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6章 得罪贺氏,谁敢?

第6章 得罪贺氏,谁敢?

        江振怀的眉头皱了一下。

        江晚晚叹了口气,“馨月,你再怎么赌气,也不要在家门口这样大吵大闹。让别人看见,会怎么看待我们家的家教?”

        这句话,号准了江振怀的脉。他最爱面子不过,不然也不会对江晚晚的母亲没多少感情,也捏着鼻子为她治病。

        “馨月!有你这样跟姐姐说话的吗!”江振怀难得向继女沉下脸来。

        “爸爸!”江馨月差到极点的心情霎时雪上加霜,她咬着嘴唇,恶狠狠瞪了江晚晚一眼,转身跑上楼了。

        江振怀示意江晚晚往旁边走,司机要把汽车开进庭院。他用家常语气说道:“馨月年纪小,有时候做事欠考虑。你这个做姐姐的要懂得谦让。”

        江晚晚扯了下嘴角算是回应。

        吃晚饭的时候,江馨月待在房间里,迟迟没有下楼来。

        江振怀有些不耐,叫保姆上去叫人。

        没一会儿,保姆惊慌失措地下楼,“不好了,二小姐要寻短见!”

        江振怀夫妻大惊失色,赶忙上去看看情况。

        江晚晚迟疑一会儿,也跟着上去。

        “馨月,妈妈做了你最爱喝的罗宋汤,你快把门打开!”,陈宜琳一改平日的温婉,大力拍门。

        “是啊,馨月,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出来好好跟爸爸说。想想你来这个家起,爸爸什么时候不是站在你这边的?”

        “你们都别再劝了。我从小的志向,就是在影视圈闯出一片天地。可现在,得罪了环亚,我没有出头之日了!”江馨月在房间里,哭得声嘶力竭。

        江振怀有一秒钟的哑然。环亚虽然只是一家广告公司,但却是隶属贺氏的子公司。

        贺氏啊,一提起这个家族,谁不得心有戚戚。

        “馨月,想要成名,也不是非得搭上环亚这条线的。”江振怀安慰道。

        “环亚的确可以放弃,却不可以得罪!爸爸……你身在这个圈子,这一点应该比谁都清楚。”江馨月抽噎不断。

        是啊,贺家的触角在各行各业根深蒂固。不说别的,光是贺氏的影视产业链,产值也早已触摸到行业的天花板。

        得罪贺氏,谁敢?

        “我还这么年轻,前途就白白断送了。碌碌无为地活着,还不如现在就死了!也省得给爸妈添麻烦!”江晚晚哭声越来越大,似乎真的活不下去了。

        陈宜琳听得心惊,对保姆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备用钥匙拿过来!”

        保姆也吓坏了,赶紧找来备用钥匙。江振怀快速把门打开。

        “馨月!”陈宜琳见女儿攀着窗沿,满脸泪痕,心惊肉跳地捂住了嘴唇。

        “你们别过来!”晚风从洞开的窗户外呼啸进来,江馨月黑发翻飞,“爸妈,是我对不起你们的养育之恩。可我真的不甘心,我努力了这么久,好不甘心!”

        陈宜琳也跟着一把一把掉眼泪:“你别这么吓妈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只要你肯下来,妈妈什么都答应你,都答应你好不好?”

        “妈,现在要断我前途的是贺川。你答应没用,得贺川答应啊!”江馨月含泪的眸子转向了江晚晚。

        江晚晚心里轻叹一声,得,演到高潮了。

        “这么摔下去不会死,可说不定会伤到脊椎,变成半身不遂。”半天没开口的江晚晚,这时出声。

        “你这是在诅咒我?”

        “是谁说,自己还不如死了。你对自己的诅咒,可比我的话要严重多了。”江晚晚一本正经道,“我没开玩笑。你有想过朝底下纵身一跃的后果吗?有可能没死成,最后在病床上了却余生。”

        江晚晚说着轻笑一声,“哦,说不定还能和我妈当个邻居呢!”

        “江晚晚,就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也用不着对我这么恶毒吧?”江馨月这会儿连哭都顾不上了。

        江晚晚对她的话置之不理,自顾自地往下说:“到时候你可能眼歪嘴斜,下不了地,大小便失禁。什么花花世界,都没你的份儿。”

        “你说够了没有!”江馨月收回手脚,大步过来,一副跟江晚晚死磕到底的样子。

        江振怀趁机一把捉住江馨月的胳膊,“好了,有什么事过不去的。办法总比困难多。”

        这时候江馨月才意识到,自己误入了江晚晚的语言圈套。

        面前这个只比江馨月大了三岁的年轻女子,相比自己的冲动易怒,眉眼妙丽沉静。她越是从容不迫,江馨月就越是恨不得划花这张脸!

        江晚晚读懂了她眼底的恶意,觉得无趣透顶。“明天我还有课,先去洗漱了”。

        如果不是看在继母的面上,江馨月的破事她才懒得管。

        连续好几天阴雨绵绵,这天清晨也不例外。江晚晚原本就不怎么畅快的心情,在接到一通电话后,更是低落到谷底。

        就算她把大半工资和所有奖金都打给医院,母亲这个月的医药费仍旧差了一大半。而公司迟迟没有划账过来,医院已经打电话来催款。

        江晚晚来到饭厅,江振怀正在吃早餐。

        她迟疑着开口:“爸,我妈的医药费又欠款了。”

        “是吗?”江振怀反问一声,没了下文。

        “医生说最近她的情况还不错,保持下去的话,说不定会有清醒的希望。”说到这里,江晚晚眼睛很亮。

        只是江振怀埋头喝粥,没注意她的表情:“嗯,等会儿到了公司我问问财务。”

        江母的近况,竟然只字未提。

        江晚晚心里酸酸的,更有一种死心的感觉。

        这世上惦记着母亲醒来的人,越来越少了。

        江晚晚一直记挂着医药费这事,隔天又打了个电话给医院,那边说账上仍然欠着款。

        给父亲的助理打电话,对方说江总还在开会,客气地说会把她来电的事情转达。等了大半天,没有下文。

        江晚晚枯坐在客厅,她不信父亲连家都不回。

        可等来的却是江馨月的冷眼冷言:“要是想让公司继续出钱给你妈治病,就乖乖去向李副总和贺二少道歉。不然,准备接你妈的死亡通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