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36章 你怎么知道我恐高

第36章 你怎么知道我恐高

        想了想,给闺蜜盛灿打了个电话。

        盛灿秒接,“卧槽,我也就出差半个月,你连四大时尚杂志都上了!”

        江晚晚:“……”也对,盛灿去山里做专题采访,与世隔绝大半个月,信息比她还滞后。

        “别提了,完全是一张照片引发的血案。”

        “这么丧气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还真不适应。”

        江晚晚把话题引回来,“你认识李京吗?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他的近况。”

        “摄影界大佬,谁不认识?刚好我们主任跟他是同学,等会儿就帮你打听。”

        又耐心听盛灿倒了半个小时的苦水,江晚晚才挂断电话。

        盛灿回馈的信息和江馨月说的相差无几。

        贺氏一上台,就拿他开刀。症结就在于他不顾杂志社定位,让素人上封面。

        江晚晚默然,真的是因为她!

        “你千万别把这事儿怪罪到自己头上!贺氏不想让人混下去,随便找的理由罢了。”盛灿安慰道。

        但江晚晚从小就揣不住事儿,这件事就像一根刺,扎得她坐立不安。

        她晚上没睡好,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给贺胜霆发消息:你今天有空吗?第二幅肖像可以定在今天画吗?

        一发出去,消息就石沉大海。

        等到下班,她坐不住,背着画板去了贺胜霆公司。

        贺胜霆的不回应让江晚晚心里有些没底。

        想了想,最后给谈陌打了个电话。

        听了她的来意后,谈陌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说要先请示。

        “我不会占用贺先生太多时间的。”江晚晚急忙说道。

        “我不敢擅自做主,贺先生如果有安排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反馈给你”谈陌礼貌回道。

        “好的,谢谢你”江晚晚没跟他说,自己就在环亚大厦底楼。

        她茫然地坐在等候区出神,并未注意到自己等着的那个人被人簇拥着,正往门外走去。

        贺胜霆仗着个子高的优势,视线越过众人头顶,朝落地窗边的角落投去。

        他目光微冷,最后淡淡收回来,脚步加快。

        毕竟是大公司,嘈杂也只是那一会儿,很快又回归安静。

        江晚晚等了一个多小时,手机电量耗尽。

        快步入冬天,外面的路灯渐渐亮了起来。

        她的肚子开始咕咕作响。

        在小腹处轻拍两下,她收拾了东西,颓然往外走去。

        在去地铁口的路上,一辆黑色汽车从她眼前飞驰而过。

        江晚晚像被人点了穴,眼睛瞪大。

        “贺胜霆!”她冲那辆汽车大喊一声。本能地,追着那辆车发足狂奔。

        “等……等等我呀!”江晚晚背着画板,上气不接下气。

        “贺胜霆!”她边跑边喊。

        追到三十米开外,汽车的尾灯亮起,停了下来。

        江晚晚松了口气,加快步伐。等到了贺胜霆面前,累得快要虚脱。

        和她行程鲜明对比的,是男人靠在车身上的闲适身影。

        斜放的角度,一双长腿有种让人惊叹的欲望。

        “你怎么在这儿?”他问。

        江晚晚顺着气:“来给你画肖像。”

        贺胜霆似笑非笑:“你还挺积极。画了两次,终于记得我长什么样。”

        江晚晚愣了会儿,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摸了摸后脑勺,“是我认出了你的车牌号。”

        贺胜霆嘴角的笑意刹那冻结。

        江晚晚瞬间觉得有点儿冷,“你现在有空吗?”

        “没有!”他一眼也不想看她,撇过眼去,线条明晰的侧脸异常冷峻。

        说变脸就变脸,一点预兆都没有。江晚晚有些不知所措,“那你什么时候才有空呢?”

        贺胜霆声线没有任何起伏,“这个你要去问谈陌。”

        “哦”像他这样的人,肯定很忙。没理由为她大开方便之门。

        江晚晚低下头,视线落在他的腿上。

        看起来没有任何不便,应该已经好了吧?

        本来有一肚子话要问,但他周身的低气压和距离感让江晚晚顿时有种自不量力的感觉。

        “不好意思,打扰了”她小声说道,紧了紧画板的带子,转身走了。

        她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轻颤的睫毛像欲飞的蝴蝶。好像受了委屈无处说的样子。

        她会因为他而觉得委屈吗?

        这个疑问从贺胜霆脑海里一闪而过。

        江晚晚刚转身,感觉到男人的手压在她头顶。

        “吃饭了吗?”他语气仍然硬邦邦的。

        有病吧!刚刚还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这会儿又问她吃没吃饭。

        江晚晚觉得有被他传染成精分的危险。但当下有正事,她也就能屈能伸。在他手掌下,点了点头。

        贺胜霆看着她转身,一双大眼睛扑闪着光芒,心里堵得慌。冷着一张脸,拿出烟盒拍了一根出来,也不点燃,衔在唇齿间撵磨。

        等心里那口气顺了,才把烟扔进垃圾桶。

        他动作自然地伸手接过江晚晚背上的画板,扔进后座。

        江晚晚做进副驾驶座,贺胜霆的手机就响了。

        他接起来,对电话那头的谈陌说:“让他们不用等,我就不过去了。其他的你处理。”

        言简意赅,很快挂断。

        江晚晚低头系安全带,忽然碰上另一只系安全带的手。他的皮肤微凉。

        她心里惊了一下,下意识避开,安全带滑回原处。

        贺胜霆脸色不好看,“会系吗,用不用我教你?”

        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不知触碰到了他的哪根神经。江晚晚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伴君如伴虎。

        她压着心慌忐忑,将安全带重新系上。用行动告诉他,自己到底会不会。

        “不好意思”,她的眼睛没有一丝晦暗。

        贺胜霆心情更不好。这个人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

        他眉峰蹙起,冷然地启动汽车。

        贺胜霆说没空是真的,他还有公事没处理完,停好车之后,带着江晚晚去了环亚的总裁办。

        环亚大厦一直是矗立在这座城市的地标建筑。江晚晚从未上来过。

        更别说是大厦顶层,高处不胜寒。

        她站在落地窗前,朝外面看。火树银花的城市,安静地热闹着。

        “站远点儿,你头不晕?”男人微寒的声音响起。

        江晚晚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恐高?”

        “你的面相,就显得很胆小。”贺胜霆嘲讽道。

        江晚晚无语,从见面起,他就找她不痛快。

        贺胜霆指了指旁边的茶水间,“里面有吃的,自己找。”

        江晚晚礼貌性地问一句,“你吃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