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5章 噩梦

第5章 噩梦

        江振怀见小女儿抿着嘴唇,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心里对江晚晚的厌憎更深。

        撇过头,一点眼神都不再给江晚晚,只是柔声哄着江馨月:“馨月别哭,哭花了脸不好看。爸爸不是教过你,不要为不值得的人和事伤心。前些日子不是说想换辆车吗,明天爸爸带你去看看!”

        “真的?”江馨月立刻破涕为笑,娇俏地挽住江振怀的手臂,“21世纪不兴骗人!”

        父女两个讨论着最新款豪车,朝楼上走去。

        “晚晚,你爸是个急脾气,父女哪有隔夜仇。快去洗漱睡觉吧。”继母拍了拍江晚晚的手臂,转身离开。

        江晚晚站在明亮的客厅吊灯下,身单影只。

        不值得的人和事吗?

        原来,这就是她在父亲心底的真实写照。

        还在期待什么呢,在这个家里,她更像是个外人。

        江晚晚夜里做了噩梦,梦见李副总的人抓住了她。

        那个满脸狞笑的中年男人压住她,撕扯着她的衣服。

        他的力气出奇的大,让她挣不开,逃不了。

        江晚晚一头冷汗地惊醒,喘着粗气,像一条缺氧的鱼。

        如果今天不是贺胜霆在那危机一刻出现,现在她也不能这么安安稳稳地待在家里了……

        这么一想,于情于理都该好好感谢他。

        可不管从他出行的排场,还是众人对他毕恭毕敬的态度,都彰显出这个男人并非凡类。

        送礼他估计看不上,请吃饭恐怕有刻意接近的嫌疑。

        算了,改天去庙里给这位高贵的好心人点一盏长命灯吧。

        江晚晚没有为这件事郁闷太久,工作室最近又招了一批学生,忙得脚不沾地。

        也就没时间悲春伤秋。

        月末发了一笔不菲的奖金,她一边思忖着给母亲换一种更贵的进口药,一边朝家门口走去。

        刚要推开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江馨月横眉竖眼,恶狠狠地朝她喷着火:“江晚晚,不管你是脱光了躺到李副总的床上,还是向他跪地求饶,总之自己惹的祸,自己去收拾烂摊子!”

        江晚晚原本和风朗月的心情,霎时被她阴沉的语言冻住。

        她微扬的嘴角绷了绷,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你不是要走清纯邻家女孩的路线吗?也不怕还没出道就崩了人设。”

        “我没空跟这儿和你耍嘴皮子!你知道为了和环亚签这个广告合同,我付出多少心血!就因为你把李副总得罪了,现在不仅合同没了,环亚还扬言要封杀我!”

        一口闷气梗在胸口,江晚晚觉得呼吸都有些不畅。

        她何尝不想底气十足地回敬一句“关我屁事”。

        可家里的小公司也就包装了几个小网红,现在主要精力都到了江馨月身上。

        江馨月如果没火起来,投资在她身上的一大笔钱就全都打了水漂。

        而她妈妈,就指着每月从公司账上打来的医药费……

        逼不得已的休戚与共,只有自己知道其中有多少辛酸。

        江晚晚皱了下眉,按捺着心底的怒潮,“就你这样还想在娱乐圈占据一席之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呵,你还敢问。知道我今天是怎么从环亚出来的吗?被贺二少的保镖扔出来的!从小到大,我江馨月就没丢过这么大的人!”一想到下午发生的事情,江馨月就气得两眼发黑。

        抬眼再一看始作俑者,恨不得扑上去把江晚晚大卸八块。

        江晚晚对她的咬牙切齿视而不见,“你知不知道那个李副总对我做了什么,就一口咬定是我不对?”

        江馨月气得理智全无,“发生了什么?不就想让你陪着逢场作戏么。知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上赶着爬上那些大佬的床!你拎得清自己有几斤几两,就敢对谁都甩脸子!”

        江晚晚心底一沉,“你果然知道,他们会对我做些什么,所以故意骗我去赴鸿门宴?”

        “你也就这副皮囊能让人瞧得上眼,不然让你去干嘛,给小朋友拉筋?”

        尖锐的话语,让人防不胜防。江晚晚心里一片木然,果然对她不能抱有太大期待。

        缓缓地,江晚晚嘴角绽放出一抹浅笑。

        她笑起来很美,眼睛弯弯,干净得像清晨翠叶上的朝露。

        男人见了会晃神,女人见了,就会升起难言的嫉妒。

        “那这么说,一报还一报,很公平。”江晚晚错过身,就想往里走。

        江馨月深吸一口气,抬起手臂挡住她的去路,“你什么意思?”

        江晚晚倒是很乐意为她解惑,“你故意让我去,陪那些臭男人寻个乐子,我让你穷开心一场,不是很公平吗?”

        下午被羞辱了还不够,竟然还让江晚晚在这儿幸灾乐祸!

        江馨月胸口剧烈起伏,终于控制不住,一把扑过去撕扯江晚晚的衣领。

        江晚晚早防着她狗急跳墙,没等她碰到自己,就往旁边一个闪身。

        江馨月收不住力道,伴随一道惊喊,便扑倒在地。

        才下过雨,她十分精准地扑倒在水坑里,衣袖湿了个透。

        江馨月扭头,正要和江晚晚拼个你死我活。目光忽地闪了闪。

        “姐姐,我有什么不对你好好说就是了,为什么要动手!”

        这一声“姐姐”叫得江晚晚毛骨悚然。听说江馨月前段时间在一部宫斗剧里混了个女三,入戏也太深了吧!

        江晚晚一扭头,果然看见江振怀的车开了过来。

        随着“嘭”一道关门声,江振怀大步走了过来:“这是怎么了?”

        他的目光在两个女儿的身上来回扫视,最后定在了江晚晚身上。

        审问的目光,让江晚晚如鲠在喉。

        演戏谁不会!

        江晚晚一脸关切地上前去,把江馨月扶起来:“都是我不好,不该躲开,没能让你好好出气。”

        江馨月还没来得及开口,江晚晚一边拿纸巾帮她擦拭污渍,一边说:“这条裙子我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你要是心疼,我把我的那条送你。”

        “谁要你的破裙子!”江馨月“啪”的一声拍开她的手,怒目而视。

        江晚晚的手瑟缩了一下,清晰可见的,白嫩的手背立刻红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