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40章 我跟你很熟吗?

第40章 我跟你很熟吗?

        盛灿遇上麻烦了。江晚晚勒令自己镇定。

        她发微信的背景并不嘈杂,人一定和酒吧有一定距离。

        江晚晚一下子就想到酒吧往里,是一家配套的酒店。

        她顾不上其他,小跑过去,在酒店走廊上找到了被陌生男人拖住的盛灿。

        男人人高马大,手臂勒着盛灿的脖子,后者脸涨得通红。

        一阵热血直冲江晚晚大脑,她轮着包,就朝男人脑门儿上砸去。

        男人大惊,往旁边一躲。容量不小的枕头包撞到墙壁上的挂画。

        “嘭”一声脆响,玻璃崩裂,残渣满地。

        “你!”男人呆滞地看着那幅被背包拉链刮痕迹的画纸,咽了咽口水。

        顾不上修理江晚晚,落荒而逃。

        江晚晚将软坐在地上的盛灿扶起来,“你没事吧?”

        盛灿深喘两口气,摇了摇头,“没事,喝多了点儿,战斗力不行。”

        江晚晚后怕道:“还是快点儿离开这儿吧,以后少喝点儿。”

        回忆起刚刚被男人牵制时,难以反抗的无力,盛灿也有些后怕。

        她点了点头,“看来我是没有做浪子的命。”

        江晚晚捡包的空挡,就见一个身穿职业西装男人打头过来了。

        他身后跟着几个黑衣男人,看起来不太好惹。

        “不好意思,这位女士,刚刚您打碎的这副画作,是我们老板亲自飞到法国拍回来的名作。事情已经发生,尽快处理,我也好对上面有个交代。”男人表情客气,前因后果说得明明白白。显然是要先礼后兵。

        联想到刚刚那个男人的畏惧逃避,江晚晚心里一沉。

        这时她才顾得上去看,张开了裂缝的画纸。她倒抽一口冷气。

        上世纪著名西方画家得洛迦的成名作。

        从纸页的陈旧程度,和鲜明的画技特点来看,很大程度,就是真品!

        “别骗我是文盲,如果真是名家珍藏,怎么会随随便便挂在酒店墙壁上。你们酒店号称六星级,吃相不会这么难看吧!”盛灿对绘画没有研究,如果照常理看,她的推论十分符合常理。

        可是……这就是一家不按常理出牌的酒店!

        江晚晚掌心冷汗直冒,克制着颤声问道:“这幅画,值多少钱?”

        “这幅画于前年拍得,成交价是一千四百万。今年得洛迦的画作被炒得火热,没有一件拍品低于两千万。”

        这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江晚晚眼前发黑。

        她苦笑道:“虽然说这种话很无赖,但我只能告诉你,我赔不起这么多钱。”

        她很识货,也很诚实。但就是运气不太好。酒店经理为难地沉吟,最后只能给自家总裁打电话:“严总,酒店遇上一点麻烦……”

        通话后,经理对江晚晚说道:“墙上的几幅画,是严总的爱作。我不敢擅专,两位稍等。”

        盛灿这会儿已经傻眼了。

        她就是出来喝个酒而已,怎么会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盛灿哭丧着脸,“都怪我不好。如果等会儿他们要砍手砍脚泄愤,你就把事情推到我身上来。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把画给打碎。”

        虽然心里也七上八下,但江晚晚强自镇定下来。摸了摸盛灿的头发,“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大不了就赔钱。今年你的生日愿望不是暴富么,万一愿望实现,不就都解决了吗?”

        盛灿眼泪汪汪,“你别安慰我了,现在可怎么办啊!”

        “严总!”经理见自己等的人来了,出声叫道。

        江晚晚回头,就看到严景尧走了过来。

        他旁边立着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那人穿着黑色西裤,黑色衬衫。袖口松松挽着,露出一截劲瘦的小臂。

        同贺胜霆正面遇上,却在这么狼狈的情形下。

        “江小姐,真巧”严景尧没想到经理把他叫下来,是因为江晚晚。

        余光瞥了眼贺胜霆,他一副作壁上观的样子。

        “严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再见面是在这种情况下。”江晚晚没什么好抵赖的,索性大大方方说道。

        她这么爽快,让严景尧有些诧异,“没关系,大家都是朋友,总有不小心失手的时候。”

        话里有话,贺胜霆睨他一眼。

        “当初拍下这幅画的时候,还是几位收藏家忍痛割爱。就这么碎了,怪可惜的”严景尧嘴上这么说,但那一地的碎片,他看都没看上一眼。

        江晚晚上前去,将画纸捡起来,“今天的确是我太莽撞。”

        她脸上满是歉意,却没有丝毫矮人一截的奴颜婢膝。这份沉稳不禁让人刮目相看。

        严景尧挑眉,静静等着下文。

        “上世纪的画作,因为材料和日常保养不到位,风化或者开裂是常有的事情。收藏者拍得之后,拍卖行大都会提醒画作日常保管的适宜光线和温度。”她语调不疾不徐,很有条理。再尖刻的人听了,也忍不住跟着她的思路走。

        所以,这幅画本就不适合挂在这里。

        “我这人比较随性,当时就图个好看。”严景尧笑呵呵地说道。

        江晚晚也知道,不适合是一回事,画主人的想法又是另外一回事。并不能当作洗脱罪名的理由。

        “如果严先生信任我的话,可否给我一点时间。我爷爷的好友是著名的古画修复师,能不能让他试试?”要钱没有,这是江晚晚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我倒是愿意给你一段时间,但这条走廊是主要通道,每天人来人往,算是个门面。四幅画中间缺了一幅,看着不太协调。”严景尧摸着下巴思忖道,十足的完美主义者。

        说着他又笑道:“正好贺总最近拍回来一幅《青鸟之死》,我甚是喜欢。不知道贺总是否愿意割爱?”

        贺胜霆毫不客气:“我跟你很熟吗?”

        严景尧冲江晚晚耸了下肩:“那我就没办法了。”

        场面僵在那儿,江晚晚想求两句情,可她和贺胜霆又能是多亲密的关系呢?

        万一又被他一句“我跟你很熟吗”给怼回来又怎么办?

        江晚晚咬住唇,可怜巴巴地看了贺胜霆一眼。

        贺胜霆有点想捏她的脸,但地点不合适。拇指撵了下食指,淡声对江晚晚道:“你明天过来拿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