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43章 嚣张

第43章 嚣张

        她往后挪了一步,扯开话题:“我穿得这么随意,不适合当你的女伴。”

        “这有什么难的”贺胜霆丝毫不给她退缩的机会,扬声叫谈陌。

        二十四孝助理有求必应,转眼进了来,手里提着三四件礼服,任江晚晚挑选。

        “时间比较仓促,不过还好,衣服都是现成的。委屈江小姐了。”

        六位数一件的礼服也算委屈她的话,天底下不知多少女人上赶着受这种委屈。

        裙子都很漂亮,各有特色,奢丽无比。

        江晚晚还没拿定主意,贺胜霆脸色不虞地开口:“怎么都是抹胸的?”

        整个总裁办不怕加班,不怕熬夜,就怕贺先生眉头压低一截。

        谈陌赶忙认错:“是我思虑不周。”

        江晚晚怕某人发难,随手拿了件鹅黄色礼裙,“就这件吧,我挺喜欢的。”

        贺胜霆放过谈陌,去看礼服,点了点头,对谈陌说:“找一条披肩过来。”

        十分钟后,江晚晚换好了礼服。鹅黄的颜色衬得她皮肤白得发光,头发被造型师盘起,让她看起来温婉又典雅。

        贺胜霆看着她,微微出神。

        末了上前去,将披肩给她围上。

        白嫩纤薄的肩膀被遮挡得严严实实。

        贺胜霆突然出声问:“平时穿吊带吗?”

        江晚晚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大眼睛里闪烁着茫然,“嗯?”

        贺胜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俊脸微沉,“不许穿!”

        江晚晚窘然道:“为什么不许?”问完又改口,“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没有妨碍到你什么吧?”

        “犟嘴的人,在我这里借不到画的。”

        江晚晚被拿捏住七寸,乖乖点头。

        贺胜霆的眉心这才舒展了一点。

        两人进去的时候,舞会已经开始了。贺胜霆一露面,就像往湖里撒了美味的鱼饵,人群往这边涌来。

        他和每个人打招呼,都能一口叫出对方的名字。有的和他仅有一面之缘,顿觉脸上有光,对他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贺胜霆是天生的领导者,人心拿捏得分毫不差。

        有人难免对江晚晚的身份感到好奇,开玩笑似的问:“这位小姐是哪家的千金?能得贺先生青眼,想必蕙质兰心。”

        江晚晚被人这么一顿夸,窘迫不已。

        贺胜霆含笑介绍她:“这位是江小姐。蕙质兰心这种词儿千万别往她身上套,不让人头疼就不错了。”

        没跟人交底,但话里透着一股无奈的亲昵。众人看江晚晚的眼神,顿时微妙不少。

        江晚晚满身不自在,知道他故意的,手伸到他背后,拉了下他的衣摆。

        谁知道贺胜霆拉过背后那只作乱的小手,眼底闪着笑意,“别闹。”

        好吧,这下其他女人看她的眼神已经带毒了。

        江晚晚瞪了他一眼。

        贺胜霆像没看见,扭头对其他人道:“她眼睛不太舒服,我先失陪。”

        然后将她带到偏僻一点的休息区。

        一到静处,江晚晚再也忍不住:“谁眼睛不舒服!”

        贺胜霆“关切”道:“我刚刚看你白眼仁比黑眼仁多。”

        江晚晚快被他噎出病来,“我那是在表达我的不满!”

        “别表达了,怎么表达都没用。”

        “……”

        “我找了一大圈,原来你们在这儿躲清净!”一道慵懒的男声传来。

        江晚晚扭头就看见债主严景尧手臂搭着西装外套,走了过来。

        他随手将衣服扔在沙发脊上,随后落座。

        江晚晚冲他点了点头,心里打鼓:“严先生也在。”

        怕什么来什么,严景尧朝贺胜霆那边昂了昂下巴,“他同意把画借你了吗?”

        “没有”江晚晚还未出声,贺胜霆率先说道。

        “那幅画她挺无所谓的,所以毫无诚意。”贺胜霆不留情面地揭她的短。

        江晚晚急道:“我没有!可能贺先生太宝贝那幅《青鸟之死》,我也理解的。”

        这会儿态度乖顺得不得了,哪儿还像刚才对他又打又咬,那么嚣张!

        贺胜霆放松身体,叠着一双长腿,手肘靠在沙发扶手上,袖口往上缩了一截。腕上还是那支低调的手表。

        他冲江晚晚扬了扬手里的酒杯:“那就谢谢江小姐的理解。”

        谁要你谢!

        我只想要那幅画!

        江晚晚被他的话堵得进退不得,心里郁闷得不行。一气之下,真的抬手和他碰了下杯,将杯子里的酒当水喝。

        这下瞪人的换成了贺胜霆。

        严景尧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人打眉眼官司,万年铁树开花,真是难得在贺胜霆脸上看到这么生动的表情。

        严景尧长相清俊,笑起来更是标准的芳心纵火犯,“江小姐已经尽力了。既然贺总不忍割爱,我另想办法就是了。不如这样,我邀你跳段舞,那幅画一笔勾销如何?”

        江晚晚全然没察觉贺胜霆周身渐渐低下来的气压,反而觉得这个提议对自己来说十分划算,“真的!”

        怕严景尧反悔似的,她立即站了起来,委婉催促:“舞曲好像已经到了后半段。”

        贺胜霆也看向严景尧。他就是有种举重若轻的本事,哪怕已然动怒,明面上仍旧云淡风轻。

        但严景尧就是觉得,他的眼神很瘆人。

        不过严景尧皮厚,视而不见,站起身朝江晚晚伸手邀舞,“那的确是我的荣幸。”

        江晚晚开怀一笑,明灭的灯光将她眼底的灯光折射得更为璀璨。连严景尧这种流连花丛的风流子也心神晃动。

        “严景尧,你要是觉得太闲,我可以通知你们家,把你送回港城。”贺胜霆淡然出声。

        都连名带姓地叫他了,严景尧哪儿能不怵。他赶忙把手缩回来,改为扶额,“江小姐,我有些不胜酒力,不如让你们贺总陪你跳吧?”

        你们是谁们?江晚晚瞄了眼贺胜霆阴翳的脸色,有点不敢上前搭话。

        贺胜霆“勉为其难”起身,“走吧。”

        江晚晚不知所谓地眨了两下眼睛。

        “不是要跳舞吗?”贺胜霆已经靠近,一把拉过她的手。

        “哎!”江晚晚没防他突然来这么一手。

        “不想借画了?”贺胜霆一锤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