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0章 查就查!

第50章 查就查!

        严景尧立马做了个给嘴上锁的动作。心里更加讶然。

        有江晚晚在场的贺胜霆,似乎比平时敏感百倍。

        她对他,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江晚晚在规定时间前一秒打完卡。呼,差点儿就迟到了。

        刚下了电梯,同事小李老师就一脸头疼地迎了上来,“你可总算来了。我看那个原本在你班上的萌萌,还是再转回你班上去吧。刚来我这儿两天,完全不听教,自己不学舞蹈动作不说,还影响别的小孩儿。都有家长投诉到校长那儿了,这下好了,我这个月的奖金成功泡汤。”

        “萌萌这个孩子是有点特别。”在江晚晚眼里,每一个孩子都是可塑之才。她不会因为先入为主的印象,而随意否定任何一个人。

        “是,她是特别。但也太特别了一点儿。”小李老师愁眉苦脸。

        看她这副样子,江晚晚便说:“好啦,如果萌萌不反对的话,还是让她跟着我吧!”

        小李老师跟她道了声谢:“改天请你吃饭啊!”

        没一会儿,萌萌就被领到了江晚晚跟前。

        小女孩儿长得乖巧漂亮,皮肤赛雪,小名儿倒是名副其实。

        她抱着一个大象的布玩偶,大眼睛眨巴眨巴着看着江晚晚。

        “萌萌,又见面了。”江晚晚牵起樱唇,脸颊边的酒窝紧跟着生动起来。

        见女孩儿不答,江晚晚又说:“萌萌在看什么,是不是在看老师脸上的酒窝?我记得萌萌脸上也有跟我一模一样的酒窝呢,让老师看看好吗?”

        萌萌抿唇,两只酒窝甜甜地。

        “萌萌是不是不喜欢跳舞?”江晚晚进入正题。

        女孩儿想了想,犹豫地点了下头。

        “那今天萌萌不跟着大家学舞。其他小朋友练的时候,萌萌先在旁边玩玩具好吗?等老师教完其他人,再单独给萌萌上课。”

        女孩儿看着她,大眼睛里写着不解。

        江晚晚摸了摸她的麻花辫,“这是江老师和萌萌之间的秘密哦!”

        “嗯”萌萌点了点头。

        一节课有两个小时,江晚晚送走其他小朋友,才开始对萌萌开展针对教学。

        萌萌很机敏,叫她劈叉,她非踢腿;教她下腰,她非划圈……

        于是江晚晚想让她踢腿的时候,就说劈叉,想让她划圈就说下腰。

        几乎她一发声,萌萌就立刻反应在动作上。很显然,她对舞蹈的基本功早就烂熟于心。

        她真的是天生练舞的好材料。

        就因为不想萌萌荒废,江晚晚多耽搁了两个小时下班。走之前,她想起包里有两颗小李老师给的水果糖,顺手递给萌萌。

        萌萌迟疑着,还是摇头,“妈妈不让吃糖。跳舞的女孩儿,吃糖是犯罪。”

        江晚晚疼惜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可你不仅是女孩儿,还是小孩儿啊。偶尔吃一颗,就算是对萌萌优秀表现的奖励。”

        她这才接过去,攥着那两颗糖,翻来覆去地看。

        等江晚晚回到家,天际已经是宝蓝色,像一片沉睡的湖面。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江馨月挽着江振怀的手臂由远而近。

        “爸爸,今天带我去的那家法国餐厅太棒了。好久没有尝过米其林三星大厨的手艺!爸爸,您可太了解我的口味了!”

        江振怀对她的娇嗔很受用,乐呵呵道:“你要是喜欢,下次还带你去。”

        江晚晚手扣着铁艺雕花大门,垂下头,看到地上属于自己的孤零零的影子。

        “姐,你站在这里干嘛。不会从昨晚玩儿到现在才回来吧?”江馨月在几步之外站定,语气里的关心浮于表面。

        她的挑拨,在江振怀这里起了作用。后者表情不复刚才对江馨月的慈爱,语气严厉道:“你昨晚偷偷跑到哪儿去了?记住你是一个女孩子,别被外面那些花花世界带坏了。大晚上地还跟男人出去鬼混,要是被左邻右舍看见,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没有一句担心,关怀,满满都是指责。在发现她没回家,一个电话没打过,反而害怕自己给他丢脸。

        江晚晚把指甲掐进掌心,“我没有不回家,大门密码被人改过了,我没办法进门,才在朋友家借住一晚。”

        江馨月一脸不信,啪啪在电子锁上按了一串数字,大门“嘀”声后弹开。

        她一脸嘲讽:“密码不就是原来那个密码,你少找借口!”

        江晚晚朝她扬了扬手机,“你不知道家里的电子门锁都是联网的吗?每次密码变动,都能在终端查看,用不用我帮你查找一下记录!”

        江馨月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但还是嘴硬道:“好啊,查就查!谁知道记录是不是被你篡改过。”

        “馨月!你少说两句!”江振怀喝道。

        两个女儿常年都在自己眼皮底下,谁在撒谎,他也不是瞎子。

        江振怀及时结束两人的争论,无非是不想见证事实之后,江馨月的脸面太过难看。

        江馨月却觉得父亲更相信江晚晚,咬牙切齿地跺了跺脚,甩头走掉。

        江晚晚见江振怀冲自己张了张嘴,便预见他是想替江馨月找补两句。但今天,她实在没精神敷衍。

        于是果断地扭过头去。

        “晚晚!”江振怀叫住她。

        江晚晚这才停下脚步,侧过脸,表示等候他的下文。

        “我准备让你母亲转到vip病房,让她接受更好的治疗。”

        他的话,让江晚晚怔愣住。

        “医生说她的生命体征平稳了很多,如果有更好的治疗,苏醒的概率也会大大提高。不知不觉你也这么大了,作为一个母亲,我知道她肯定很想亲眼见证你结婚生子。”

        不知不觉,江晚晚的眼眶湿润了。她也一直一直,期盼着那一天。

        江振怀说着叹了口气,好似有某种难言之隐,“可是,你也知道vip病房价格不菲,如果再换进口药,更是花钱如流水……”

        江晚晚静静看着他,知道重点在后面。

        果然,下一秒就听江振怀说道:“如果你能帮馨月完成试戏,替她迈过这个坎儿,事情就好办多了。这部新戏的收益,能让公司的知名度更上一个台阶。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而你母亲,更不能错过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