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33章 你抹桌子呢?

第33章 你抹桌子呢?

        贺胜霆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他就没见识过吗!

        这张不人不鬼的脸就是代价!

        女人的声音轻柔得像一层纱,把人心网罗住,“正好我也想试试,我在贺胜霆心里,到底有几分地位。李总,这场游戏,你要奉陪吗?”

        李应平呼吸变重,瞳孔猛地收缩。一把将江晚晚推开。

        江晚晚猜得没错。李应平其实是想让人拍下亲密视频,试探贺胜霆。

        可这个女人以退为进的自信,让他有种预感——他必败无疑!

        他不敢赌。

        江晚晚汗湿的后背磕在茶几上,她咬牙,努力吞咽下即将溢出的痛吟。

        还好,吃点苦头比和李应平靠近要好受得多。

        好一会儿,江晚晚才撑着茶几站起身。

        她正要告辞,就听一道男声在背后响起:“不来不知道,一来真热闹。”

        江晚晚刚扭头,那人就越过那几个动不动就狂吠的保镖进了来。

        来人身材瘦高,穿着黑色风衣,一张俊脸尤为招人。

        “严少,好久不见”立刻有人挪出空位来,让严景尧入座。

        严景尧也不客气,坐了过去。

        严家和贺家是姻亲,家族势力在港城。前者有财,后者有势,牵扯很深。

        李应平见了他,顿时眼前一亮,朝江晚晚那边抬了抬下巴,“严少来得正好,那位江小姐口口声声说和贺先生交情匪浅。不知道贺先生是否向您引荐过?”

        严景尧不用他说,也早就注意到茶几旁的年轻女人。

        不明的光线下,她的仪态很出众,背脊挺得笔直。也就更凸显出那副勾人的好身材。

        腰细得像植物的嫩茎,一用力就会折断。

        严景尧的目光太过直白,江晚晚微微撇过脸去。

        “她啊?”严景尧弯着的眼睛闪烁着笑意,“怎么会是胜霆的女朋友?”

        被耍弄的愤怒荡涤在李应平的心间,他语气喷着火冲江晚晚道:“你竟然敢骗我?”

        说着,蒲扇大的巴掌就朝江晚晚挥去。

        严景尧快他一步,握住他的手腕,桃花眼微眯:“打女人,不太绅士吧?”

        李应平不敢得罪严景尧,克制着说:“全是她咎由自取。竟然敢胡乱攀扯贺先生!不好好教训,她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么在意贺胜霆的名声,不知道还以为你对他有意思呢”严景尧一向不按常理出牌,说话荤素不忌。

        李应平脸憋得通红,“严少说笑了,怎么能把我和贺先生扯到那种关系上去。”

        “哦,贺胜霆配不上你啊?”严景尧吊儿郎当道。

        李应平说不过他,识趣地闭嘴。

        江晚晚很想笑,但拼命忍住了。

        眼前这个神仙男人,一定是贺胜霆的损友!

        “你没眼光,但她有”严景尧一个跨步,人就到了江晚晚身旁,手搭在她肩膀上,修长的手指松松握了个拳头。看起来玩世不恭,内里的教养却做不了假。

        “她不是贺胜霆的女朋友,但有可能是我的女朋友!”严景尧再次语出惊人。

        李应平讪笑连连,“怎么可能,她就是一个平庸的舞蹈老师,如何能入严少的眼?”

        江晚晚呼吸紧了一下。看来李应平将她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就算今天不送上门来,他也会另找机会报复。

        “我的女朋友,我带走了。”严景尧没空搭理他,连应付都省了,把江晚晚带离包间。

        门口,李京一个劲地冲江晚晚道歉。

        江晚晚明白他的无能为力,安抚两句,便开口告辞。

        李京提出让人送她,江晚晚也一并婉拒。

        她穿上侍者递过来的大衣,出了会所大门。

        “喂!”有道声音追了上来。

        江晚晚扭头,就看见严景尧两手插在衣袋里,站在台阶上。

        想起还没向他道过谢,她站住脚等了等。

        严景尧三两步就到了跟前,“这里不好等车,司机马上就到了,让他送你?”

        “不用,转弯三百米就有一个地铁站口,这时候有地铁的。”

        严景尧料到她会拒绝,但没想到是这个理由。长了张天仙的脸,为人倒挺接地气。

        “你不等车,我也要等,不如陪我一起?就算我救你一次的利息。”

        唯利是图的性格,让江晚晚确定,这位真的是贺胜霆的好基友。

        她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想着时间还早,略等等也没什么。

        和严景尧不熟,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道车灯的强光从眼前一晃。紧接着,尖锐的刹车声刺激耳膜。

        黑色汽车堪堪停在花台边缘,迟刹车一秒就撞上去了!

        江晚晚目瞪口呆,她险些见证一场车祸。

        车门推开,一条长腿不慌不忙地伸出来。贺胜霆下了车,不似之前西装革履的正装,此时一身浅色系运动休闲服。

        他阔步走过来,额头微汗。

        “你没喝大吧?”严景尧问道。

        贺胜霆看了江晚晚几秒,最后蜷紧的手指渐渐放松。

        “没事。”

        严景尧的目光在他和江晚晚之间来回扫视,“来得还挺快,汗都急出来了吧?”

        “刚好在运动。”

        原本因为严景尧的话,心里有了微妙的起伏。但贺胜霆连眼镜都没戴,可不是刚运动过来的?

        江晚晚瞬间就佛系了。

        “喏,也不怕着凉,擦擦”说着严景尧便摸出一块手帕,递给江晚晚。

        江晚晚有点傻眼,为什么递给她?

        严景尧读懂了她的眼神,“让我给一个大男人擦汗,多奇怪啊!”

        可是……可是贺胜霆自己有手啊!

        这句话刚要说出口,就被严景尧抢先道:“正好刚刚你在包间里也说,和他的关系……”

        那全是她杜撰出来蒙人的。被当场揭穿的话,她只能在地上找条缝儿了。

        她赶紧拿过严景尧的英伦格子手帕,踮起脚尖往贺胜霆额头上擦拭着。

        下一刻,她纤细的手腕被握住。

        江晚晚一愣,眼睛恰好看进贺胜霆的眼底。

        没戴眼镜,他漆黑的眼眸像一片深海。

        一阵颤栗忽地从后背爬上来。

        “你抹桌子呢?”贺胜霆从她手里拿过手帕,拍在她脑门上。

        江晚晚没防住他的动作,下意识往后躲。撞在旁边的一辆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