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32章 贺胜霆要来

第32章 贺胜霆要来

        “你不用介绍,我和江小姐认识。”李应平嗓子微哑,被烧伤的侧脸疤痕还未脱落,在幽暗的灯光中更显得斑驳。

        他眼中的冷意缠绕上来,让江晚晚掌心出了一层细汗。

        “李总,真巧”江晚晚僵着声音,嘴里问候他。心里问候他祖宗。

        “是挺巧的,巧到我都不用费力去找你。”李应平粗噶地笑起来。

        都是人精,众人自然听出李应平的敌意。他在圈子里就像一条恶狗,逮到谁咬,就非得把狂犬病传染给对方不可。

        李京心里一惊,笑着打圆场,“看来也不用我介绍。人你们也见了,江小姐还没怎么用餐,大家得发挥一下绅士风度啊!”

        “谁让她走了?”李应平紧跟着出声。

        包间里一下子静了。

        江晚晚心底那根弦瞬间绷紧。

        “李总还有什么事吗?”江晚晚故作镇定地看过去。

        李应平松开臂弯的女人,站起身。灯光下,他脸上的伤更加明显,也更加可怖。

        “今天晚上可没有天王老子来救你。”李应平一挥手,两个保镖立刻上前把门堵死了。

        江晚晚攥紧了手包。

        李应平跨步上来,到了江晚晚跟前,“看来你过得不错,这让我不是很开心。”

        “大哥,江小姐是我好不容易请来的客人。你们有私人恩怨,我无意插手,但能不能不要惊动其他客人?”

        “你的意思是,只要不在这儿就可以?”李应平冲他挑眉问道。

        李京一哽,“江小姐只是个弱女子,何必跟她计较呢?”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更何况李应平只是因为助理说看见江晚晚在场,过来虚情假意地应卯。

        现在人露面了,给李京的面子也就到此为止。

        他扯了扯嘴角,“是你自己出去,还是我让保镖请你出去?”

        这是连同门亲戚的面子都不顾了,一定要报复江晚晚。

        一定要出了这口恶气!

        “对一个女孩子动手,这就是你堂堂副总的风范吗!”李京气愤道。

        李应平嗤笑一声,笑他自不量力。

        给保镖一个眼神,立马就有人上前架住李京,将他带出门外。

        “外面全都是影视界有头有脸的人,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你就不怕你的主子会生气?”

        “二少要是在场,就不会像我这样,在意你和我沾亲了。”这一点,李应平有充分的自信。

        只要他在贺氏任职一天,外面那些人都只会把嘴闭得像蚌壳。

        李京滞留在门外,不肯离开。李应平的面容染上怒色。

        在他开口对李京下狠手之前,江晚晚扭头对李京道:“没事的,不是先前说贺胜霆要来,您还要去迎接呢!别因为我耽搁了时间。”

        贺胜霆虽然属于这个圈子,但很少在圈子里露面。

        贺胜霆要来!

        这个消息无疑振奋人心。

        “就一个摄影师的酒会,也能请得动贺胜霆。走了一次狗屎运,还真以为自己是锦鲤啊?”

        有人憋不住笑,噗嗤一声。

        江晚晚充耳不闻,“怎么不可能,贺胜霆买下了《添香》,而李先生是杂志社御用摄影师。借此宣告贺氏的所属权,理由还不够充分吗?”

        的确,贺氏的管理讲究刚柔并济。一点小恩小惠,就能收买人心,让下属为公司卖命。

        这种手段,贺家的前掌门人玩儿得溜起。

        贺胜霆是不是真的要来,还真不好说。

        李应平沉吟着,眼眸幽深。

        可面前的女人早已抛开了惊惧,红润的双颊展露出倔强和从容。

        “李副总,我一直敬佩您的能力,上次只是个意外。毕竟谁想跟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结仇呢?”

        李应平眉间的褶皱缓了缓,就听她又道:“我也是俗人一个,也想有更广阔的天空,更有利的渠道。能结识您这样的人物,是我三生有幸,如果不是贺先生误会了,也不至于将场面弄得那么难看。”

        这番颠倒是非,让李应平的心气顺了不少。他冷哼一声。

        “听您一口一个二少,我也想见见这位传奇人物。”说到这儿,江晚晚的语气顿了顿,“对了,不知道贺二少什么时候有空,李副总也能替我引荐一下。”

        “嗤,你以为你是谁?二少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跟随李应平的人,出声斥道。

        刚刚气焰嚣张的李应平却哑了。他紧紧盯着江晚晚似笑非笑的表情,陷入沉思。

        二少被贺胜霆剃光头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公司的知情者,在二少面前一个字都不敢提。

        二少也许久没有出现在公众场合。

        面前这个女人了然的表情,揭示着她对这件事心知肚明。

        很明显地,要么是贺胜霆告诉她的!要么就是她也在场!

        哪一种可能都昭示着,她同贺胜霆关系匪浅。

        上一次就是赤裸裸的教训。

        李应平冲保镖丢了个眼色,对方默默点了点头。

        “既然江小姐这么赏识我,我也不能不怜香惜玉。”李应平的语气平缓下来。

        江晚晚心里并未放松警惕,含笑等着下文。

        李应平端了两杯酒,“为了见证这份情谊,不如喝个交杯酒?”

        说完,将酒杯塞进江晚晚手里。

        顿时,起哄声四起。

        有的是好奇,更多的,是想看美人动怒。

        江晚晚顿了两秒,就在李应平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伸手接了过来。

        连李应平也诧异了一下。毕竟她要是真的配合,上一次的见面就不会节外生枝了。

        让他意外的还在后面。江晚晚主动倾身,靠近了一些。

        她身上带着淡淡的香味,像花香,细闻又像果香。撩拨着心弦。

        李应平这种老手,心湖也忍不住澎湃。

        江晚晚率先抬起手,身体偏了一下,角度对准了李应平的保镖。

        她嘴角带着笑意,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李总,让你的保镖拍得清楚一点,最好能让贺胜霆看见。我也想见他占有欲爆发时,是什么样子。大不了吹吹枕头风,权当情趣。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

        李应平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