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38章 他强大,并且无情

第38章 他强大,并且无情

        “去你的。你不知道,山里什么都没有,为了避湿寒,村民都擅长酿酒,度数贼高,我酒量不涨都对不起喝吐的那几个日日夜夜。”

        江晚晚见她虽然瘦了,却精神饱满的样子,渐渐也放心了。

        “我看你哪儿是又苦又累,明明乐不思蜀!”

        盛灿随遇而安,笑眯眯也不辩驳。想了想,还是开口:“听说李京转让自己的工作室了。”

        江晚晚没想到这么快,“他在娱乐圈经营了这么多年,真的回天乏术了吗?”

        “刚开始,只是说他与投资方有了矛盾。但并不排除杂志社内部有人看他不顺眼,故意夸大其词。但这次的风声,是从环亚总裁办传出来的。你说呢?”

        盛灿叹道:“这就是资本的力量,或许环亚那边根本没有说过一句话。但高层的态度,就足够让李京混不下去。”

        江晚晚陡然想起,那天贺胜霆说最讨厌有人在他面前耍花招。

        一阵寒意直逼心头。

        盛灿拍了拍江晚晚的肩膀,“别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只是李京得罪了环亚那尊大佛,与你无关。”

        真的与她无关吗?

        本以为贺胜霆的警告,只是一时不快。但就是他的不快,成了风向标,摧折了一个人的命运。

        他强大,并且无情。

        得知李京要离开辉城,去外地发展,江晚晚心里过意不去。

        犹豫了两天,还是决定去送一送他。

        怕去机场的路上堵车,江晚晚特意起了个大早。匆匆忙忙到了李京所在的航站楼。

        李京拉着行李箱,并没有预想中的颓唐。一见江晚晚,就笑起来。

        “你还真来了?”自从疯传他被环亚封杀,不少人明哲保身,隔岸观火。

        江晚晚气还没喘匀,“不然呢?”

        “谢谢你能来送我。”

        其实两人的关系并不亲近,江晚晚来送别,更多的是愧疚。

        没想到贺胜霆那么狠绝,原本她是想替李京说情,结果却起了反作用。

        “别这副欠了了我十个亿的表情。想想从业这么多年,我也只是用镜头记录造型精致的摆拍人物,完全违背了我入行的初衷。壁虎断尾,也是重生。”李京倒是很想得开。

        江晚晚被他的豁达感染,“那我应该恭喜你。”

        “当然,如果不是地点不合适,我应该同你喝一杯。”

        两人相视一笑。

        快到检票时间,李京看了眼手表,善意提醒,“环亚高层的意思让人琢磨不透。你适合名利场,却又太不适合。”

        江晚晚懂他的意思。就是他不说,她也知道离贺胜霆远点儿。

        贺胜霆的权势太强大,哪怕并没有被他针对,只是扫过台风尾巴,也能让人万劫不复。

        “我该走了,虽然更习惯用相机拍照。但今天不想免俗,江小姐,愿意和我拍一张合照吗?毕竟你是我拍过的众多模特里,唯一一个来送别的。”本质上,李京仍是个浪漫主义者。

        “当然。”江晚晚点头应着,站到李京身边,对准了镜头。

        咔嚓一声,这一刻定格下来。

        飞机不等人,很快,李京的背影便消失在人群中。

        江晚晚转身准备往回走,没注意后面有人,鼻尖撞到那人的胸口。

        她赶紧退后,“对不……”

        抬头就发现,是贺胜霆。

        道歉的话换成了:“你怎么在这儿?”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贺胜霆一手插在裤袋里,深蓝色商务西装将他高挑的身型包裹得更加立体修长。

        这时换完登机牌的谈陌恰好过来,见到江晚晚也十分诧异。

        “江小姐知道今天贺先生出差?”刚说完,察觉贺胜霆面色不虞,便知道这话说得太早。

        江晚晚摸不准贺胜霆的心思,支吾道:“嗯,你们几点的飞机?”

        贺胜霆垂眸看着她,“嗯什么嗯,连来这儿送谁都不知道?”

        每一个字,都带着迫人的力道。江晚晚打起十二分精神,求生欲很强地说:“来送你!”

        贺胜霆一副不太稀罕的样子,“走吧。”

        “啊?”去哪儿?

        “不是要送我吗?”

        江晚晚被带上贺胜霆的私人飞机,欲哭无泪。

        “那个……限制人身自由,是犯法的?”她小声地对身旁拿着平板的男人说道。

        乘务长过来通报,“贺先生,飞机十分钟后起飞。”

        贺胜霆点了点头,“谢谢。”

        然后扭头对江晚晚说:“你可以从这儿跳下去。”

        江晚晚咬着唇。

        她虽然爱自由,但也爱自己这条小命啊!

        江晚晚气恼极了,只能化悲愤为食欲,拈两块乘务员送来的点心。

        江晚晚:“!”好吃爆了。

        哪怕一直有节食的习惯,也难以抵制味蕾上的诱惑。这简直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甜点!

        点心好吃,但一只骨瓷盘里只有四块。很快就被一扫而空。

        江晚晚假装是看窗外的风景,但注意力却在男人手边的点心上。

        他不太想吃的样子……

        于是,小手偷偷摸摸伸过去,试探着够到一块点心。紧接着,快准狠地填进自己嘴巴里。

        腮帮子克制着没动,等确认专心工作的某人并未察觉,才慢慢嚼动起来。

        可下一次就没那么好运,费劲心力偷运,酥甜的面皮刚沾上唇,忽然感觉到全身凉嗖嗖地。

        一抬眼,就对上男人深黑的眼眸。

        江晚晚僵滞片刻,笑得身不由己。

        他不笑也不说话的样子,让人呼吸困难。江晚晚的心理承受能力终于到了极限,慢慢将那块点心退回去。

        “那个,长途飞行挺无聊的。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比较好”她自说自话地解释着,试图缓解尴尬。

        良久,贺胜霆淡淡“嗯”了一声。竟然很赞同地拿起一块点心,送进嘴里。

        可……可那块被她吃过了啊!

        江晚晚目瞪口呆。

        男人却一派风清月明,问她:“有问题吗?”

        江晚晚拨弄着头发,遮住自己泛红的侧脸,“没,没问题。”

        贺胜霆嘴角上扬:“味道还不错。”

        江晚晚摆弄头发的手更加不知所措。

        贺胜霆将最后两块点心留给她:“吃吧,恐怖片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