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41章 比哭还难看

第41章 比哭还难看

        江晚晚陡然瞪大眼睛:“!”

        他这么好说话?!

        严景尧抚着胸口,痛心疾首:“这么多年兄弟情,你同我还没有和江小姐熟,以后还是少联系为妙。”

        贺胜霆转身离开,不想当他的观众。

        江晚晚本想清理一下现场,酒店经理变得无比客气:“不劳您动手,清洁人员立刻就过来。”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江晚晚客气道。

        “怎么会,严总的朋友,就是我们的贵客。”经理恭敬说道,恨不得把江晚晚供在手心上。

        出了酒吧,盛灿早已按捺不住心里的八卦,“你什么时候结识的极品男人,竟然敢藏私!”

        “谁?”严景尧,还是贺胜霆?

        盛灿用手肘轻撞她一下,“别跟我装傻啊。我在媒体界混了这么久,影视圈明星也接触了不少。刚刚那个什么贺总一过来,我都觉得自己眩晕了一下。那张帅脸,搁娱乐圈也超出平均水准老远。说是整容模板也不为过了。”

        “没有那么夸张吧,我怎么觉得……严先生更帅一点?”江晚晚回忆了一下两个男人的面容,严景尧的模样清晰地浮现在脑海,而贺胜霆的五官却模模糊糊。

        自然,严景尧完胜。

        “咳咳!”一阵做作的咳嗽声让江晚晚回过神来。

        回头就看见贺胜霆和严景尧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们身后。

        严景尧手握成拳,拢在唇边轻咳。而贺胜霆修长的身型挺拔如松柏,带着煞气的俊脸让人不寒而栗。

        江晚晚顿时如遭雷劈,苦苦地笑了一下,比哭还难看。

        贺胜霆冷笑一声:“明天你不用过来拿画了。”

        说着就上了车。

        江晚晚心里一急,上前去敲着他的车窗。

        贺胜霆冷酷地让司机开车,脸都没露一下。

        江晚晚追着车跑了两步,无比丧气。

        “完了!”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这下她可怎么向严景尧交待?

        而事主严某人则笑得无辜:“江小姐,虽然很高兴你这么有眼光,但贺总的那幅画,我可等着呢!”

        说着和她挥手道别,也上车离开。

        江晚晚耷拉着肩膀,试图在盛灿那儿得到一丝丝安慰,“他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吧?”

        盛灿也觉得流年不利,但还是实话实说,“从他的表情来看,会的。”

        江晚晚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怎么就只记得我说他不如严先生,你还夸过他比男明星好看呢!”

        盛灿的话让她心口一跳,“这说明,你的话在他那儿还挺管用。”

        有吗?

        不管有没有,在画修好之前,江晚晚需要一段缓冲期。

        第二天,她将画送到爷爷的挚友那儿修复,又硬着头皮联系了谈陌。

        谈陌的回复是贺先生行程已满,没空见她。

        “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要见他一面,二十分钟,不!十分钟也行。”这一次她要把贺胜霆夸到天上去,让他舒心顺意,没准儿一高兴就把那幅画借给她。

        谈陌的回答十分公式化:“贺先生等会儿还有一个商务酒会要参加,就算有空,也得酒会之后了。”

        “我可以等!”

        谈陌无奈,把地址报给她。

        酒会设在六星级酒店,江晚晚没想过进去。但刚下车,谈陌的电话就来了。

        “这两天气温低,进来等吧。我马上出来接你。”

        江晚晚忙说:“谢谢,会不会耽误你时间?”

        谈陌笑了:“这种酒会,我又不是主角。”

        江晚晚十分感激。可谈陌的好人品怎么就不能感化一下他老板,让某人也能有这份善心呢?

        没等多一会儿,谈陌就来了,领着她往里走。

        贺氏总裁的首席助理,一路刷脸进去,畅通无阻。

        谈陌将她领到一个温室花房,“我还有事,只能委屈你在这儿等一会儿了。”

        然后指了指玻璃房外,“外面有吃的,要是饿了就自取。”

        “没关系,你们那边结束,给我打个电话就行。”江晚晚不想麻烦他太多。

        谈陌点了点头,抽身朝灯火通明的大厅走去。

        江晚晚这时候才有空打量这个温室花园。

        在记忆里,还没见过这么大的花房。妍丽的繁花竞相绽放。空气中一股清淡的花香味,并不刺鼻,显然是请了顶尖园丁精心侍弄。

        这么美的地方,赏花的人自然不会只有江晚晚一个。

        听见脚步声,她扭头看见几个打扮精致的女人进了来。

        为首的那个穿着奢丽的礼裙,也不知道裙子是用什么材质裁剪的,在灯光下泛着温柔的光泽,华美至极。

        “咦,还以为这里面没人呢。舞会马上就要开始,稍微有点头脸的都去了呢。李秘书,我们也赶紧吧。”另外一个女人开口了,语气里带着急切。

        同时对花房里不知道从哪儿冒出的江晚晚有些不屑。一身休闲装,连像样的礼服也没有。

        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一看就登不上台面。

        有时候女人的嫉妒来得莫名其妙,尖刻也就随着这种情绪浮出水面。

        江晚晚要是开口理论,也就变成她们的同类。于是她只冷冷扫过去一眼,走到花房深处去。

        眼不见心不烦。

        “时间还早呢,等会儿被人邀舞,腿都要累得木掉。在这儿休息几分钟。”为首的那位李秘书娇声说道。

        女人的话里带着一股得意,越过身后的花墙透过来。江晚晚充耳不闻,坐在长椅上,拿出一本古画修复研究的著作看了起来。

        “我看还是尽快进去,贺先生还等着呢。说起来李秘书可真幸运,从来没听说他让我们的人选作女伴呢!光是想想能站在他身边,都觉得窒息。”

        李秘书笑道:“你们这一说,我心里更紧张了。等会儿要是给贺先生丢脸了怎么办?”

        “贺先生虽然在公事上严厉,但在外国受了那么多年精英教育,人很绅士。别说当他的女伴了,有时候他淡淡扫过来一眼,我的心跳都跟发疯了似的。”

        女人谈论起贺胜霆的时候,总是满满的崇拜。他的确有那种让人神魂颠倒的魅力。

        “近水楼台先得月,说不定等会儿李秘书还能被他邀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