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7章 车主人是我男朋友

第7章 车主人是我男朋友

        江晚晚懒得跟她废话,再次给江振怀打电话。

        江振怀的语气中带着一股不耐和疲惫:“现在不止是馨月没了和环亚合作的希望,公司旗下几个模特的通告也被截了胡。对方挑三拣四,反而责怪我们不按合同办事。尾款不仅到不了位,还让我们赔违约金!哪儿有钱给你妈治病!”

        虽然江晚晚不参与家里公司的经营,但隐约知道,父亲有些手段见不得人。如果有人深究,必定讨不到好。

        可是现在,所有劫难都归罪到了她头上。

        挂掉电话,江晚晚去了一趟医院。看着母亲沉静的面庞,渐渐坚定了妥协的决心。

        擒贼先擒王,搞定李副总不如先搞定贺川。

        贺川这种高高在上的豪门公子哥,神龙见首不见尾,只能堵人。

        看着手机里的图片,江晚晚有些无语。

        她连环亚广告的门禁都过不了,只能在贺川专属的停车位守株待兔。

        父亲和江馨月都说,贺川什么时候对江家高抬贵手,钱什么时候转进医院账户。

        江晚晚深吸一口,走向停车场最靠里的位置。

        眼前这辆黑色汽车线条走向流畅优雅,价格也不菲。

        就这么一辆,能抵母亲十来年的医药费。

        朱门酒肉臭啊……

        江晚晚刚在汽车周围晃了两圈,就被一道呵斥声吓了一跳:“贼眉鼠眼地在这儿乱转悠什么!”

        江晚晚心里一慌,退了两步,后背抵在冰凉的车身上。

        看着面前的两人越来越近,她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车主人是我男朋友,我在这儿等他!”

        “嗤——既然是女朋友,哪有在车外等的?就算撒谎也得想好了在编吧?”保安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有些迟疑。

        总经理贺川游戏花丛不是秘密,眼前这位身段窈窕,容貌灵动,的确有让男人倾倒的资本。

        江晚晚一心想把他们打发了再说,嘴角微扬,神情笃定而自信:“不信的话不如你们跟我一起等。只是到时候,你们可不要后悔。”

        话音刚落,其中一个保安直勾勾看着她的身后,谄媚又恭敬地喊道:“贺先生!”

        江晚晚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她瞪着一双美目,雕像似的僵立在原地。

        等扭头,发现面前这个男人有些眼熟。但脑袋似乎突然短路,他在脑海里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等他一步步走近,才渐渐填充了五官。

        他穿着白衬衣,外面是一件黑色风衣,个子很高,是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男人。

        可偏偏,她对他没有任何印象。

        “贺先生,这位女士说是您的女朋友”,保安赔笑对贺胜霆说道。既有了同这位豪门继承人搭讪的话题,也是为了当面揭穿江晚晚。

        贺胜霆目光清淡如水。江晚晚觉得自己像一本摆错了书架的杂志,被他仔细审读着。

        她绷着心弦,鹿一般清冽的眼眸透出一丝无辜和紧张。

        戏演到这个份儿上,江晚晚几乎是本能地上前去挽住贺胜霆的手臂,笑得心惊肉跳:“不是说好了几分钟就下来?”

        她是公认的初恋脸,气质干净纯澈,笑起来像一朵缓缓绽放的睡莲。

        贺胜霆垂眸,定定凝视她,平时刚毅果决的人,这会儿在晃神。

        两个保安见贺胜霆迟迟没应,心里有几分肯定面前的女人是那种想攀上豪门的拜金女。

        “贺先生,我们在监控里看到这位女士围着您的车东张西望,觉得不对劲,就过来看看。以后肯定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说完,保安超江晚晚投去嘲讽一瞥。

        贺胜霆没有理会保安的话,问江晚晚“你找我?”

        他的声音低沉好听,还有那么一丢丢的耳熟。江晚晚偏了下脑袋,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他没有推开自己。

        “对呀!”她笑眯眯,把粘人小女人的角色扮演得十分到位。想了想,象征性地将侧脸在他手臂上蹭了蹭。

        小猫似的。

        贺胜霆淡淡挣脱开身旁的女人,撇开眼睛,“你来找我,认得我是谁吗?”

        江晚晚顿时像被戳破的气球,“我……你,你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也是我的男朋友。”

        最后几个字,声音细如蚊蚋。没办法,脸皮没那么厚。

        贺胜霆呼吸重了一下,朝两个保安抬了抬下巴,“告诉她,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叫什么名字。”

        总经理的名讳,哪儿是随便能说出口的。两个保安面面相觑。

        “说。”不大不小的声音,却让人醍醐灌顶。

        浑身一个激灵,两个保安嗫嚅道:“贺川。”

        “你不是贺川吗?”江晚晚觉得这个人丢大发了。

        贺胜霆冷笑一声,“回去挂个眼科吧。”

        江晚晚脸红得快熟透了。

        贺胜霆上了车,保安也不管他关着车窗听不听得到,连连点头哈腰,“贺先生慢走。”

        贺胜霆习惯了底下人的奉承,淡淡点了下头,朝出口开去。

        扭头,保安对着江晚晚的神情就变了。

        “不说是贺先生的女朋友吗?还让我们千万别后悔,现在你后悔吗?”

        江晚晚觉得没必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没什么后不后悔。”

        说完就要走。

        其中一个人挡住她的去路,“想走?没那么容易!我们公司好歹行业前十,万一你图谋不轨,想来窃取什么商业机密,上头怪罪下来,我们可不好交代。”

        江晚晚面对这张不怀好意的脸,眼中划过警惕,“你想怎么样?”

        “给我们搜一下身,检查完了才能走。”

        贺川常在自己的停车位跟女伴做点儿不可描述的事情,所以附近区域没有监控。

        面前这个大美人,样貌比贺川带来的女明星更清透三分。

        摸两把算赚,摸不到也不亏。

        就在两人朝江晚晚步步紧逼的时候,“吱”的一声车胎在地面摩擦出的刺耳声响。

        车窗降下,露出男人沉冷的面容。

        “你不知道,男人也是需要哄的吗?”

        这个角度,江晚晚的视线恰好对上他微动的喉结。

        反应一会儿,江晚晚才意识到,他是在接着自己刚刚的那出戏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