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47章 到底有没有对我上心

第47章 到底有没有对我上心

        贺胜霆点了点嘴角:“你这里有颗葱。”

        江晚晚赶紧擦嘴,发现自己被骗了。

        真是幼稚得彻底。

        她暗自咬牙。

        好像迟到了,他反而不着急,让江晚晚把她送来的衣服拿到楼上。

        衬衣有十来件,是江晚晚从百来件各式各样的衬衫里精心挑选的。

        有钱人真是讲究,专人负责到时尚聚集地搜罗价值不菲的衣装,还要优中选优,非要精致到上面的每一个纹理,每一颗纽扣。

        江晚晚吭哧吭哧地把衣服摆放到贺胜霆的大床上,任他检阅。

        扭头就见他沉着一张脸,绝不是满意的表情。

        “你挑的?”他兴致不高时,嗓音尤其低。很像多雨的季节,天空快垂到湖面上。

        “嗯”江晚晚心里暗自忐忑起来。

        “全部——退回去。”

        江晚晚咋舌,“为什么?”

        她辛辛苦苦搬来的!

        “昨晚我给你的资料看了吗?”贺胜霆突然换了个话题。

        江晚晚老老实实地答:“看了。”

        贺胜霆忍着发火的冲动,“看了却不往脑子里记!蓝色,我喜欢蓝色!可是你拿了一堆什么玩意儿?黄色,白色,黑色,甚至连红色都有,可就是没有蓝色!你到底有没有对我上过心!”

        “我怎么没对你上过心?”江晚晚快委屈死了,拿起其中一件给他看,“这么好看的墨蓝色,比那种正蓝好看多了。今年很多男生都喜欢?”

        “你周围的哪个男人喜欢?”他眼睛眯起来,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光。

        “就——”江晚晚反应过来自己被气昏头,“这个重要吗?”

        “很重要,你必须回答。”镜片后面,他的眼神凝成一道光。

        一瞬可以把人照亮,一瞬可以把人毁灭。

        江晚晚甚至有种回答错误,就会被他杀人灭口的错觉。

        “不是我身边的,那些男明星,很多都穿这个颜色的衬衫。”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贺胜霆是个谈判高手,很容易找到对手话里的漏洞,“所以你就放任我和其他男人撞衫?”

        “怎么会,高级定制,独一无二。别人怎么可能穿得出你这种只此一家的气质?”江晚晚为了保命,只能违心说道。

        贺胜霆哼了一声,“少给我灌迷魂汤。把这些衬衫全都换掉。”

        但好歹是放过她了。

        江晚晚后背早就冒出虚汗来了。

        等送走这位活祖宗,江晚晚觉得自己快要虚脱。

        幸好自那天之后,江晚晚过了几天安生日子,不然天天如此,她可吃不消。

        抱着这种侥幸心理,很快就到了周五。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周末,她就盘算着去医院好好陪母亲一天。

        心里一松,就来了兴致。把工具拿出来,准备在玉石上刻两刀。

        刚开始没一会儿,家里的阿姨就在楼下叫吃饭了。

        没想到这几天早出晚归的江馨月也在。

        饭间,江馨月跟二老汇报着自己最近的工作进展。嘴角快扬到耳根,眉梢眼角都是春风得意。

        江晚晚默不作声,只顾着填饱肚子。

        “这次的女主角设定是一个性格清冷的古代舞女。姐姐,你是干这行的,不如给我点儿建议?”

        江晚晚太了解江馨月喜欢搞事情的性子,喝了口水,才说:“演戏和跳舞两码事。演戏只需要把人拍得好看就行,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

        江馨月把筷子放下:“你的意思是,我就是个花瓶咯?”

        跟她起争执,简直是浪费时间。江晚晚直接忽略她的找茬,“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你——”被彻底无视,江馨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把筷子往桌上一拍。

        江晚晚就当没看见,站起身来准备回房。

        江振怀轻咳了一声,对江馨月低喝道:“馨月,你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闹小脾气。”

        江馨月把头撇到一边,一脸不服,“我又怎么了?只是问一句,就被甩脸子。都仗着我在家里年纪最小,都欺负我!”

        江振怀见她鼓着脸,心下不忍,放软了语气,“你瞧瞧,要真欺负你,谁能放任你的小脾气?你姐又不是那种心肠冷硬的人,你好好跟她说,她总会答应的。”

        江晚晚预感到,江馨月不知又给自己找了什么事儿。

        江振怀继续说道:“是这样的,虽然我们跟制片方说好了,内定馨月是女一。但为了避免外界非议,试戏的流程总要走一遍。但她跳舞这方便,肯定不如你专业,等到了试戏那天,你就去顶替她一下。”

        又是这套!

        上次就是顶替她去赴李应平的宴,险些把自己交代了。现在想起来,江晚晚仍旧心有余悸。

        “我一到镜头底下就紧张,到时候反而坏了你的事,我心里过意不去。”江晚晚敷衍道。

        江晚晚古典舞一绝,读大学时在圈内便崭露头角。江馨月才不信她这话,“你去都没去,怎么就觉得自己不行?”

        江晚晚扯了扯嘴角,“那就多谢你高看我。”

        说完不再废话,登上楼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本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谁知道江馨月不死心,没几分钟便推开江晚晚的卧室门。

        她手里提着好几个纸袋,上面印着蓝血品牌的标志,有些打眼。

        江晚晚却只看着江馨月,“有事吗?”

        江馨月把东西往江晚晚床边一放,“我知道,不下点儿血本,你怎么会心甘情愿。这些是我上次出国扫货精心挑选回来的。价值几何,你可以自己在网上查。只要你答应替我试戏,这些都是你的。”

        说实话,把这些爱物送给江晚晚,她也肉疼。但奢侈品可以再买,机会却一闪而逝。

        “你拿回去吧”江晚晚并不感兴趣。

        江馨月有把握,没哪个女人能面对这些珍品而不动心。

        她将袋子一个个打开,漂亮衣服,璀璨的首饰,还有别具一格的古董,摆满了江晚晚卧室里的圆桌。

        “这是我从法国淘来的,制作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从英国皇室流传出来,市值已经翻了几倍……”

        “还有这条裙子,古威先生最后的作品,很有传世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