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42章 将她的脸扣在自己胸口

第42章 将她的脸扣在自己胸口

        “我可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万一惹得贺先生不快,我可就惨了。到时候他就算不赶我走,稍微表一下态,人事部就能给我小鞋穿。再说了,明目张胆勾引男人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不然偷鸡不成蚀把米,就太划不来了。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早就不兴用身体去换男人的注意力。女人嘛,还是得自立,自己都不给自己脸面,就只能等别人打脸了。”

        “这话说得不错,不像有的女人,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朝男人床上拱。贱不贱呐?”

        “勾引别人就算了,贺先生可是根正苗红的家族继承人。什么女人没见过?不过现在的捞女可真豁得出去,想想也是,那可是堂堂贺氏的总裁,就算不能登门入室,哪怕给套小别墅养着,也比外面累死累活来钱更快。”

        ……

        一墙之隔,江晚晚捏着书页的指节渐渐泛白。

        如果还听不出来那几个女人是在指桑骂槐,她这双耳朵就算白长了。

        捞女?

        环亚总裁办的那帮人都是这么看她的吗?

        不过也是,上次因为给她拍照而被撤职的李京,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被人往身上泼脏水,没人还能心如死水。江晚晚心里翻涌着一股烦躁。

        正准备合上书,重新找个清净地方,上方的花枝朝这边摇晃着。枝叶上的水珠簌簌撒落,江晚晚的书湿了不少。

        有人刻意在花墙那边压弯花枝,花枝反弹摇曳,上面的水自然洒到墙这边来。

        江晚晚心头火起,刚站起身,一道颀长身影从后门走了进来。

        贺胜霆穿着一身深蓝色西装。他是天生的衣架子,身材比例完美,像是这类高定西装的代言人。

        这么一个行走的画报猛地戳进人眼窝里,会让人心脏停滞。

        江晚晚哑然片刻,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

        而花墙那边,嘲笑声还在继续:“如今异想天开的人太多了,都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听说她们家开了一个拉皮条的小公司,看来是家学渊源。倒贴嘛,也不需要什么成本。”

        刚刚她一个人听见,只是生气而已。当下却像被人捏住心脏,难堪至极。

        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她轻声开口说起正题:“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帮帮我……”

        话还没说完,贺胜霆大步走近,拉长的影子笼罩在她身上。

        两人离得很近,江晚晚瞬间脑袋一片空白。

        贺胜霆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江晚晚脸上充血,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连忙伸手推拒。

        “放开我!”她挣扎间,抢夺到一丝空间。

        但下一秒,又被男人扣住后脑勺,压向他。

        他辗转不放手,紧紧贴住她,湿润的舌尖在她唇畔探索。

        花墙那边的人闻声过来,看见这一幕,瞠目结舌。

        这哪儿是江晚晚倒贴,明明就是自家总裁强迫!

        意识到有人过来,江晚晚更加气恼,怒火烧得手脚发软。

        还好贺胜霆及时地扶住她,恋恋不舍地离开小女人嫣红的唇瓣。将她的脸扣在自己胸口。

        他冲几个女人寒声道:“要我让谈陌把你们请出去吗?”

        几人花容失色,落荒而逃。

        李秘书走在最后,刚到门口,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

        她诧异回头,就见江晚晚一双眼睛湿红,扬起的手脱力地垂下去。

        这个女人疯了!

        李秘书心里隐隐期待贺胜霆发怒,才能让刚刚自己和同伴奚落江晚晚的那些话,显得没那么可笑。

        可贺胜霆那样不可一世的男人,就这么静静望着面前的女人,紧紧握住她的手腕不放。

        “李秘书,快走吧,谈助理过来了!”顶头上司过来料理人,李秘书回过神,赶紧离开。

        江晚晚抽回手,将长椅上的书捡起来塞进包里。抽出一张纸巾,狠狠擦着嘴唇。

        贺胜霆夺过她手里的纸,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倒打一耙是不是?刚刚是谁让我帮忙的?”他语气满是嘲讽。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江晚晚忍不住跟他理论:“我找你帮忙,不是因为这个!你还嫌我的名声不够坏吗!”

        “被当成我的女人,反而是在污蔑你?”贺胜霆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周身溢着散不开的冷意。

        他的身高和气势,注定了看人时的居高临下。江晚晚心里有些发毛,气鼓鼓地说:“不,是我配不上贺总!”

        “配不上,就要感恩戴德。你这是感恩戴德的表情吗?”他敛了冷意,慢条斯理说道。

        江晚晚噎了一下,偷偷瞄了眼男人的脸。他皮肤偏白,这会儿脸颊上微微泛红。

        一时有些懊恼自己的冲动,毕竟是有求于他。

        “现在怎么不说话,刚刚不是还气势汹汹地打人吗?”

        江晚晚忙垂下头,“我刚刚是条件反射,没用太大力气,不疼吧?”

        “我给你一耳光,你试试。”

        他有多记仇,江晚晚不是没见识过。可画还没借到手……

        她狠了狠心,扬起小脸对着他,“你打回来吧,我不会对别人说的。”

        灯光下,她肤如凝脂。脸颊上看不到一丝毛孔,满满的胶原蛋白。

        一巴掌下去,明天肯定又青又肿。

        当贺胜霆冲她抬起手的时候,江晚晚指节捏紧,赶忙闭上眼睛。

        半晌,男人身上清新的气息临近。微润的触感贴了上来,甚至还发出“啾”的一声轻响。

        江晚晚气得想砍人,齿缝里磨出三个字:“贺——胜——霆!”

        男人眼尾含笑,率先握住她两只手腕,“君子动口不动手。”

        江晚晚犹如一只难以挣脱的小兽,“呜嗷”一下咬在他手背上。

        不是让她动口不动手吗!

        这一口持续了好一会儿,连她都有点儿不好意思,男人仍旧没有出手阻止。

        江晚晚讪讪松口,他手背上留下一圈小巧的牙印。

        “又是巴掌又是咬人,要换成别人,我早给他定好祭日。想让我帮你,就当我的女伴。”

        这句话,带着霸道的温柔。江晚晚简直不敢仔细揣摩,就怕她是自作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