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44章 共舞

第44章 共舞

        身背巨债的江晚晚不得不低头,“我跳得不好,可能会踩到你的脚。”

        贺胜霆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不用担心,我教你。”

        他眼眸清亮,似乎能洞见一切。江晚晚不禁有些心虚,怀疑他对自己的底细一清二楚。下意识想避开他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点头,“那……那就麻烦你了。”

        “你也能叫麻烦?”

        低哑的嗓音,让人熏熏然。还好灯光晦暗,不太看得出她绯红的脸颊。

        紧接着,贺胜霆又是一句:“你也太看得起自己。”

        江晚晚暗地撇嘴,原来是这个意思。狗男人就是狗男人。

        两人下了舞池,四周翩翩起舞的男女在悠扬乐声的熏陶下,对视的眼神迷离暧昧。时不时交头接耳,嘴角含笑,满池春意。

        这比江晚晚曾经参加的任何一场比赛还要折磨人。当男人的手掌搭在她的腰上,她全身的肌肉下意识绷紧,整个人像根木头。

        “怎么了?”乐声大作的环境下,贺胜霆只能凑近她耳旁问道。

        男人身上清爽的味道萦绕四周,湿热的呼吸喷洒在肌肤上,又酥又麻的感觉攀上心尖。细小的颤栗过电一样让她失措,江晚晚本能地想要逃走,往旁边一挪脚,感觉踩到了什么。

        意识到什么,她立马收腿。就这么一小会儿,后脖上已经泛出香汗。

        贺胜霆倒不介意被踩一脚,笑说:“还真不会跳舞啊?”

        舞蹈学院毕业的江晚晚感觉自己的专业性被质疑了。但戏要演全套,她牵强地勾了下嘴角:“不是很熟练。”

        接下来,江晚晚可太难了。明明是王者,偏要扮成青铜,故意跟不上节拍,或者迈错了脚。

        因为她走步不到位,连带着贺胜霆会撞到其他人。每每有了状况,他还没开口,对方便率先认错。

        贺胜霆礼貌地回上一句:“是我不好意思。”

        温和的语气将翩翩风度展现得淋漓尽致。

        已经站在制高点的人,是不介意往下看的。

        没拉低他的形象,反而凸显了男人的蕴藉风华。江晚晚觉得划不来,收了捉弄的心思,勉勉强强跟上舞步。

        两人竟然出奇合拍。

        渐渐地,两人周围有了一圈圆环空隙。两人颜值类仙,十分登对养眼,驻足观看的人多了起来。

        等一曲终了,周围响起一阵掌声。江晚晚这才惊觉,被贺胜霆带入氛围,忘了找茬儿。

        两人走到场边,严景尧吹了声口哨:“你们俩练过吧,这么有默契。特别是江小姐,那么快就能跟上。”

        江晚晚脸上讪讪。

        贺胜霆笑睨她一眼,“是我教得好。”

        未免太会给自己脸上贴金。江晚晚心里哼了两声。

        严景尧却坏笑:“那江小姐岂不是要交一点学费?”

        江晚晚哪儿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暧昧,白玉似的耳朵红成樱桃色。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贺胜霆在伸手接侍应生手里的酒杯时,指尖擦过她耳廓,“学费就算了,没看她连幅画都赔不起?”

        江晚晚顺了好久的气。这个男人真是坏到骨子里,哪儿是痛脚他往哪儿戳。

        舞会后,严景尧说可以顺路送她。他眼底的八卦让江晚晚不寒而栗。

        “不用,她顺便跟我回去拿画。”贺胜霆一脸正气地说。

        没想到他的许诺这么快就兑现,江晚晚赶忙冲严景尧挥手:“严先生再见。”

        严景尧好笑地指了指自己:“你的债主在这儿了,把我哄好了不比多一位债主来得轻松?”

        “可终究是欠你的,在画修好之前,我没资格心安理得。”

        严景尧叹息摇头。这么一个三观正直的好姑娘,怎么就那么倒霉,被贺胜霆看上了呢?

        “那你,好自为之。”他意味深长地说道。

        江晚晚扬了扬手里的包:“放心,我随时带着防身武器!”

        在贺胜霆黑脸的同时,严景尧抑制不住地笑出声来。

        贺胜霆让司机回去,他亲自开车。让江晚晚在原地等两分钟。

        江晚晚站在后现代艺术风格的雕像前,观赏着不远处的灯光喷泉。

        忽地,听到耳熟的声音传来。

        她略偏头,就看见雕像后方的谈陌背对着,向三个垂首的女人严厉道:“她不高兴了,贺先生就会不高兴。连贺先生都要看她脸色的人,你们竟然不怕死地去冒犯!要是觉得环亚庙太小,明天就可以去人事部办离职。”

        那几个人,可不就是刚才在花房遇上的女人!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谈陌,也有这么疾言厉色的时候。

        也是,没两把刷子,敢当贺胜霆心腹?

        江晚晚收回目光,心里仍旧存有疑惑。那个连贺胜霆也要看脸色的人,是谁?

        还没得出答案,一辆宾利汽车停在面前。车窗降下,贺胜霆:“还愣着干嘛?”

        颐指气使的语气,真难想象这世上有人能收服这等妖孽。

        一路驱车到了水岸天畔,偌大的房子,没有一丝人气。

        随着两人踏入,客厅内的灯光自动亮起来。画在楼上书房,江晚晚来过。

        拘束了一晚上,贺胜霆将领带扯开,扔到沙发上。然后指了指墙壁,“画在那儿。”

        江晚晚随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就看见那幅传世名画《青鸟之死》。

        能被书画界追捧上百年而不逊色,果然名不虚传。

        江晚晚驻足观赏良久,忽地发现旁边的收藏印里,有“贺胜霆印”几个字。

        篆体鲜红,赫然是她刻的那枚印上去的。

        她“咦”了一声,又朝其他几幅画看去,竟然都盖了那枚印。

        江晚晚心里犯嘀咕,当初送他的时候,不还满满的嫌弃么。这会儿一看,就像小朋友得了心仪的礼物,恨不得满世界显摆。

        有些挖苦他两句,但一想有求于他,最后还是作罢,伸手取画。

        画的位置有点高,她只能踮起脚去够。这幅画比她还值钱,自然小心翼翼,手都酸了还是没能成功。

        正在与画框搏斗的她没注意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男人很容易把画拿下来,那叫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