却掐了掐自己的手背。

        叫你手贱!

        贺胜霆所在的会馆位于闹中取静的地带。装修富丽堂皇,在柔和的灯光下,周围的一切显得奢丽又神秘。

        这种场合,江晚晚来得不多。所以紧跟着谈陌的脚步,生怕行将踏错。

        “贺先生在顶层。”谈陌说着按下了电梯。

        这地方等级森严,楼层越高,代表的身份地位越遥不可及。

        到了包厢门口,江晚晚看到侍应生将冰镇的威士忌往里送。男女调笑,莺歌燕舞,从门缝里飞了出来。

        因为上次在李应平跟前差点儿吃亏,江晚晚潜意识对这种场合有些抵触。

        她脚步迟疑了两秒,心潮像是被凝固住,呼吸发紧。

        “没关系,其他人不重要,你只需要认识贺先生就行了。”今天在场的都是本地政商界名流。但谈陌心里很有底气,他们在贺先生跟前,也只有陪笑的份儿。

        “嗯”一想到贺胜霆那张滴水不漏的俊脸,江晚晚心底就像找到了定海神针。

        谈陌替她推开门,昏暗的光线立马和室外分出了界限。室内有股幽暗的香味,同人们身上散发的荷尔蒙交融。

        房间很大,大多是穿着热辣的女人,画着妖艳的浓妆,在舞池里搔首弄姿,或者坐在男人怀里一边唱歌一边暗送秋波。

        她手里捏着醒酒药,好一会儿才看到贺胜霆坐在背对门口的沙发上。

        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清爽的后脑勺。

        而他左右还坐着两个女人,都距离他一米以上的距离。时不时幽怨地看他两眼,想上前却又不太敢。

        江晚晚正要叫他,谁知一枚小玩意儿朝她面前飞过来。好巧不巧,落入她的领口。

        明显感觉到,小小的硬物硌在了内衣里。

        位置敏感又令人尴尬,江晚晚掩耳盗铃般捂住领口。

        “骰子呢?哎——有人看见我的骰子哪儿去了?”一道粗噶的男声叫嚷起来。

        不过他的嗓音很快被周围的吵闹声淹没。

        见无人理会,他有些气急败坏,将场内的音乐切断。扬声又问了一遍。

        江晚晚这时也意识到,掉进衣服里的东西是什么。她窘迫得脸颊又热又烫。

        刚想转身开溜,就被人叫住:“穿暗红衬衫的小妞,你看到了吗?”

        江晚晚充耳不闻,加快脚步。

        在距离门口一步之遥,她不幸被人追上。肩膀也被人握住。

        “叫你呢!跑什么?”

        对方力气不小,江晚晚觉得自己脚步都快被捏碎了。

        她侧过身想要避开,男人终于看到她的正脸。

        哪怕这个场子里不缺尤物,男人还是被惊了一下。

        她的眼睛很亮,亮到明媚的地步。此时眸子里染上了几分恼怒,便有了生动的底色;小翘鼻灵秀又自然,完胜在场的那些整容货色。

        越看,越觉得这个平淡无奇的酒局,连空气都是甜的。

        “别跑啊,哥哥我又不是洪水猛兽。”男人换了张玩世不恭的面孔,美滋滋地调侃。

        江晚晚只想快点儿把骰子取出来,甩开他的手说:“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

        “最高层都能走错,看来你迷路也很有技巧性嘛。来都来了,不如一起玩玩儿。”他也不强迫,适时收回手。只是落在江晚晚身上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

        “不用了。”江晚晚抬腿就要走。

        男人一个旋身,就挡住她的去路。不管江晚晚迈向哪个角度,他立马挪到跟前。

        狗皮膏药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