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3章 我对别的女人没兴趣

第3章 我对别的女人没兴趣

        她赶紧背过身去,缩着头像一只鹌鹑。

        “所以你要被人参观到什么时候?”

        江晚晚简直快哭出来,但还不算气得理智全无,反倒警惕地说:“女洗手间里有烘干机。”

        贺胜霆把手往旁边一伸,就有随同将一套女士衣物放到他手中。

        他将东西往江晚晚怀里一塞:“没有比这个更快的。”

        也是。

        江晚晚踌躇:“不用了,也太麻烦你了。”

        贺胜霆毫不客气:“已经麻烦了。”

        “我觉得,我可以在女洗手间换衣服。”

        贺胜霆坚持:“我在门口守着,没人进去。”

        你守着我就能放心了吗?

        江晚晚干笑两声,迟疑着跨进门。环顾四周,的确没有闲杂人等,暗暗松了口气。

        她很快闪进格子间内。

        门外,贺胜霆就站在门口打电话。虽然来回闲适地踱步,但不时往那扇门扫去的几眼,却是一副守护的架势。

        几分钟内敲定了一个跨国合作项目的方案,于贺胜霆来说不过是打发时间。

        等挂断电话,他抬手看了眼表盘,抿了下唇角,扣门问:“好了吗?”

        门内的人应了一声,他才推门进去。

        江晚晚有些拘谨的站在洗手池前,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放。

        被一个惊为天人的男性这么眼睛都不转地看着,心理素质再硬也扛不住好吗!

        就在她怀疑自己穿这身奢侈高定有哪点不合适的时候,站在门口的男人忽然阔步向她走来。

        江晚晚心里一惊,手指不由自主地攥紧了裙摆。

        贺胜霆人高腿长,很快就突破了江晚晚的心理距离。她只能一退再退,最后退无可退。

        “你——”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她整个人就跟煎饼似的被翻了一面。

        身后,隔着几层布料,也能感受到男人灼热而强有力的身躯。

        “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公共场合!”江晚晚被他按住,动弹不得,只能靠上扬的音调表明立场。

        回答她的,是男人从她肩膀逐渐下移的掌心。像是不满她的反抗,胸膛又往前移了几分。

        男人身上的香草气息霸道地盈满周围。江晚晚呼吸一下子乱了,像是最后一口氧气也从肺部被挤走。

        温热的指尖按在了她的背部肌肤,江晚晚一下子清醒,大惊失色:“放开我!混蛋,你的手往哪儿摸!”

        “你喊啊,外面都是我的人”男人好听的嗓音里,带着一抹调笑。

        江晚晚感觉自己汗毛都快竖起来。

        不会刚出狼窝,又入虎穴吧?

        “侵犯女性是犯法的。我看你身份不一般,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只要肯出钱——不,就冲你这张脸,不花一分钱也有人倒贴。”江晚晚苦口婆心,祈求他能回头是岸。

        听者有意,贺胜霆的眼眸一下子沉暗下去。他掰过江晚晚的下巴,语气危险:“听起来,你巴不得我和别的女人有什么!”

        江晚晚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脖子拧得生疼。她知趣地摇头:“没有,没有,只有名门淑女才配得上您高贵的身份。”

        他加重语气:“我对别的女人没兴趣。”

        好浓烈的性冷淡风哦……

        既然这样,“那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江晚晚被大手捏着下巴,吐字不太清楚。

        感觉到压在身上的力道一松,她立刻弹跳开来。正准备向门口冲刺,再次被推到墙上。

        好疼!

        又是被他抵住的羞耻姿势,江晚晚感觉胸都快被撞平了。

        她眼泪都快飚出来,不管不顾地喊道:“救命啊!这里有个变态,有没有路过的好心人,帮我叫一下警察!”

        从刚才那群人对这个男人敬畏程度,看得出这位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万一他疼惜脸面呢?

        与她的山穷水尽相反,贺胜霆在她耳边低笑:“作为女人,有比这个更好听的叫法。”

        回味着这句话,江晚晚直磨牙。

        “喂?喂!小姐,请问遇上什么困难了吗?”隐约的询问,从江晚晚的包里传出来。

        江晚晚忙拿出手机一看,刚刚为了以防万一按下的数字,不知道什么时候接通了。

        她觑了贺胜霆一眼,考虑要不要让警察给他个教训。

        贺胜霆一双黑眸洞若观火,贴近她的耳朵,用只有对方能听到的音量说道:“不要忘了刚才是谁让你安然无恙的。过河拆桥是常态,但你现在连河都还没过呢!”

        江晚晚一个激灵。

        他说得不错,当前她还未从会馆脱身。如果再碰上那个故意找茬儿的李副总……

        审时度势,心念电转。她心里还是有一丝丝不甘,眨了眨眼,指着手机:“那我要怎么说?”

        如果别人误会,就不关她的事了。

        江晚晚一脸无辜。

        贺胜霆凑近,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廓,“就说我是你男人,刚才他们听到的一切,只是情趣。”

        江晚晚不敢置信地睁圆眼睛,下意识否决:“不行!”

        贺胜霆退后一步,双手环抱胸前,懒懒看着她:“男人不在乎名誉,你也可以说我们是对狗男女。”

        越扯越离谱。

        “喂!喂!这位女士,能听见我说话吗?还是您现在不方便应答?”电话那边的询问镇定有素,一直持续。

        江晚晚正要张口,手腕在下一秒被贺胜霆握住。

        “今天是我救了你一次,算你欠我的。按我的意思说,就算是报答,你我两清。”他俊气的面容透着认真,黑亮的眼眸甚至闪过一丝紧张。

        好像那句不着边的谎言,对他来说十分重要。

        江晚晚眨了下眼,按下这种荒唐的思绪。

        她沉了口气,将手机贴到耳边,音调平稳,不会让人误会她受到某种胁迫:“不好意思,我和朋友玩儿真心话大冒险不小心碰到了手机。耽误你们的时间,十分抱歉。”

        “没关系,我要再次确认,您的人身安全并无威胁。”

        江晚晚扫了一眼贺胜霆,发现他正牢牢地盯着自己。她开口时,莫名有些心虚:“只是和朋友玩儿游戏而已,我真的没事。”

        电话挂断,气氛凝滞。