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39章 在她侧脸吻了一下

第39章 在她侧脸吻了一下

        江晚晚:“……”

        飞机着陆的时候,异国正是傍晚。

        合作方的人早就在机场迎候。

        贺胜霆瞧了眼不远处西装革履的人群,对江晚晚说:“就送到这儿吧。”

        江晚晚第一次送机,直接把人送到目的地。四周都是西方面孔,相比之下,贺胜霆更容易让她升起亲切感。

        见他抬腿就要转身,江晚晚心里一慌,下意识地拉住他的衣角。

        贺胜霆回眸。

        江晚晚张嘴想问她该怎么办,余光瞥见身旁的情侣正忘我吻别。

        她失神的刹那,贺胜霆不知什么时候俯下身来,在她侧脸吻了一下。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想要这个。”亲完之后,他低声在她耳边说道。

        江晚晚四肢都麻木了。

        贺胜霆把谈陌留给她,只身朝迎接他的那群人走去。

        哪怕在众多西方男子中间,他依然高大卓拔。从容不迫的谈吐间,更多了一份东方男人的俊逸风骨。

        一,二,三,四,五……

        江晚晚数了数朝他拋媚眼的外国小姐姐。

        她突然生发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触感。

        贺胜霆一坐上车,前面的司机便递了个手机过来。

        按亮屏幕,上面赫然是一男一女的合照。年轻女子杏眼弯弯,樱唇粉嫩,甜进人心坎里。

        贺胜霆面色沉冷,打开车窗,将手机扔出窗外。

        江晚晚吃了晚饭刷朋友圈,就看见李京发的心情,说是手机丢失,不要相信任何来自他的消息。

        她评论了个同情的表情。

        下楼喝水的时候,刚好碰上刚回家的江振怀和江馨月。

        江振怀一见到江晚晚,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到底在鬼混些什么!现在圈子里都传开了,你得罪了环亚高层,连李京也受到牵连,在辉城混不下去。上次得罪贺二少就罢了,得罪了环亚,想踩死我们家的小公司,连手指头都不用动一下!”

        不出江晚晚意料,江馨月在旁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不难猜测她在江振怀面前进了什么样的谗言。

        “李京只是替我拍了几张照片而已,如果这样也能把环亚高层得罪了的话,那我的能量也太大了。”江晚晚已经习惯江振怀对江馨月的偏听偏信,生气没有用,所以她语气尤为平淡。

        “上次得罪贺二少的事情还没解决呢,不知道是不是他一直怀恨在心。现在咱们家拿到投资,生意刚有了一点起色,可经不起这种风浪了!”江馨月敲着边鼓。

        上次贺川的打压,就让江振怀吓破了胆。这会儿听了江馨月的话,心里更为震怒,对江晚晚呵斥道:“这次事情不伤及公司还好,否则的话,不要怪我绝情!”

        他敌视的表情,让江晚晚的心脏沉到谷底。

        江振怀警告完之后,转身离开。

        江馨月站在原地,对江晚晚哂笑道:“现在不仅是我,整个公司都知道你是个丧门星。不管现在,还是将来,公司都不会有你的一席之地。想要越过我去,等下辈子吧!”

        江晚晚只觉得好笑。看来上次李京弃用她,而选择了自己的事情,把江馨月折腾出心理阴影了。

        “放心吧,我对你在的地方没兴趣。不过娱乐圈竞争压力大,那天就算李京给你拍了照,也不见得会推荐给《添香》做封面。毕竟长得漂亮的明星那么多,是吧?”

        江馨月恨得咬牙切齿,高昂着下巴道:“我一定会红给你看!”

        江晚晚心里摇了摇头,千方百计地想红只是为了争一口气,魔障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是初冬。江晚晚又增带了一个幼儿班,忙得头昏脑涨。

        盛灿约了她好几次,她都没空。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她总算挤出空来,到了盛灿最近强烈想试试的酒吧。

        酒吧装潢高端奢华,价格贵得令人咋舌。

        盛灿发了奖金,放出豪言,就是要痛醉一回,才对得起自己大半个月的吃糠咽菜。

        江晚晚只给自己点了杯低度数的鸡尾酒,总要有个人是清醒的。

        一看到酒,盛灿就撒欢了,这个尝尝,那个试试。很快脸颊就充盈着两团红云。

        “最近江馨月混得不错嘛,听说有一部名导的古偶快开播,已经内定她为女二。前天我看到她,开着一辆帕拉梅拉,别提说高调。”盛灿身在媒体圈,和江馨月的圈子更靠近。就算她不打听,也有大把的八卦聚集在身边。

        江馨月怎么作,只要犯不到她身上,江晚晚都无所谓。她也就没开口。

        “估计是攀上哪个后台了。她这人我最清楚,过得不好,恨不得你比她更不好;过得好更不得了,翅膀硬了飞上天,也得留一只脚把人踩进泥里。”盛灿倒是看得明白。

        江晚晚端着酒杯笑起来,双眸闪亮,眼睛里像布着星空一角,“你损人的功力越来越深厚了。”

        “本来就是!捧高踩低,这种人我见多了。”

        见她越说越气愤,江晚晚不想坏她的心情,给她续了杯酒,“不是要喝酒吗?喝吧,今晚我负责毫发无损地把你送回去。”

        “我先去个卫生间。”盛灿撑着桌边站起来。

        江晚晚伸手想扶她,“我陪你一起。”

        “别,显得我多没用!这才哪儿跟哪儿。”

        江晚晚拗不过她,只能放任。

        这一等就是十几分钟,江晚晚坐不住了,起身找人。

        打电话没人接,卫生间,舞池里找了一圈也没人影。江晚晚急出一身冷汗。

        她只能上行去包厢里找。越往上,消费的人身份越贵重。

        江晚晚只能爬楼梯上去。一路都不见盛灿的踪影。

        最上层的包间最为轩敞,装修奢丽如仙境,光是暧昧的氛围就让人感受到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

        恰好有侍应生推门出来,江晚晚顺着门缝往里张望。

        好死不死,对上贺胜霆幽冷的眼睛。

        江晚晚心口一跳。

        他怎么会在这儿!

        看到贺胜霆,就不禁想起异国的那个吻。她全身上下都开始升温。

        江晚晚想都没想,拔腿就跑。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一下,盛灿发来微信:“晚晚,你在哪儿?快来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