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37章 喜怒无常是暴君的标配

第37章 喜怒无常是暴君的标配

        贺胜霆头都没抬,“嗯。”

        江晚晚进了茶水间。精致的小点心盛在雪白的骨瓷盘上,还没吃进肚子,眼睛已经享受到了。

        啧啧,资本家的生活啊……

        她简单吃了点儿,泡了杯咖啡端出去。

        贺胜霆看着电脑,鼻端飘过一阵咖啡香。

        抬起头,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出现在面前。

        他愣了愣,手指掐紧掌心,才找到一丝真实感。

        “咖啡,提提神。”

        贺胜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毫不客气地评价,“太苦。”

        吹毛求疵!典型的吹毛求疵!

        江晚晚嘴角绷出一个微笑,“那我帮你加点儿糖。”

        加完之后,他又摇头,“太甜。”

        江晚晚跑了第三次,这次去加水。

        贺胜霆还没入口,只是嗅了嗅,就说:“完全没了咖啡味。”

        江晚晚已经皮笑肉不笑了,“当您的秘书可真不容易。”

        “所以你不够格。”

        江晚晚就差翻白眼了。气闷地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吃点心。

        贺胜霆看着文件,优雅地将一杯咖啡喝完。

        看他一直在忙,江晚晚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不是来画肖像的吗?怎么看画板都是你的道具。”男人的声线不紧不慢地传来。

        道具?什么道具?来见他的道具吗?!

        江晚晚怕他误会,连连摆手,“你别多想,我就是想着赶紧把肖像画完成,以后也能少耽误你的时间。”

        贺胜霆握着钢笔的手一顿,笔尖在文件上落下一个突兀的黑点。他抿着嘴角,克制着,冷笑道:“就你的水平,也得看看能不能过我这关。”

        江晚晚见识过他的龟毛,“那怎么样才能算是过关?”

        贺胜霆拿了一张a4纸,和一支铅笔,将她带到自己的休息室。

        他的休息室装修是暖色系,和他冷淡的气质形成鲜明对比。他指使着江晚晚坐到一张圆桌旁,“你不用看着我,就能画出画像,就算你过关。以后你都不必再来。”

        “就这么简单?”

        贺胜霆嗤笑:“等你画出来再说。”

        等人一走,江晚晚拿起画笔。只画了一个轮廓线条,再也继续不了。

        贺胜霆的眼睛,鼻子,嘴巴长什么样来着?她揉了揉太阳穴。

        想着想着,困意袭来,她下巴点在了圆桌上。紧接着,整个人都趴下去了。

        她在睡梦中闻到一股甜暖的味道,口水直冒。用力吸了两口气,还以为是在做梦,不舍得睁眼,脑袋朝源头凑近。

        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圆桌边缘。下一秒,下巴落入一只宽大的手掌。

        触感太真实,江晚晚掀开眼皮,入眼是一只素盘欧米茄手表表带。

        简简单单,戴在男人的腕上却格外雅致。

        她眨巴两下眼睛,搞清楚状况后,往后撤了下身体。

        “我睡着了?”在男人兴师问罪的眼神下,她打算傻笑糊弄过去。

        贺胜霆用两根手指夹起那张a4纸,瞅了眼上面可疑的一小滩水渍,“不仅睡着了,还睡得很香。”

        江晚晚想给自己挖个地洞。

        贺胜霆把手里的酒酿圆子放到她面前,“刚刚秘书送来的宵夜,没胃口,便宜你了。”

        江晚晚本以为他会继续奚落,脸上的红晕都准备好了,结果馅儿饼砸了过来。

        她捧着碗吃了两口,又甜又暖,又吃了一口,满足地笑起来。

        她的笑是带着光的。

        贺胜霆喉咙一阵发紧,良久才撇开目光。

        填饱了肚子,江晚晚放下碗,试探着说道:“听说,李京被《添香》辞退了。”

        “你觉得我很闲,会注意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贺胜霆总算知道,她是为什么自己送上门来了。

        越清楚,越气闷。

        “他是个很有才华的摄影师,如果没了他,绝对是杂志社的损失。”

        “你说的这些事情,都与我无关。如果替什么李京辩解是你的来意,那么,门在那边”他棱角分明的下巴,往门口一挑。

        他板着脸的时候,全身一股压死人的气势。江晚晚心里突突直跳,“他没有最错任何事,仅仅帮我拍了几张照片而已。如果是我毫无名气的身份,让杂志社蒙羞,那同样获得了报酬的我,是不是也要受同样的惩罚?”

        贺胜霆一把扣住她的后颈,手掌用力,把江晚晚的脸压向自己。

        两人距离很近,再往前几厘米,鼻尖就会碰到一起。

        呼吸交缠,男人的薄唇就在眼前,随时都有吻住她的可能。

        江晚晚已经僵成一尊雕像。

        “你的确是错了。我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耍花招。”他的嗓音低低,语气紧绷。

        江晚晚不禁屏住呼吸,“我……我没有!”

        “你没有,为什么心跳会这么快?”

        江晚晚伸手抵住他的胸口,为自己争取一点喘息的空间,不自觉将实话说出来了:“谁让你离我这么近!”

        说完她脸上爆红。

        她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

        贺胜霆站直身体,剑眉上扬,兴味盎然地看着她。

        江晚晚就算满身长的都是嘴也说不清了,“你误会了。”

        贺胜霆在她脑门儿上敲了一下,“别在我这儿胡思乱想,想入贺家大门,够你排队。”

        江晚晚当然知道,他是贺家继承人,投注着整个家族的重任和希望。当然会挑个门当户对的闺秀名媛。

        不过这些跟她没多大关系,所以乖乖点头,“我知道,我没有胡思乱想。”

        贺胜霆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下去。

        他深吸一口气,自嘲地勾了下嘴角。心里一片寒凉。

        “谈陌在楼下,顺路送你回去。”说完,他便离开休息室。

        喜怒无常是暴君的标配,江晚晚说服自己要习惯。

        不对,他们又不是经常见面的关系,为什么要习惯?

        江晚晚摇摇脑袋,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过了一周,在大山里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盛灿终于回到辉城,立即约江晚晚出来见面。

        还说有小道消息告诉她。

        正好周末,两人约在一家清吧。

        江晚晚到的时候,盛灿已经喝完两杯鸡尾酒。

        她诧异地将眼前的好友审视一番,“我还以为遇见了梁山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