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8章 靠那么近,多奇怪啊

第8章 靠那么近,多奇怪啊

        “还愣着干嘛,上车。”贺胜霆对她没好气。

        “哦”,江晚晚点了点头,坐到了副驾驶座。

        汽车一直没熄火。江晚晚以为他会立刻开走,结果并没有。

        她奇怪地扫视他一眼。

        这种侧脸正脸都经得起检验的男人,真是珍惜动物。

        鼻梁高挺,却又不太过,刚刚好。眼睛深邃,却又不似其他位高权重的人油滑精明。

        他样貌气质,都是恰如其分的完美,所以显得格外迷人。

        “看够了吗?”贺胜霆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扭头问道。

        江晚晚谴责自己竟然被男色迷惑,就他这副冷淡口气,明明一呼一吸都是冬天。

        她急忙收回视线,低声说道,“是我认错了人,抱歉。还有,谢谢。”

        “我们见过”,贺胜霆说着,把车窗升上去。

        密闭的空间里,他身上浅淡的气息更加明显。

        江晚晚顿时有些无措,“是吗?”

        贺胜霆忽然凑近,“好好看看,想得起来吗?”

        距离近得,他的呼吸都能触碰到她的肌肤。

        江晚晚没料到他突然的动作,连躲的姿势都忘了。呆呆地看着他,心里想的是,一个男人的皮肤竟然好成这样。

        睫毛也长。妥妥的睫毛精。

        “那天真不该救你。”他说。

        江晚晚顿时想起来了,“是你。”

        其实是他的声音,让她将脑海里,那个会馆中人人敬畏的男人对号入座的。

        现在回想,她记得凶神恶煞的李副总,面面俱到的谈陌……唯独他的面容像晕染开来的水墨画,模糊一片。

        “我,我记性不太好”,江晚晚尴尬道。

        “嗯,毕竟有一个配套的脑子”他点头,表示理解。

        你还能再气人一点吗?

        江晚晚憋着气。心里再三强调,不要和自己的恩人撕破脸。

        “我虽然不常帮人,但也知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

        他一点施恩,往往要收获加倍的利息。

        江晚晚有些警惕,“要不我请你吃饭吧,或者送你一件回礼。”

        “还真是礼轻情意重。”他扯了扯嘴角。

        江晚晚红了脸,“那你想怎么样?”

        他把手臂伸过来,“再蹭两下。”

        在江晚晚不解的目光中,他用如常的语气说道,“像刚才那样,把脸贴过来。”

        江晚晚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人性了。特别是面前这位,癖好真多——

        比如喜欢见义勇为。

        比如喜欢耍流氓。

        江晚晚扭头看着他,试图用眼神劝退对方。

        贺胜霆说话还挺委婉:“我的时间比较宝贵。”

        江晚晚有些无语,他们俩又不是多熟,靠那么近,多奇怪啊。

        “你的衣服看起来挺贵的,等会儿粉底蹭在上面就不好看了。”

        “贵不贵不知道,但我不缺衣服。”

        江晚晚咬着唇,想了想说:“这样不太好吧,你的另一半如果知道了的话会吃醋的。”

        贺胜霆给了她一个“你借口真多”的眼神,“你不就是我的女朋友吗?”

        自己说出口的话被堵了回来,可......可那都是她信口胡诌的啊!

        江晚晚心里呐喊着,不得已,只能凑过去,毛巾搓脸似的,在他手臂上蹭了两下。

        态度及其敷衍。

        贺胜霆看了会儿被她触碰过的地方,收回视线。

        “系好安全带。”他淡声提醒。

        江晚晚乖乖照做。

        豪车的提速很快,江晚晚惯性往后仰了一下。等回过神,水汪汪的眸子渐渐睁大。

        前方赫然是两个对她不怀好意的保安,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贺胜霆的车速不减反快。

        江晚晚心跳在喉咙口上下着,情不自禁喊叫出声:“喂!”

        贺胜霆却像是没听到,表情纹丝不动。

        “你刹车失灵了吗!”江晚晚声音发颤,已经预见自己会亲身经历一场蓄意车祸。

        越来越近......她惊恐地捂住了眼睛。

        “啊!”伴随车外男人的尖叫,汽车停了下来。

        惯性作用下,江晚晚的肩膀被安全带勒得发疼。

        她呼吸有些不平稳,一时不敢将手拿下来。满地血腥的场面对她来说,着实挑战视觉。

        “怕什么,没死呢”,男人讥诮的语气在耳边响起。

        江晚晚将指间露出一条缝,可容视线通过,只见两个男人瘫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显然惊恐到了极致。

        “没撞到?”她放下手,松了口气。

        贺胜霆无所谓地说:“如果你觉得可惜的话,可以重来一次。”

        “算了!”她立刻道。

        贺胜霆轻笑一声,显然意料之中。

        汽车开出了地下停车场,由暗处到光明,江晚晚的眼睛被刺了一下。

        下意识撇开眼,却对上男人清朗的侧脸。

        他皮肤冷白,像没有温度的玉,任何角度,都带着一层淡淡的光辉。

        阳光下,他没有被温暖半分,整个人仍然是一副冷冷的调子。不管谁都难以靠近一般。

        江晚晚回转视线,对贺胜霆道:“靠边把我放下就行了。”

        贺胜霆果然靠边,也没问她要去哪儿。

        江晚晚下车的时候,他正在接电话。

        隐隐约约,她听到有女声从手机里传出来。

        “有家私房菜馆不错,贺先生一定不要迟到呀!”娇俏的女声,就是江晚晚听了,心脏也要酥麻几秒。

        江晚晚迟疑着,想跟他打声招呼再走。可他看起来没空……

        最后还是贺胜霆注意到她的停顿,冲她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江晚晚如释重负,下车走人。

        后视镜里,纤细的人影越来越远。贺胜霆出神几秒,没听清电话那端的人说了些什么,态度可有可无:“再说吧。”

        江晚晚回家的时候,江振怀同江馨月正在客厅看电视。

        但显然两人的注意力都不在电视上,因为屏幕上赫然是无聊的购物广告。

        江晚晚刚跨进门,江馨月便按捺不住地上前:“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事实上,她连贺川的面都没见到。

        江馨月柳眉倒竖,嗓音尖厉道:“你是不是又把人得罪了?”

        江晚晚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什么叫又,上次我连贺川的面都没见到。”

        “面都没见,就能让人把公司逼到破产的地步,你的功力还真让人望而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