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35章 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第35章 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把内衣脱掉,然后穿上这个。”他侧脸冷峻,看不出一点旖旎。

        江晚晚张了张嘴,有点不自在:“不用了,我一会儿就到家了。”

        贺胜霆两手插在裤袋里,苍白的面容让人分不清他来自天堂还是地狱。

        他微微躬下身,找准她的眼睛。清亮的目光把人定住:“或者你想让我帮你脱?”

        猛兽收了利爪,看似和光同尘。但他每次把目光撒过来,都是在警戒属于自己的版图。

        江晚晚嗅到了几分危险的味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咬着嘴唇:“那你也要先出去。”

        贺胜霆起身,走路的步伐比平时略慢。到了门口,又顿住:“别耍花招,否则我就亲手把你剥光。”

        不容反驳的语气,让江晚晚浑身一颤。

        她怎么惹上这么个瘟神!

        几分钟后,江晚晚穿着夸大的男士夹克,从房间里走出来。

        贺胜霆正坐在沙发上处理公务。

        “过来。”他淡淡说道。

        江晚晚挪过去。

        “换好了?”他问,目光在她光洁的锁骨上停留片刻。

        “唔”江晚晚一点也不想跟他谈论这个话题。夹克外套里,她就只穿了内搭的长裙。

        再里一层就是真空了。

        裙子贴着皮肤,如果把外套脱掉,很容易就能发现,她凸点了。

        想到这儿,她羞愤欲死,环抱在身前的手臂更紧了一些。

        “司机等会儿就到”他说着,又开始奴役她,“把那本文件拿过来。”

        江晚晚顺着他指尖的方向,看到面前的蓝色文件夹上。

        她还在生气,一动不动。

        贺胜霆拿出手机,“那我让司机不用来了。”

        “不要!”江晚晚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颗软柿子,任他捏扁搓圆。

        她气闷地将拿起文件,递过去。

        贺胜霆没接,竟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往下一拉。

        江晚晚被迫坐到了他旁边。

        她感觉男人盘旋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充满了审视。

        江晚晚气得快捶沙发,“我脱了的,别这么看我!”

        气归气,不得不承认没有内衣压住淤青,好受多了。

        贺胜霆嘴角浅浅浮着一抹笑意,“这么大声地强调,是想我做点儿什么吗?”

        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江晚晚整个人快从沙发上弹起来,却被男人有力的手指按住肩膀。

        “别动”,他嘴唇凑近,低沉男声内里的磁性,在她耳旁肆意放大。

        江晚晚耳朵都开始痒了。

        贺胜霆将她压在夹克外套里的长发取出来,动作轻柔得就像对待一件珍稀的瓷器。

        让江晚晚有种被他捧在手心宠爱的错觉。

        呸呸呸,你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想法!

        她赶紧往旁边侧了下身,躲开那双大手。

        贺胜霆僵了一下,垂下的眼眸暗潮涌动。

        他呼吸有些重,像在忍耐某种不可抑制的痛楚。

        江晚晚诧异地抬眸,可贺胜霆已经率先起身背对她。

        “你自己在这儿等一会儿,司机十分钟后到。”他的嗓音,带着江晚晚听不懂的沙哑。

        “诶……”江晚晚还要说话,他人已经进了房间。

        带着不解,她再次坐下。目光忽地落到压着文件的眼镜上。

        她心里一动,像换牙的孩子偷吃糖果一般小心翼翼,将眼镜戴上。

        咦?

        两秒后,她又将眼镜摘下来,小扇子一般的睫毛开合两下。

        她又要抓狂了。

        滚你大爷的近视!

        江晚晚回到家,洗漱完一沾枕头就睡着。

        接下来几天,她忙得脚不沾地。

        培训班好几个学生都面临考级,她领命带队,隔天才回家。

        医院又通知说,她母亲的生命体征不稳定。她担惊受怕地在医院陪床一整周。

        熬到身体受不了,流了两次鼻血。

        医生也看不下去,赶她回去睡觉。

        江晚晚本来不想回家,可医生的却一脸严肃地说:“你想尽办法把你妈妈医治好,却把自己的身体拖垮了又有什么意义?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位母亲,能承受这种代价!虽然老生常谈,但我还是要说,身体是成就生活的基础!”

        江晚晚很受触动,忽然,贺胜霆苍白的面容跳入脑海。

        不知道这个大恶人病好了没。

        等她反应过来,问候的话已经发送出去。

        掩耳盗铃般,她赶紧撤了回来。

        可还是留下撤回的痕迹。

        她懊恼地用包捂住了脸。

        回到家,正面遇上下楼来的江馨月。

        后者穿着一条性感的白色露背裙,一看就是有约。

        她侧过身,绕道走,就像和江晚晚呼吸同一片空气都难以忍受。

        “以后你没洗澡,千万别出现在我面前!”江馨月刚准备走,又扭头警告道。

        江晚晚不知道她又作哪门子的妖,“还没到过年,不必跟我猜谜。”

        “谁要跟你猜谜!也不看看自己这副尊容,走到哪儿就把霉运带到哪儿。把你妈克成植物人不说,好歹遇上一个赏识你的摄影师,也被《添香》解雇了。”

        说着,她越发幸灾乐祸,“也怪李京没眼光,挑了你。这下好了吧,惹怒《添香》的新晋老板。那可是贺氏!贺氏扔掉不要的人,谁敢收留!”

        “李京被解雇了?!”江晚晚顾不上她的阴阳怪气,抓住重点道。

        “你才知道呀!整个时尚圈都传遍了!没人敢帮他说话。就是因为帮你拍了照片,让投资方严重质疑他的审美,所以一夜回到解放前。依我看,他的工作室离破产不久了。”

        江晚晚目光游离。

        真的是因为她吗?贺胜霆上次就对李京帮她拍摄的那张封面照片颇多挑剔。

        所以他一个不满意,就把李京封杀了?

        如果是真的,那……那她不成罪魁祸首了!

        江晚晚心里乱成一团,但在江馨月面前,却挺直了脊背:“这件事碍着你了吗?没有的话麻烦你不要轻易下结论。还有,如果我真的命硬,你怎么还能跟这儿活蹦乱跳?”

        江馨月瞪着她:“你什么意思!”

        江晚晚从容一笑,“你该高兴,我真真正正把你当一家人呢!”

        “谁稀罕”江馨月嗤笑一声,拎着手包走了。

        脚步声远去,江晚晚嘴角的笑意慢慢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