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9章 真是个奇怪的人

第9章 真是个奇怪的人

        不理会江馨月刻薄的话语,江晚晚往楼上去。

        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的江振怀终于发声了:“晚晚,事情轻重,我想你自己拎得清。”

        是的,江晚晚拎得清。就因为这样,才更觉得命运对自己尤其残忍。

        洗了个澡,江晚晚紧绷的心弦才渐渐松弛下来。

        她去了一趟医院,继母陈宜琳正在给母亲翻身。

        她的动作极其熟练,对身旁的护工说道:“健健康康的人在床上躺两天浑身都会发僵,更何况她不会动。所以啊,隔一段时间就要给她翻身,不然满身褥疮,引发细菌感染,更不利于病情恢复。”

        陈宜琳之前是一家康复医院的护士长,嫁给江振怀之后,为了照顾家里,照顾丈夫的前妻,毅然辞掉工作。

        江晚晚见陈宜琳蹲身去拿盆子,上前去接手:“我来吧。”

        陈宜琳没跟她客套,把衣服给病床上的人换好。

        江晚晚到卫生间倒了水,顺手将母亲的日常用品消了毒,清洗一遍。

        这些事情虽然护工也会做,但她一到这儿就闲不下来。

        毕竟能为母亲做的事情也就这么多了。

        等母亲的日常护理完成,江晚晚对陈宜琳道:“陈阿姨辛苦了,您先回去吧。”

        陈宜琳没急着离开,拿起苹果削了起来。

        “我记得你最喜欢吃苹果。我刚和你爸结婚那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每次就买苹果给你吃。大的给你,小的给馨月。她不高兴,哭闹了好一阵。”

        说着,陈宜琳叹了口气,“馨月被我宠坏了,但她心眼儿并不坏。就是年轻人,心急了一点儿。”

        这么多年,为了母亲治病,家里花了不少钱。但继母没有任何抱怨,反而帮忙照料。

        就冲这,江晚晚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那天馨月扒在窗边说要跳下去,我吓得心脏都快停跳了。我知道,是我太贪心。可是晚晚,我恳求你,多为我们这个家考虑一点。如果公司真的垮了,馨月和你爸爸都还能从头开始,可你妈妈太脆弱了,她受不起一丁点的差池。”

        江晚晚脑海里一遍遍回响着继母的话。临睡前,她打开微信,添加了贺胜霆。

        贺胜霆一定认识贺川。

        不然他们怎么拥有同一个姓,贺胜霆的车还能停在环亚广告总经理专属的停车位?

        隔了几分钟,微信没有任何动静。

        江晚晚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这步棋能不能行得通。

        反复看着贺胜霆的头像,是人的面部泥塑。

        泥塑的粗浓眉毛同贺胜霆挺像,扬着唇在笑。

        和贺胜霆高冷的风格有点儿不搭。

        真是个奇怪的人……

        没等来回音,江晚晚率先睡着了。

        时间已经过了两天,就在江晚晚已经放弃的时候,贺胜霆突然通过了加好友的申请。

        江晚晚刚下课,趁着课间几分钟,给他发了条微信:贺先生,不知道能不能见您一面。

        直到下班,贺胜霆都没回。江晚晚心里早就有准备,跟贺家有牵连的人,肯定是超过平均水准的实权人士。没空搭理她这种升斗小民也正常。

        走在回家的路上,江晚晚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没等她开口,对方就出声了,出奇客气。

        “你好”江晚晚回道。

        “我是谈陌,贺先生的助理。”对方自报家门。

        江晚晚有点受宠若惊,“我记得你。”

        顿了两秒,谈陌用有些僵硬的嗓音说:“谢谢。”

        语气和刚才截然不同,就像有谁卡住他脖子似的。没等江晚晚深想,谈陌很快跳过这个话题,“贺先生的行程比较紧张,如果要约他餐叙的话,得提前安排。”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空?”江晚晚是求人的那个,姿态自然不能摆得太高。

        “晚饭时间吧”谈陌说着报了个地址,让江晚晚过去等。

        地方很容易就能找到,毕竟是这座城市的地标建筑。

        一报名字,出租车司机直达位于城中心的目的地。

        江晚晚知道这家国民度直逼巅峰的大公司规矩严格,也就没去前台自讨没趣。只是坐在等候区沙发上。

        没一会儿,就见谈陌跟在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后出来了。

        谈陌稍慢两步,他得刷门禁卡,但他前面的男人不用。

        来往都是见过世面的精英,不过那男人的出现却让大厅骚动起来。

        有人上前打招呼,男人只是随意点头。眼睛环视四周,像在寻找什么。

        江晚晚的注意力全在谈陌身上,眼见上前同他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她坐不住了,上前叫人:“谈总助!”

        贺胜霆也回头看谈陌。

        谈陌被那道满是威压的眼神逼得差点儿端不住招牌微笑,“江小姐,没想到你比我们还早。”

        江晚晚这才把视线转移到贺胜霆身上,神情懊恼——

        她又没认出贺胜霆!

        正想开口挽救,贺胜霆却在她之前开口,“谈总助,你可以下班了。”

        能提前下班,谈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好的。”

        他确信,贺先生已经不高兴了。

        江晚晚没有察觉两个男人间微妙的氛围,“不知道谈总助有没有用餐,不如一起吧?”

        谈陌保命要紧,哪里敢,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

        江晚晚望着他的背影有些可惜。跟贺胜霆这样的男人独处,总觉得不自在。

        他身上那股无声的压迫感,好像快逼到眉间来。

        “走吧”贺胜霆淡声道,率先迈步。

        江晚晚小跑跟上。

        她也想淑女地走个小碎步什么的,可无奈男人腿太长。

        等到了车边,她已经气喘吁吁。

        “贺先生平时一定勤于健身吧?”江晚晚不敢怼人,只能软软地来一句。

        “腹肌八块,有机会给你看。”

        江晚晚被堵得脸红到脖子根儿,要打开车门的手顿住。

        这辆贼车可以不上吗?

        可现实没给她选择余地。

        江晚晚并排同贺胜霆坐在汽车后排。

        “贺先生,请问目的地是?”司机问道。

        贺胜霆一副甩手掌柜的模样,睨着江晚晚:“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