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46章 这语气也太老夫老妻了

第46章 这语气也太老夫老妻了

        贺胜霆思考两秒,“算了,你直接回家等我。”

        这句话听着挺别扭,江晚晚立马划出楚河汉界,“好的,我马上去你家。”

        最后一个字刚说完,对方已经挂断。

        好像跟她多说一句,都是浪费精神。

        短短两分钟,用完了江晚晚整整一年的心累。

        到了水岸天畔,已经有人做好了晚饭。江晚晚没到两分钟,贺胜霆就回来了。

        听到院子里引擎熄了火,江晚晚有些坐立不安。

        不管认识贺胜霆多久,好像都没法在他面前变得自在。

        等他人走进来,那种压迫感更浓烈了。江晚晚笑得僵硬,“贺先生,你回来了?”

        贺胜霆解下领带扔给自己的女仆,不,女伴:“吃饭吧。”

        黎初悄悄呼出两口浊气,心道就当是练忍功了,把领带挂好。贺胜霆又支使她去盛饭。

        做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没什么,反而是上桌面对面和贺胜霆单独用餐,对江晚晚来说是个挑战。

        这不是折腾自己的胃么?

        江晚晚死磕面前那道素三鲜,食不知味。

        饭间,贺胜霆拿出一叠文件,推到江晚晚手边。

        “这是什么?”

        “自己看。”

        江晚晚拿起文件,开始翻阅。满满的几页纸,都是贺胜霆的学历背景,特长爱好。

        没有比这更完备的履历了。

        “这些用来做什么?”她不解地看向对面的某人,乌溜溜的眼眸软软地,毫无攻击性。

        “背下来。”

        “啊?”江晚晚从首页翻到末尾,足足六张纸。

        六张都是双面打印!

        “不……不用这么麻烦吧。”

        贺胜霆停筷,好整以暇地对上她震惊的目光,“作为一个合格的女伴,对自己挽着的男人一无所知,这像话吗?”

        甩了那几页纸给她,贺胜霆在饭后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

        “如果嫌晚,你也可以在这儿住。房间我让家里的阿姨给你收拾好了,今晚我不回来。”他离开之前这样说道。

        江晚晚只觉得狐疑,这语气也太老夫老妻了。

        她僵笑着婉拒:“不用了,我家里有门禁。”

        “随便你。”贺胜霆这样道,就好像刚刚他只是随口一提。

        看他没表现得多么强求,江晚晚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回到家,备完教案,江晚晚把那几张纸翻出来,瞄了两眼。

        喜欢的颜色:蓝色。

        喜欢吃的食物:麻辣烫。

        喜欢的车……

        他的喜好,竟然和她出奇的一样。就像从她脑海里复制出来的一样。

        而且他喜欢的东西太亲民了些,实在不符合他疏离冷淡的气质。

        不明白她也就不为难自己了,关灯睡觉。

        早上六点,江晚晚正睡得香,室外只有一线微弱的光亮,也早早被窗帘隔绝起来。

        就在这时,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

        江晚晚把脑袋撇到一边,皱了下眉,不想管。

        可打来的人耐心充足,一茬儿又一茬儿不让人安生。

        她憋着起床气接起来,“喂?”

        和她的睡意迷蒙不同,对方嗓音清醒又迷人,“起了吗?”

        贺胜霆!

        江晚晚把灯按开。想发飙但又不敢的感觉太憋屈了,“贺先生,这么早,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听你的语气,好像对我有很大意见。”

        呵呵,你全身上下也就理解能力像个人了。江晚晚维持着和声细语,“怎么会呢,作为一个优秀的女伴,当然得二十四小时待命。”

        “很好”这句夸奖听起来一点也不走心。

        江晚晚又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事儿吗?”

        “既然你这么优秀,不妨给你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我要城东黎味记的小笼包,城西chelsea的手磨咖啡。顺便帮我到私人助理那儿拿刚寄回来的衬衫。”

        江晚晚:“……”

        “江小姐,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就是,我想跟你同归于尽。

        江晚晚喉咙里提着一口气,“据我所知,您要的小笼包和手磨咖啡,一大早就有很多食客排队。等我拿到小笼包,再去买咖啡,小笼包凉了就不好吃了。”

        “小笼包凉了当然不好吃。怎么样让我吃到热气腾腾的食物,这是你该思考的问题。”

        说完,他干净利索地切断通话。

        江晚晚崩溃地把手机摔到被子上。

        还好,贺胜霆专门派了辆车来接她,送她前往目的地。

        可她一点也不感激好吗!

        江晚晚已经很久没有领略过大早上就累成狗的滋味。

        为了抢一笼包子,她头发都被挤散了。又马不停蹄地去买了咖啡。

        等到达贺胜霆家里,已经快十点。

        唯一庆幸的是,今天她上午没课。

        她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进门就看见始作俑者已经收拾妥当,一身精良西装,叠着长腿好整以暇地看过来。

        贺胜霆垂眸扫了眼腕表:“对于我来说,时间不仅是金钱这么简单。江小姐,你知道因为你的迟到,我损失了多大的案子吗?”

        江晚晚没兴趣跟他打机锋。她气还没喘匀呢。

        她绷着小脸点了下头,“既然这顿饭这么贵,那一定要好好享用。”

        贺胜霆笑不达眼底,“看来你对我有很大意见呐。”

        “不敢,只是我觉得,既然是女伴,就应该有平等待遇。我给你买早饭没问题,可大早上地,我把全城风景看了个遍不说,耽误你的大事就可惜了。”

        贺胜霆竟然说:“我也没想过你会答应。如果你拒绝,我绝对不会强求。”

        说完还一脸自己善解人意的表情。

        江晚晚差点儿把一口老血喷到他那张道貌岸然的俊脸上。

        包子和咖啡其实早就冷了。贺胜霆让家里的阿姨给江晚晚煮了碗面,他自己则开始吃包子,喝咖啡。

        江晚晚不时看他两眼,暗自吐槽他这种搭配可真够反人类的。

        鸡丝面热乎乎,香喷喷,吃了一半全身都暖起来。自己回血了,江晚晚便起了恻隐之心,“你怎么不让阿姨打热了再吃?”

        “我喜欢原汁原味的。”

        江晚晚理解不了大少爷的饮食习惯,埋头吃面。

        等她吃完,抬眼就发现贺胜霆不知何时已经把那份有些寒碜的早餐解决掉。一双黑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晚晚心里一哆嗦,“又……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